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55章很久,久到離譜

第255章很久,久到離譜

    芊默對陳萌崇拜,別人都寵著她順著她,只有陳萌敢懟她,懟完了芊默自己一琢磨,還挺舒服。

    陳萌看她表情沒那麼緊繃了,知道這孩子听進去了,于是又把話題挪到別的地方,指著路過的一棟別墅介紹。

    “這棟是倩總家,她剛搬過來沒幾年時間,她這幾天忙,等她不忙了我帶你去她家玩,她家里有一只肥的快走不動路的胖狗,你當著她面不能叫狗得叫犬,否則會麻煩。”

    “倩總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吧?”芊默跟倩總只遠遠看過一面,直覺那是風采絕倫的女強人。

    “倩總很好,但她家里內位護犢子,上到人下到犬,全都看得死死的,哦,上次咱家三萌騎在他家的肥犬身上,剛好被倩總愛人看到,脫了外套就追,要不是你叔叔攔著,咱家三萌的胡子都得讓他拽掉了,堂堂一個少將,他好意思麼!”

    芊默心說,那她未來公公還是個中將呢,為了貓狗拉偏架,好意思嗎?

    她要是寫本書,名字叫《大人物不為人知的秘史》會賺錢吧?

    兩位大人物因為自家養得寵物差點大打出手,這傳出去沒人會信吧?

    “我記得小黑說過,叔叔跟倩總愛人關系似乎還行。”

    “他倆那是面上朋友,脆弱極了。”陳萌對男人們的塑料草友誼嗤之以鼻。

    本來還能相互裝一下,這種面上朋友關系也因自家的大餅子臉肥貓三萌總去騎人家愛犬崩了。

    倩總的愛人于明朗代號no1,年輕時候路特待過,偵查過硬,沒事就在他家那一畝三分地溜達,溜達來溜達去發現不對了,他家的肥犬美人脖子上總出現輕微抓痕,于是調出監控,各種觀察啊,最後鎖定了陳萌家養的這只純種異短大餅子臉三萌。

    三萌每天都會跑出來,騎在人家愛犬身上巡視朕的江山,犬倒是能忍,但是犬主人受不了,于明朗也是個狠角色,算好了大餅子臉貓犯案時間,堵在大院門口守著二爺的車,等二爺回來了攔下說一起走,這叫揍貓也給主人三分薄面。

    進了院果然看到貓騎犬,于明朗正待問二爺怎麼回事,二爺這在研究所待了一輩子的高智商科學家也不是吃素的,按了幾下喇叭當暗號,貓跑了,犬搖著尾巴過來了。

    于是二爺就死不認賬了。

    跟他面上朋友于明朗據理力爭,說院里養貓的那麼多,有什麼證據說是他家貓做的?

    于明朗冷笑,養貓的是不少,可養這種臉如大餅身如團的肥貓的,好像就中將一家吧?

    二爺面癱望天,也許是外面過來的野貓呢。

    不僅縱貓欺犬,還死不承認,面上的朋友崩了,這兩天兩家幼稚男主人的關系一度降到冰點,見面就釋放出各自強大的氣場,相互用眼神放刀子。

    兩家女人倒是習慣了,有空就喝喝茶約約美容什麼的,完全不受影響。

    陳萌隆重給芊默介紹家庭成員。

    “這事兒也不能都怪你叔叔,倩總家的美人是她家的寶貝,咱家的三萌還是兩朝元老呢,它之前有個二萌,後來歲數大壽終正寢了,就算是頑劣也不能看著它被拽掉胡子,這幾天讓我關起來反省了,我看穆菲菲這個事兒也很好處理。”

    陳萌把車停在院里,寬大的院子不僅有充足的車位,還有個精致的玻璃花房,隔著透明的玻璃能夠感受到里面五彩斑斕的鮮花,這詩情畫意的小院還真像是她師傅的風格。

    芊默洗耳恭听,想知道困擾她這麼久的穆菲菲問題師傅怎麼處理。

    “你就親手給她送監獄里,讓她接受黨的教育,當然,她那種性子估計這輩子也改不好了,待幾年出來,讓咱家三兒給她扔到國外去,不讓她回來不就完事了?禍害資本主義人民去吧,眼不見心不煩,臨走前你要是還不消氣,我和你叔叔親自出面給她套個麻袋,揍一頓”

    這毫不做的思維模式,是她師傅沒錯了。

    把頑皮的貓和穆菲菲畫等號,細想想看,她那麼在意的頑劣穆菲菲在師傅一家眼里,也就是個不听話的牲口,扔出去就算完事了,何必天天想日日琢磨惡心自己?

    不听話的貓狗多了去了,她還能挨個上街咬一圈?

    “師傅我餓了。”芊默摸摸肚子,陳萌樂了。

    “行,我給你做好吃的,讓不開心的都變成粑粑拉出去。”

    屎尿屁梗看誰說,別人說那叫粗魯,陳萌這身份的說起來那叫真性情,要不是怕師傅不喜歡,芊默也想給師傅來個彩虹屁,花樣恭維師傅。

    穆菲菲帶給芊默的陰影暫時告一段落,陳萌知道,想要徹底鏟除芊默的心結,未來一定要讓芊默親手給穆菲菲送進去,只有那樣才能化解這孩子心里的愁,這事不急,等芊默羽翼豐滿畢業以後參加工再做就來得及。

    陳萌今天帶芊默回家,除了開導想不開的兒媳婦,還有別的事兒要做。

    陳萌親自下廚,芊默在邊上打下手,師傅說小黑喜歡的菜芊默都記在心里,認真學,有機會也做點小黑喜歡的菜給他吃。

    吃了飯,陳萌拽著芊默在家里溜達,三層的別墅,一層是會客區,二層是三個小孩的房間,三層是陳萌和丈夫的臥室書房。

    樓下裝修得相當嚴謹處處蘊藏高科技,開放式的空間充滿了流暢感,看似簡約的風格細節卻無可挑剔,小到門把手以及電源開關,大到整體布局,全都是按著符合人體工程學最舒適的設計走的。

    就連窗戶都有兩種打開方式,可以向內拉開,也可以縱向小角度傾斜,這會引起強迫癥高度舒適感,站在這就能感受到這家主人近乎偏執的完美傾向。

    “之前在山上住,後來你叔叔調動工才搬過來,一住就是十多年,算起來,你跟小黑犬認識的時間跟這個房子的年齡差不多。”

    “這里的裝修看起來好現代化。一點也不像是住了十多年的老房子——等會,師傅你說什麼?我跟小黑認識多少年?!”

    听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