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49章公然帶走(月票+13更)

第249章公然帶走(月票+13更)

    “她剛配合我對抗蛇群時受傷了,但不是被咬,我要帶她回我們營地,接受治療的同時配合我們調查。”

    于昶默公然抱起自己的小公主,說得是合情合理。

    問詢而來的中隊長見到這一幕也不敢說什麼,眾人也沒多想,畢竟剛剛英雄是怎麼對抗蛇群的,大家都看在眼里。

    所有人腦補的劇情大概都是這樣對待︰

    校花路過此地,偶遇蛇群,呼救引來空特英雄注意,英雄遂出聲通知其他巡邏人員,然後就是眾人欣賞到精彩絕倫的人蛇大戰了,本校校花在關鍵時刻也顯示出無畏的一面呢,好厲害!

    沒有人懷疑小黑的動機不純,他英雄人設早已深入人心,抱著芊默穿過人群,快速消失在黑夜里,地上除了那半截蛇身提醒著大家,剛剛這里發生了緊張刺激的一幕,再無痕跡留下。

    羅多多得到消息跑出來時,芊默已經被小黑帶走了。

    她听到芊默受傷後大驚失色,追問中隊長。

    “人怎麼樣了?她傷到哪兒,是不是被咬了?你怎麼能讓別人把她帶走?!”

    能夠讓她不顧身份越級質問上級,這是真動感情了。

    中隊長也沒生氣,反倒是有些欣賞她對同學的關心。

    想起來了,這女生不就是陳芊默同學之前攙扶著回宿舍的那個麼,學校就喜歡這種戰友愛我我愛她,互幫互助是一家的團結友愛精神。

    “剛剛那個是空特的于隊長,他說了,我們的人沒被咬,可能是戰斗過程中的劃傷吧,配合治療後就會送來。”

    中隊長雖然沒看清于昶默的臉,但從軍餃里已經判斷出小黑的身份了。

    “空特于隊長?他叫什麼名字?”羅多多為之一動,會是她心里想的那個人嗎?

    中隊長還不待說話,他的通訊設備響了。

    “找陳芊默?她剛剛離開,是,我現在馬上聯系空特”

    羅多多在邊上听不到那邊講了什麼,只听到中隊長說了芊默的名字,陳芊默到底惹了什麼麻煩,怎麼總有人要找她呢?

    “中隊長,芊默她——”

    “不該問的別問!全體都有,以小組為單位,對周邊環境進行地毯式搜查,確保再無殘存隱患。”

    中隊長沒有回答羅多多,一邊下令組織學生們繼續查,看看有沒有殘留的蛇和其他潛在威脅,一邊聯系于昶默那邊。

    電話是局里打來的,為的就是讓芊默回去配合表弟說的明天約見的事兒,那邊預料到明天芊默可能會有危險,但是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提前一天就摸上山來。

    這個放蛇又打藥的家伙就是表弟上線派過來的人。

    雖然上級給他的任務是明天早晨下手,讓他帶來的蛇制造一起“意外”被襲事件,這養蛇的一琢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那麼多訓練有素的警校生,白天摸上山豈不是很容易被發現嗎?

    不如趁著月色朦朧過來,在山上潛伏一晚上卡好點,等到天亮來個風騷走位,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這計劃想象起來的確是很完美,但實際操很倒霉。

    他看到了芊默的同學們的崗哨,躲開了這些人的監控,可沒躲過小黑的人。

    鬼鬼祟祟地出現在山上就已經成為人家的目標,小黑的人一路追擊,給他堵到了芊默這邊,小黑過來給芊默送溫暖遇上了。

    放蛇歹徒是誤打誤撞,小黑也是無心插柳,順手就把對方連人帶蛇全殲。

    局里信息滯後,暫時還不知道山上的驚險刺激,還想著讓芊默回去配合調查呢。

    小黑抱著芊默一路狂奔,穿過他手下的諸多暗哨,帶著她來到他的駐地指揮所,這是個臨時帳篷,距離芊默學校那邊還有一段距離,在一處小山坳里,被遮擋物蓋著,就算是白天過來也未必能看出來,十分隱蔽。

    帶著芊默進了帳篷,帳篷里正坐在監控前看山上動態的教導員馬上放下茶缸站起來。

    “這是——”

    “我未婚妻。”小黑霸氣官宣。

    教導員差點嗆到,趕緊仔細端詳,這身制服——這不是隔壁的學生嗎?

    “弟妹好。”教導員不愧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他可算是明白老于為什麼親自來盯著新人野外生存了,合著人家是抽空看自己的小媳婦吧?

    “老于啊,你這個保密工做的可是夠好的,我這個抓政工的怎麼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未婚妻了?”教導員打趣道。

    于昶默把懷里的佳人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的位置上,把她一直緊握的愛心暖寶寶放她肚子上,又給保溫杯里的姜紅糖倒上,這一套伺候人的動做得行雲流水般自然,一看就是業務熟練。

    教導員的眼楮都要掉下來了,這還是他們那毒舌中隊長嗎?

    “長假時我爸提的親,還沒來得及辦——乖乖,嚇到沒有?”小黑對待外人跟對待她完全是兩種溫度,前半句對著自己戰友冷若冰霜,後一句噓寒問暖比芊默肚子上的暖寶寶還熱乎。

    “沒事的——您好,初次見面,我是于昶默的未婚妻,我叫陳芊默。”就算芊默被小黑照顧慣了,外人面前她還是很顧忌小黑的面子的。

    他可是一個隊伍的長官,她要時刻維護自己男人的威嚴。

    “原來你就是——怪不得呢!”教導員听到她的名字後眼楮都直了,用閱人無數的眼看了又看,終于明白太陽神為什麼會傾心于她了。

    長成這樣,在古代也得是紅顏禍水級別的吧?

    “弟妹你好,我叫季子禾,是于昶默的工搭檔,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弟妹真乃傾城傾國,姿色甚美。”

    于昶默一腳給他踹後 上,毫不客氣地動手推。

    “趕緊出去,廢話真多。成語不要亂用,沒文化真可怕!”

    教導員被強行攆出去,還不忘替自己的碩士學歷挽尊。

    “我夸弟妹好看還不行?”

    “我媳婦豈是那只有外表的花架子?秀外慧中冰雪聰明腹有詩書氣自華到你嘴里,就成了流于表面的花架子,不會夸邊兒去!”

    教導員郁悶,這年頭夸人也得講究個文化底蘊啊,肚子里沒點墨水的人是沒辦法愉快地跟老于做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