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69章不服來啊

第269章不服來啊

    一切不以把對方舌頭啃下來的吻,都是耍流氓,是沒有靈魂的。

    芊默不會做那沒有靈魂的人,要做就做極致。

    小黑是自持冷靜的人,但前提是不要遇到她。

    雖然此時此地並非親熱的好場所,奈何佳人干勁沖天,也只能乖巧配合了,于是眾人就覺得越來越熱,有人情不自禁地松松領結,還有人尷尬地調換坐姿。

    這玻璃真是通透,看得清晰極了,甚至眾人隔著好幾米的距離都能感受到倆人分開始的那糾纏在一起的銀絲

    治療,芊默是認真的。

    親完了還不夠,還把小黑推到桌子上,壓著人家就啃,這哪里是治療,說是什麼特殊的片拍攝現場也有人信了,但俊男美女的組合好處就在于,就算做了這些,也讓人感覺不到絲毫猥褻的感覺,特別浪漫,特唯美。

    這倆人眼看就要真刀真槍的整上了,芊默的手都探到于昶默的衣服里去了,這再不叫停就要出事兒了。

    “這,這,這成何體統!”組長憋了好半天來了這麼一句,老臉已經漲成番茄色了。

    羅多多按著芊默來時的囑咐,把這屋里所有人的反應都看了一個遍,8個人的性格她都能復制了。

    火候差不多了,芊默站起身,拽起小黑的同時,跟跳舞似得旋轉一圈,又把小黑按在牆上了,眾人心中大寫的一個︰曹!

    還沒啃夠?!

    這是要當眾造小人嗎?

    芊默把小黑按在牆上,眾人看不到倆人的手具體在干嘛,但是從背影看已經是十分刺激了。

    這叫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展示治療技術,就在眾人看得大腦糊成一團時,就見芊默突然撤開,小黑舉起了他手中的

    槍?!

    眾人都沒反應過來,這從日系片清涼男女*****跳躍到美系槍戰片,會不會太快?

    這屋里包括大隊長都不知道什麼情況,腦子嗡一下就亂了。

    只有羅多多早就知道有這個環節,只見她以最快的速度閃開,距離桌上那顆隻果遠點。

    是的,小黑的目標是桌上的隻果,芊默剛在推他背對著大家摸的時候,那雙看起來很那啥的手,其實並沒有摸小黑爹媽給的天生“槍”,她是在眾人眼皮子底下,遞給小黑一把打鋼珠的仿真槍。

    剛背對著眾人貼著唇也不是啃,她是小聲告訴他要去做什麼。

    雖然不是真槍,但是威力也不小,拿出去打個野雞野兔什麼的不在話下——當然,也屬于違禁的,這是芊默從陳萌那特批下來的道具。

    大隊長看到于昶默掏槍的那一秒下意識地想掏槍還擊才發現自己沒配槍,等他想帶人往里沖時,已經晚了。

    于昶默出招了,在完全沒校隊槍的情況下扣動扳機,眾人甚至都看不清發生了什麼,就听砰的一聲,桌上的隻果被打飛了,在鋼珠打透隻果的一瞬間,距離最近的那個醫生甚至感受到臉上冰涼的隻果汁。

    一秒後,于昶默把鋼珠槍放在桌子上,臉上依然沒有什麼表情。

    芊默親了他臉一下,對著玻璃用手比了個槍的形狀,做了個“peng”的口型,眾人向玻璃看過去,只見上面一個小小的彈孔。

    剛小黑就是從那個位置打過來的。

    不對啊!

    大隊長等人反應過來了。

    這玻璃是特制的,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那他是怎麼隔著玻璃打中隻果的?

    芊默做了個芝麻開門的手勢,大隊長忙命人把門打開。

    這一屋子的醫生無不噤若寒蟬,嚇到了。

    “我的診斷完畢,健康男人,沒毛病。”芊默拍拍小黑的胸肌,做了個優雅謝幕的造型。

    “你,你這叫什麼診斷?!”有人回過神來了。

    于昶默站在芊默邊上,雙手在背後交握,雙腿劈開,帥不可擋,這是標準軍人站姿,滿臉英氣。

    “證明恐懼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接近恐懼源,他跟我零距離接觸——不好意思,說錯了,是負距離。”剛剛舌頭有勾勾纏哦。

    “為什麼是負距離?”羅多多作為未婚純潔女青年,表示听不懂啥意思。

    芊默對她搖搖頭,“你個沒結婚的邊兒玩泥巴去,別瞎打听大人的事兒。”

    羅多多委屈,對手指。

    “恐懼癥的診斷有四個標準,你們之前已經排除了焦慮癥分裂癥疑病癥,我跟他的接觸證明了他不符合剩下的三條,眾所周知,恐懼癥發作時會出現緊張不安、心慌、出汗、惡心、頭暈、四肢無力等生理癥狀,而這些,他剛剛那一槍已經證明一切。”

    眾人嘩然。

    原來如此。

    眼前的這個氣人的女孩每一步都做得天衣無縫,看似乖張的行為背後,都有她自己的布局和用意。

    親熱,是為了給大家證明于昶默並沒有恐懼癥,讓于昶默打這一槍,便是最好的證明。

    如果有恐懼癥,他是做不到如此精準的。

    但也有杠精表示不服。

    其中有一個醫生盯著玻璃上的小孔不服,“怎麼知道你們事先沒有串通好?他到底是怎麼做到不看這邊情況就能打到隻果的?”

    芊默呵呵,“這是他的地盤,他對這個房間里的擺設再清楚不過,我在剛剛親他的時候問他能不能記住桌子的位置,並告訴他我在左邊的桌角放了一顆隻果,那隻果正正好好在桌角,正對著天花板上的一顆射燈。”

    然後小黑就憑感覺打出這一槍。

    這也是羅多多為什麼躲開的原因,這個方位只有她一個人,就算小黑失手也傷不到別人。

    “什麼?”

    “這怎麼可能?”

    眾人嘩然一片,感覺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大隊長不無得意地站出來,自己手下爭氣,他也很爽啊。

    “我給大家隆重介紹下,眼前的這位,是我們全特種大隊射擊冠軍,最高紀錄就是他保持的,他的訓練科目里就有夜間憑感覺盲射這一項,就是把眼楮蒙住,打仍在天上的酒瓶子。”

    芊默緩緩掃視一圈,笑容可掬。“你們誰要是不服,我這還有一顆隻果,誰不服就頂在頭上,他還站在對面屋開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