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56章他和她小時候

第256章他和她小時候

    “哦,你叔叔閑著沒事兒就鼓搗,好多東西他琢磨出來就換上了,當然看不出這是老房子了。”

    科學家二爺除了給貓狗拉偏架的技能之外,人家還是機關小達人,裝修小能手,沒事在家就鼓搗這些,這麼想來,陳萌覺得自己男人還挺有用。

    芊默要听的重點不是這個。

    “您剛剛說,我跟小黑認識多少年了?!”

    蔥花餅什麼的,難道不是她和小黑的初識?

    “這個啊,不急不急。來來,帶你看看咱家。”陳萌賣關子不說,拽著芊默又往樓上走。

    芊默對師傅剛剛透露的信息十分感興趣,可見師傅故意不說,心里著急,臉上焦慮。

    陳萌把她的焦慮看在眼里,這也是她今天要做的另外一件事。

    “你特別想知道是嗎?”

    芊默點頭,她真的很想知道小黑跟著自己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小黑都是對她感情深厚,就好像上來感情值就點滿了似得,這份感情來的太突然,讓芊默想不明白,問他又不說。

    “我發現你的眼力很不錯,你想要知道的答案就在這棟房子里,去找吧。”

    陳萌早就想試試芊默的底子到底多厲害了,之前這孩子就展示了她驚人的眼力,陳萌想看看她的水平到底在哪兒,好方便她給芊默制定適合她的學習計劃。

    “師傅!您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了,要不要對我這麼一個黃毛丫頭這麼狠?”芊默抗議。

    陳萌推著她上樓梯。

    “你要是黃毛丫頭那你同屆就是禿頭——快去,在這個家里懂還裝不懂隱瞞實力這種行為會被群毆的。”

    給芊默弄上去了,陳萌自己翹著腿喝茶,家里的小阿姨過來跟她嘮嗑。

    “這是默少的未婚妻呀?”

    “是啊,是兒媳婦也是徒弟。”陳萌有種炫耀自家孩子的成就感。

    小阿姨羨慕,“好看呀,俊得很,吃飯也很有規矩,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一眼看過去就好像應該是你們家的人。”

    這話說得陳萌通體舒暢,對嘛,一看就是她家里的人呢。

    時間多快,十八年前看芊默,還是個穿開襠褲的小丫頭,現在長這麼大了,當年還抱過她呢,只是那時候陳萌沒想到這個小丫頭會成為自己的兒媳婦,緣分真是妙不可言。

    芊默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師傅剛那句“她和小黑認識十多年”是什麼意思,可她也知道陳萌這頑皮勁兒要是上來,那就是個老頑童,火箭都崩不開她的嘴,只能是自己摸索找答案。

    上了二樓,一個露台,里面養了花還有幾把舒適的休閑椅,芊默還看到了一個跟她房間里相似度極高的豆袋沙發,一看就是小黑弄過來的。

    樓下的公共區域是二爺弄的,二樓應該就是于家姐弟三人的空間了。

    陳萌讓芊默自己上來尋找答案,芊默也只能理解為師傅要考驗她的觀察能力。

    房間的擺設能夠看出一個人的性格,師傅不僅要考她眼力,還要看她對心理學的根基掌握到底多深。

    芊默走到公共區域坐在小黑的豆袋沙發上想了會。

    她沒辦法解釋自己重生的事兒,她這能力到底要釋放多少給師傅看,這真是個送命題。

    表現的太好,怎麼自圓其說?

    說都是看書學來的,師傅能信嗎,糊弄下外行還行,糊弄這些內行怕是要露餡啊。

    看個書就看出這水平了,那還要大學干什麼?

    可芊默也知道師傅為什麼這麼考她,這是要教她真東西了。

    師傅那一身絕學,她前世也就學了四分之一,也只有微表情這塊稍微好點,其他的都沒學,如果不如實告訴師傅她的實力,浪費時間,耽誤成長發育

    雖然師傅幫她審問了蛇男,蛇男供出來一個兔爺,但芊默總覺得前世也許還有其他人在兔爺和穆菲菲背後還有別的勢力。

    根據師傅今天所述,蛇男上線兔爺是個直來直去崇尚武力的人,但前世芊默遇到的對手分明是很陰柔,猥瑣發育陰人的那種風格,比穆菲菲還要細致,比兔爺還狠。

    還有拿小黑病情威脅師傅的那個未知對手,想必未來還有很多。

    她如果沒有足夠的能力成為小黑的助力,難道以後每次她心情低落遇到難題都要師傅和小黑幫她解決嗎?

    這一刻,芊默矛盾。

    坐那曬了會太陽,也沒理出個頭緒,她就把注意力放在這一層樓上。

    這片公共區域足夠大,坐在這仿佛能感受到姐弟三人坐在這看書聊天玩手機的場景,從這幾把椅子的距離看,這姐弟三人的關系真和諧。

    人不在,但是這里的一切都會說話,

    除了公共區域,還有幾個房間,門都是關著的,她不知道哪一個才是小黑的房間,陳萌讓她自己上來尋找答案,芊默只能按著順序找過去。

    這里面一共四個房間,靠著公共區域的這個是健身房,里面有各種健身器械,她憑直覺這里小黑經常來,他現在部隊每天都有體能訓練,等後幾年他升上去後,還是每天起床後健身,好習慣雷打不動。

    這里沒什麼可看的,芊默繼續找下去。

    挨著健身房的房間門關著,芊默猜這不是于一諾的房間。

    畢竟這家里哪個孩子有地位是一目了然,于一諾工時間不固定,經常黑白顛倒,小黑在家時又會晨起鍛煉,所以挨著健身房的不是小黑就是老三。

    芊默推開門看了眼,又默默關上了。

    是霸道總裁的房間,一看這黑色系放蕩不羈愛自由的裝修就知道,是他!

    那對面的這個芊默沒開,應該是諾諾姐的。

    位于最里面的,應該是小黑的房間了。

    一切的答案就在小黑的房間里。

    芊默遲疑了下,有點怕看到這扇門後的東西,卻還是鼓起勇氣推開。

    小黑的房間不像他弟弟那樣狂霸酷拽,第一眼印象就是干淨,有點像他給人的感覺,看著大氣相處起來很舒適,但是最吸引芊默注意的,卻是他書桌上的一個擺台。

    那里面有個七八歲的小男生,正拿著勺子喂他懷里穿開襠褲的小女生。

    那是他,還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