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62章不會撩妹的女主算不上成功

第262章不會撩妹的女主算不上成功

    “我當區長了,我還進學生會了,對不起大家,我陳芊默一不小心就被迫脫離群眾了”

    真不是她想的啊,她哪里知道會弄成現在這樣啊!

    室內先是安靜了幾秒,然後炸了。

    麻油撲過去給芊默懟床上,來了一個霸道總裁床咚,把芊默鉗制在她的小胳膊下。

    “你這可惡的女人!你竟然背棄無產階級純潔的友誼,加入那萬惡的統治階級?!”

    路老大冷冷補充,“讓她從實招來,不說就喂她喝我的洗腳水。”

    芊默撓麻油的腋下,麻油怕癢起來了。

    芊默跟個小媳婦似得裹著被子委屈巴巴,“我是受害者,真的。”

    她這真是躺著也中槍,不就姨媽期矯情了下,私會情郎被蛇襲,後面跟著惹這麼大的麻煩!

    先是誤打誤撞當了區長,下午開個會的功夫,又在學生會莫名得到了一份官職。

    馬景天的表弟不是被抓了嗎?他在學生會公關部的位置就空下來了,芊默要知道沙沐雨打她主意抓她壯丁,說什麼也不會開這個會。

    她一進會議室,響起一片潮水般的掌聲,沙沐雨站在台上假惺惺地說,新任公關部長陳芊默表個態吧。

    芊默不想表態,她有點想變那什麼態了。

    這就是人多,否則非撓沙沐雨一臉花,但這種命令是改不了的,因為這是學生會投票選出來的。

    當區長就等同自動加入學生會了,在芊默來之前沙沐雨就讓大家投票選這個公關部負責人,芊默全票當選,校花漂亮,能力什麼的暫且不說,做這種負責內外聯系的有個漂亮的臉蛋就是通行證。

    更何況最先給芊默提名的是副會長王逍堯,會長沙沐雨又是一副寵溺的眼神,眾人果斷站隊,芊默一天之內接二連三的“被當官”,整個人是悲催的。

    “有些人想進還進不去呢。”麻油看了眼羅多多,羅多多听芊默沒事暗自松了口氣,又轉過身裝作看書,其實書都倒了她都沒注意,心思不在這上。

    “這個差事真不是我願意的,是這樣的,公關部還差一個名額,有沒有人願意過來幫我——”

    麻油捂著嘴,“艾瑪,我說怎麼一股鐵蚳,牙床子破了,好可怕,可別流血不止,我得趕緊看看去。”

    跑路一個。

    路老大把燙紅的jio從盆子里拿出來,“我這個洗腳水是該倒了。”

    芊默冷冷,“老大,你那洗腳水還冒著滾滾熱氣,為了逃避我,你把它拋棄了,合適嗎?”

    路老大比她還冷,“你徹夜未歸跑出去作妖,現在回來還想抓同寢的袍澤弟兄當壯丁,你良心不痛嗎?”

    好吧,很痛。芊默啞火了。

    她擔心她繼續跟路老大講下去,路老大會把那盆洗jio水潑她身上。

    這倆跑的快,羅多多躺在上鋪倒拿著書神游太虛,她覺得明明自己應該是討債人,陳芊默是那負心的漢子,可為毛她一跟芊默單獨相處就心跳如鼓緊張呢,總覺得陳芊默是那種四處挖坑埋雷坑戰友的貨

    半天沒動靜,羅多多轉過身,就見芊默放大的臉在她眼前。

    “多多多多~”

    羅多多讓她嚇了一跳。

    “陳芊默你有病吧?”

    “你過來幫我好不好?”無敵可愛眼放射求助光波!

    “我跟你不熟。”羅多多冷酷,拿著書擋著臉。

    芊默幫她把拿倒的書正過來,又得到人家惱羞成怒的一瞥。

    “好啦好啦。知道你受不了我的眼神。”芊默從兜里掏出一袋果脯,塞在羅多多的懷里。

    羅多多本想摔她臉上,拿起來一看,是她最喜歡的那個牌子原來早晨芊默去超市是買這個給她嗎?

    “你離我遠點!”羅多多奶凶,順手把吃的塞枕頭下,枕著吃的睡覺做夢都有安全感。

    拿了陳芊默的吃的也不領情,她絕不心軟,不原諒她!多多心里這麼想的,隔了一會又裝作很不在意地問。

    “你說的那個調走,什麼意思?”

    疼!!!又被掐臉了!羅多多怒,芊默收回掐她小臉臉的手,拍拍她的臉。

    “行了,你不願意去我不勉強你。”

    芊默撩撥完人家回自己鋪去了。

    羅多多不上不下的,心就懸在那,心說陳芊默得虧是個女的,這要是帶個把,豈不是撩妹高手嗎?

    欲擒故縱,溫水煮青蛙,她就是個壞人羅多多告訴自己絕不心軟。

    等了一會,羅多多听芊默在換衣服了,似乎要去洗漱,還是沒控制住自己琢磨一天的事兒。

    “你要調哪兒去?”

    “你果然還是受不了我深情的眼眸。”芊默路過她沒控制地掐了下臉,“這周六跟我走,我詳細說給你听。”

    “我不要,我跟你不熟。”羅多多口是心非,把頭蒙在被子里。

    等了十多分鐘,芊默洗漱完畢,回來看羅多多的鋪上裹著一只蛹,走過去戳戳蛹,“別悶死了。”

    “你管我!”含糊不清的聲音。

    芊默哦了聲,趴在蛹耳邊小聲說。“桃子干好吃嗎?”

    蛹一僵。

    偷吃東西被發現了!

    听到陳芊默的輕笑聲,蛹破繭成多多了。

    “你得意什麼?買袋桃子干我就搭理你了嗎?一點都不好吃,還不如芒果干好吃!”

    芊默點頭,變戲法似得從她枕頭底下抽出一袋芒果干。

    “吃貨,擔心長胖。”

    倒洗腳水回來的路老大跟麻油倚在門框冷眼看著,麻油看羅多多被芊默逗弄的一會紅臉一會傲嬌,懟懟路老大的胳膊。

    “老二不當男人太可惜了,你看我就說她是強t吧?勾搭小姑娘hin有一套啊!”

    路老大扯扯嘴角,她就知道陳芊默會跟羅多多攪和到一起去,看羅多多那嘴上抗拒身體很誠實的樣,被陳芊默拿下也是早晚的事兒。

    周六很快就到了。

    羅多多跟著芊默來到小黑距離學校最近的那套房子里,倆人手上都拎著菜,羅多多雖然嘴上抗拒了下,表示了她對陳芊默的唾棄,但一路走來還是忍不住幫著分拿了一些。

    進門後,羅多多好奇地東看西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