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53章後背有人(月票+15更)

第253章後背有人(月票+15更)

    “高空墜落啊?發生在誰身上算了,這個時間打過來,那就是默默了,她體虛嗎,最近有生病嗎?”

    夢的解析也在心理學研究範疇當中。

    “體虛有一點吧,也不算很多。”姨媽期的女人不是都很虛嗎,但默默的身體看起來很好。

    “那就是她最近有負面情緒產生了,你倆吵架了?”

    芊默要是半仙,她師傅就是大仙,這張口推斷事兒的能力是一脈相承的。

    “我們倆還好只是晚上出了一點事,我擔憂明天的審訊不會很正常進行。”

    小黑琢磨了好半天,覺得這種事最好還是找他親媽出面。

    他用玩笑轉移乖乖的注意力,哄她開心只是一時的,她心里的結不消,她始終不會快樂。

    結人心結他母親最拿手了。

    第二天芊默給中隊長打了個電話,說警局那邊還沒弄完,暫時不回學校,打過招呼後又跟著小黑去了警局,想要看那蛇男醒了沒。

    小黑昨晚的擔憂成了現實。

    人是已經醒了,不過拒不配合,一問三不知,只承認他運輸野生動物,但拒不承認他故意放蛇,甚至還反咬一口,說是小黑為了抓他擅自用刑,要小黑賠償他的醫藥費

    當然這種無理取鬧的說法是不會得到支持的。

    只是他拒不承認自己故意放蛇行凶,這是有點棘手的。

    小黑發現他時,他就已經放蛇企圖傷人了,他一口咬死是意外袋子開了,不承認是故意放的蛇,這在將來處理他的時候,量刑也是有區別的。

    運輸野生動物,這也就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再加點罰款,可是這故意殺人就沒這麼簡單了。

    對方否認他是對著陳芊默來的,就算起訴他放毒蛇危害公共安全,也就是判幾年就夠了。

    所以讓他承認是受人指使對著芊默故意報復的,直接影響量刑標準,但如何讓他開口,這是個事兒。

    嚴刑拷打那是絕對不行的,也不允許釣魚執法,芊默的身份也不允許她跟著參與審訊。

    就在芊默鬧心這事怎麼處理時,陳萌來了。

    芊默看到師傅出來時,沒反應過來頓了一下。

    彼時她和小黑都站在走廊上,陳萌在局長等人的簇擁下威風凜凜地進來,路過芊默和小黑時目不轉楮,仿佛沒看到他倆似得。

    芊默驚,等師傅在局長陪同下上樓了,她才轉身問小黑。

    “你找的?”

    她的身份這點小案子驚不動師傅的大駕,想也知道是誰鼓搗的。

    小黑委屈臉,“她自己說中午要請你吃飯的,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去她車上等她,給你鑰匙”

    “哪來的鑰匙?!”

    “她剛剛路過咱們時候給的啊,你沒看到嗎?”

    看到才怪呢,師傅動太快了!

    一本正經的外表下是躁動頑皮的心,是她師傅沒錯了。

    小黑單位還有事,不能陪著她守著,芊默就拿著小黑給的鑰匙找陳萌的車,跟小黑同款太好認了,上車後老老實實地坐在副駕駛。

    關于師傅突然到訪,芊默驚過後便坦然了,小黑擔心她才找的師傅出馬,這事兒沒什麼可矯情的。

    這邊畢竟不同于q市的小城市,她的身份也不方便直接審,以最快的效率解決問題最好的選擇就是找師傅。

    陳萌親自過來就說明人家沒把她當外人,她要是再矯情這個就不合適了。

    芊默沒過二十分鐘陳萌就出來了。

    局長等人依然是前呼後擁地圍在她身邊,一路送到停車場。

    隔著車玻璃听不到說什麼,但從表情上看,應該是花樣彩虹屁恭維她師傅,芊默看陳萌面無表情帶個墨鏡,有點想笑。

    她打賭師傅心里在花樣吐槽,時光和身份磨不去師傅身上頑皮的稜角,只是隱藏得比較深了。

    “陳局您慢走,這次多虧有您,歡迎您經常蒞臨我司指導工,多給我們提供學習的機會。”局長就差掏出小手帕對著陳萌揮舞了。

    芊默懂事地下車給師傅開門,局長看到她吃了一驚。

    “這是——”

    “我兒媳婦兼徒弟。”陳萌看了芊默一眼,芊默隔著墨鏡片都能感受到她師傅又頑皮了。

    “哎呀!原來是陳局的兒媳,我說剛看著小姑娘就與眾不同,長得精神氣質出眾”

    巴拉巴拉的,省略掉長達五分鐘的彩虹屁,芊默欲哭無淚,她就說她師傅皮,這是被夸鬧心了,拽自己下水?

    好不容易才把車門關上,陳萌抓起置物架上的薄荷糖遞給芊默。

    “來來,吃個冒涼風的糖順順氣哈!”

    芊默噗嗤下樂了,師傅私下里都是這麼對待彩虹屁的嗎?

    “糖吃多了不好吧?”芊默接過來一顆,還真好吃,涼涼的清咽利喉,不甜。

    “我姥姥親手配的,每天吃點對身體有好處,清清心火保護咽喉,以後讓她根據你的體質也配點適合你的順心糖帶著。”

    師傅的姥姥,那就是太姥姥,也就是小黑說的那個能算命會看病的神奇老太太?

    陳萌把車開走,隔著玻璃芊默都能看到外面那些人熱情歡送,想必肯定後悔剛剛沒有好好跟芊默接觸,錯過花樣刷好感的機會,以後芊默來,她身上就貼著陳萌的標簽了。

    “不習慣?”陳萌問。

    芊默搖頭,“沒事,師傅那人交代了沒?”

    她的人生從跟小黑捆綁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注定不會平靜了,師傅說的對,她得適應環境學會隱藏情緒,陳萌家的兒媳婦這個光環會跟著她一生,直到她的能力蓋過她的身份為止。

    “交代了,路上我跟你說。”

    陳萌跟對方來了個心理戰,沒超過二十分鐘就把對方弄得精神崩潰,直接交代得一干二淨。

    是他的上線吩咐他這麼做的。

    玩蛇人的上線跟穆菲菲平級,就是把表弟拽下水的那個女人。

    芊默之前推算過,穆菲菲跟人合伙鼓搗詐騙這些事兒,結果折了,一共是三人合,這跟玩蛇人交代的也能對的上。

    玩蛇人的上線大名叫什麼沒人知道,江湖人稱兔爺——但其實是個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