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75章掐斷犯病根源

第275章掐斷犯病根源

    陳百川這兩天本來就心煩,好不容易躲出去一天清淨,回來就見著自己老婆孩兒讓人欺負了。

    “愛要不要,不要拉倒,要飯還嫌餿!”陳百川沒听到小黑剛剛懟人,這句是自己發揮。

    見陳百川開口了,幾家都消停了,馬上有人站出來打圓場,就怕得罪陳百川。

    這些人翻臉之快讓芊默嘆為觀止,花樣彩虹屁燻得芊默難受。

    趁著眾人對陳百川放屁之余,芊默把穆綿綿拽到里屋,把小黑留下來伺機行動。

    穆綿綿床上堆著那些芊默帶回來的禮物,“你別讓小于花錢了,這得多少錢?買點果脯啥的給你姥家那邊就行。”

    “沒事兒,沒花錢,這不是重點——他們過來干嘛來了?”

    東西都是小黑從家里翻來的庫存,他家這玩意都堆著沒用,隨便拿點就夠了。

    穆綿綿一說這事兒就慪火,“這些人平時也沒這麼折騰,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總往咱家跑,來了就找茬跟我和你爸翻小賬,拿伺候老人說事兒。”

    婚禮的事兒他們一點實際行動都沒有,就嘴皮子耍得好听,婚禮都是陳百川找人弄的,穆綿綿在家忙著做飯伺候這群祖宗,抽空還得去酒店看看場地什麼的。

    “上次試菜,你二大娘和大娘跟著,趁著我跟人家經理說話的功夫,一家打包了好幾百的菜,全都算我頭上了,一轉頭就跟你爸說幫我試菜,你說惡不惡心?”

    錢不是重點,重點是惡心。

    今天這幾家又過來了,不知怎麼的又提起照顧老人的事兒了,話里話外指著陳百川這戶當初出力少,矛頭指向穆綿綿,責怪穆綿綿的娘家拖了老五的後腿兒,導致陳百川精力都用到了穆綿綿娘家。

    穆綿綿把這些牢騷都講給芊默听,芊默琢磨了一會,想起來了。

    “他們應該是听到了拆遷的風聲了。”

    算起來時間也差不多了。

    她爺爺有一處老房子在城中村,因為這哥幾個結婚時老頭都出錢了,到陳百川這沒錢了,于是爺爺就說把這房子留給小兒子,那時候房子不值錢,再加上太破,修繕的價格跟再買一套也差不多了,哥幾個也沒多大意見。

    後來陳百川靠著自己買房子了,沒搬老房子,後來爺爺沒了房子就租出去了,租金也沒多少,用來給奶奶當生活費,由老大收租金。

    後來奶奶沒了,租金還是大爺一家收,房本卻寫著陳百川的名字,陳百川自己做養殖場,為人又比較豪爽,這點小錢不跟兄弟計較。

    現在听到那邊要拆遷了,大爺坐不住了,二大爺也坐不住了,三大爺要不是遠在外地估計也坐不住了。

    現在拆一套房子那就是好幾十萬,根據房屋面積算拆遷款,跟房子新舊程度無關,破房子也能拿一大筆,這些人心思活了。

    前世也有這麼檔子事兒。

    當時芊默已經嫁給渣男跟父親對著懟,這事兒就沒有留意,好像是陳百川把房子平分了,幾家都拿到錢了,從面上看是陳百川給兄弟們好處了,可沒人領情。

    甚至因為拆遷款分配不均恨上陳百川了,導致後期芊默管他們借錢都閉門不見。

    大爺家覺得他們是長房,伺候老人的時間最多,應該多拿——所謂伺候時間多,都是按著天計算的,這幾家都是輪著伺候,大娘單獨準備了個本,把在他家待了多少天記下來,也不知道那玩意怎麼記的,硬是說他們伺候的時間比其他哥兄弟多了好幾個月。

    二大爺覺得他家最困難,兒子下崗兒媳婦跟人跑了,陳百川開廠子那麼有錢就不應該要那份,結果他拿得跟其他幾家多,幾家都比他們有錢,這事兒太虧。

    大姑和三大爺也各有各的歪理,總之大家覺得陳百川就不應該拿那份錢,因為他最寬綽。

    “拆遷的事兒靠譜嗎?那邊不是嚷嚷好幾年都沒動嗎?”穆綿綿問芊默。

    芊默點頭。

    “應該是真的,就在這前後了,你把房本找出來給我,我爸我信不過他,別回頭這幾個人叨叨幾句他心軟了。”

    今生芊默篤定主意,拆遷款一點也不分,有本事撕破臉皮打官司,就不信他們能打贏,房本是誰錢就是誰的。

    “你爸能同意?”穆綿綿對自家老男人沒信心。

    這陣子是比過去好了點,但陳百川骨子里還念著兄弟情,這幾家鬧騰了這麼多天,陳百川不也沒撕破臉皮嗎,今兒這是听女兒受委屈了才開口的。

    “他不同意不好使,這房本你告訴他,給我當嫁妝了,這幾家要是不服讓他們來找我。”

    懟不死丫的,懟他們個生活不能自理,給了錢嫌分配不公,索性都不要給好了。

    有錢干嘛不好,干嘛要用來養狼,還是白眼狼!

    “依照我對你爸的了解,拆遷款他可以給你,但是他會拿咱家的錢補償人家啊,咱家的參都賣了,手里正是有錢的時候。”

    “你把錢都給我,明天跟我去股市開戶,跟著我買股票做理財,要錢沒有,要命也不給,誰敢嗶嗶讓他們找我。”

    芊默霸氣得很,在她家老聖父犯病之前,把所有的錢都給他掐了,錢這種會讓人犯聖母病的玩意,交給她來管就好。

    “買股票?靠譜嗎?別虧了啊。”穆綿綿早就想投資理財,就是不太懂,也不敢玩,看別人買心總癢癢。

    “小黑他弟是做生意的,你上次不是見過嗎?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給我發股票行情,跟著他買就好。”

    芊默加入家族群後,除了定期跟大姑姐諾諾聊聊哲學,最常聯系的就是霸道總裁了。

    這也是前世沒有的待遇。

    前世芊默他弟和他姐沒見她,好感沒刷出來,這種賺錢的好事兒自然輪不到她,她都是靠著自己琢磨買這些,有賺有虧,總體還是賺的多。

    好感刷上來了,動腦看股票的時間都省下來了,霸道總裁定期發行情,買進賣出傻瓜操,芊默手里那九十多萬才過了倆月,已經翻到一百多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