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71章黃金搭檔(感謝低頭看小說頭頂來看路+更)

第271章黃金搭檔(感謝低頭看小說頭頂來看路+更)

    眾人被嚇了一跳,這是鬼上身嗎?

    為什麼這個進屋存在感就很低的女孩,此時的表情和聲音那麼像

    組長。

    羅多多模仿完組長後,表情又一變,聲音瞬間換成這屋里另外一個人。

    “如果于昶默沒問題的話,組長就會被查處,我不能讓組長下去,他對我有知遇之恩。”

    這次的聲音是佘柳。

    芊默在多多面前打了個響指,多多又恢復了她本來的表情,呆呆的小可愛。

    眾人無不驚駭。

    大型鬧鬼現場?

    “你弄這些裝神弄鬼的東西想要嚇唬誰?!”組長驚恐。

    佘柳也是面色大變,他確定自己和組長之間的秘密沒人知道,在班上倆人也表現出不怎麼合拍的樣子,沒有人能夠看出倆人其實是一伙的。

    可是這個女孩是怎麼說出他的心思的?

    芊默無視這倆人的反應,對眾人說道。

    “忘掉你們在這里看到的一切,出去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自己應該清楚,有些事爛到肚子里就好,涉嫌泄密後果嚴重,都出去吧。”

    眾人此刻經歷了驚濤駭浪的一刻,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這時已經沒人敢再質疑芊默和羅多多的能力了。

    也有些明白為什麼捉內鬼這樣的重要任務會交給倆年輕人來做了。

    這倆年輕人,實力駭人啊!

    大隊長示意手下帶人出去,今天發生的一切都不會有人說出去,有保密守則做約束,誰敢說就等同泄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芊默和羅多多這倆橫空出世的搭檔,雖然暫時還沒有展露鋒芒,卻讓這里的每一個人烙印在心,留下不可磨滅的深刻印象。

    一群人很快出去了,大隊長其實很想留下,但見芊默笑意盈盈地看著他,大隊長也只能遺憾地轉身出去。

    屋里只剩下陳芊默、羅多多、于昶默,還有倆嫌疑人。

    “你們沒有資格審訊我們,這不符合流程,我要求上訴。”組長強裝鎮定狀。

    已經到了這一步,如果罪名坐實一輩子的努力即將晚節不保,牢獄之災在所難免,從天上墜落低谷,任誰都要奮力還擊。

    甚至不惜做出過激行為,但芊默並不怕,因為她身後有世界上最靠譜的男人,小黑留下來保護她,她什麼都不怕。

    芊默拽椅子坐下,對組長和佘柳揮揮手,“坐下來談,小黑你把這屋子里所有的監控都切斷。”

    這里將變成一個密室。

    听到切斷監控,組長眼里閃過期待的光芒,他還有機會!

    小黑把所有監控都切斷後,見這倆人還在站著,便過去直接給倆人按到椅子上,組長還勉強保持鎮定,佘柳腿肚子都發軟了。

    芊默一進門就在觀察每一個人的反應,城府深的人在面對挑釁時不會直接還擊,他們更傾向于找自己的馬仔,讓馬仔當刀,從而轉移注意力,這種人心理素質都非常好,組長就是這種人。

    而佘柳雖然從一開始就表現的充滿攻擊性,但這種人屬于膽汁質性格,具有急躁心境變化劇烈等特點,容易被人一眼看穿,芊默之所以讓多多盯著佘柳而不是組長,是因為佘柳更容易參透,比較好拿下。

    “按著規定,你們的級別不夠審訊我,這是不合法的,而且就憑你們這種江湖神棍一樣的斷案方式,法律是不會認同你們的。”組長說罷就想站起身離開,卻被他身後的小黑按下。

    芊默點頭,“對啊,我們本來也沒有審訊資格。”

    所以才讓小黑把監控弄掉啊。

    “你這不合規矩!我要求控訴你們!”組長想走又不能走,厲聲斥責,“你們想干什麼?眼里還有沒有王法了!”

    芊默大笑出聲,“這世界還真是有你這種厚臉皮啊,你跟他**律他跟你講道德,你跟他講道德他又說什麼人權,好笑,真是好笑。”

    芊默笑夠了,突然把手往桌子上一拍,收斂笑意滿臉嚴肅。

    “我看你這老東西真搞不清狀況,背地里捅咕我家人,企圖把我全家置于死地,到現在東窗事發你特麼還想尋求法律保護你?送你幾個字︰既微且唬後_瘍為微,腫足為”

    邊上一直看著的多多不知道啥意思,想著自己拿時薪不好意思一句不問,便不恥下問道。

    “什麼意思?”

    小黑替自己媳婦解釋,“她說的出自《詩經釋訓》,翻譯過來就是,眼前的這老不死的頭頂生瘡腳底出膿,都這樣了還不爬棺材里消停等死出來妖,死不死去啊!”

    羅多多雙目圓瞪,厲害了我的默默啊。

    怪不得人家能當校花呢,罵人都不帶髒字啊!

    “她性格真好啊,這如果是我,我就直接罵不要碧蓮了,看來多讀點書真好啊。”

    多多被芊默的人格魅力折服了。

    “古典文學的魅力無窮無盡,詩經里凝結了多少我們先輩的智慧,還有一個比我剛說的還狠——小黑知道嗎?”破案也不忘趁機撒一把狗糧。

    天賜好智商,不用多虧。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小黑展現了他學神的風采。

    這句比芊默那個直白,羅多多都听懂了,趕緊記下來,以後罵罵文盲什麼的。

    “你們!”組長氣得要死。

    他風光這麼多年,何曾受過這等侮辱,心里暗道陳萌這個損娘們。

    她自己不出面,整幾個沒有編制的小孩兒過來磕磣自己,這倆孩子就是損他也沒地方說理去,人家不是為了公事,單純過來罵,血招沒有。

    “我有權保持沉默,也不會對你們說任何事,法律是講究證據的,單憑你們這些女人才會用的齷齪手段,不具有任何參考價值,也做不了呈堂證供。”

    組長篤定,打死也不招。

    芊默把腿疊起來,對著組長左看右看,給人家都看毛了,雖然芊默沒開口,組長卻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這女人是不是琢磨冒什麼壞水呢?

    “你有潔癖,而你是出于仗義不開口的。”芊默說出她觀察的結果。

    對面倆人集體變臉,她是怎麼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