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93章真乃人才

第293章真乃人才

    芊默和小黑的推理能夠解釋清楚為什麼陳百川會出現在案發現場,以及案發現場的“密室”之謎。

    就算密室的奧秘解開了,陳百川的嫌疑還是不能洗刷,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個經過周密計劃的案件,芊默和小黑不約而同地想到本案是團伙作案。

    具體有多少人參與不知道,至少兩個肯定是有了,那個跟陳百川一起喝酒的帥啟剛有沒有參與,又或是參與到什麼程度,這都有待查證。

    破案不能靠推理,必須要有證據,芊默現在就缺一個關鍵證據。

    陳萌提前打過招呼,芊默很容易就見到了表弟。

    表弟現在整個人都憔悴了,短短的時間里整個人都變了,他對芊默的到來有些意外,雖然對芊默有著本能的仇恨,但卻還是在戴罪立功的感召下乖乖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說了。

    表弟剛進入“集團”沒多久,級別相對較低,他甚至不知道穆菲菲是誰,芊默把他直接接觸到的那個女人長什麼樣問了出來。

    中等身材,喜歡穿超短褲,有紋身,看起來非常社會的一個女人,短頭發,說話帶有特殊口音,有點像混血兒。

    小黑請來了畫像的,現在都是電腦作圖,速度很快,用了倆小時的時間,拼出一副表弟說很像的,芊默隔著屏幕都能嗅到殺氣。

    這個女人有沒有可能就是兔爺?

    按說不太可能,因為兔爺在這個集團里跟穆菲菲是地位差不多的,已經是“高層”了,表弟剛入門沒理由能勾搭上這麼厲害的人。

    而且表弟自己也說,這個女人自稱是“跑腿的嘍 保  紡 豢春銑傻惱掌 途醯靡還閃櫪魃逼嗣娑矗 芊仙唚兄 罷泄┐氖擲鎘腥嗣那骯陀侗br />
    也不排除特殊原因,比如,兔爺看上了小鮮肉,想要跟表弟發生點什麼超出友誼的關系,隱瞞身份說自己是嘍 br />
    表弟之前說他跟這個女人之間不存在關系,芊默看到照片後又問了一次,這次表弟招了。

    倆人的確是有過“炕戲”。

    之前是不好意思說出來,現在人都進來了,隱瞞這個也沒多大意義了。

    芊默又問了幾個細節,表弟一五一十地都說了,這女人在床上巨猛,幾乎是壓著他這樣又那樣的,還有暴力傾向,搞得表弟又痛又爽的

    听到這芊默又多了幾成把握,這女人很可能就是兔爺。

    這個猜測在蛇男那得到了證實,芊默把兔爺的合成照片拿出來時,蛇男先是一愣,然後才謊稱不知道,但他的神態和語調告訴芊默,他在說謊。

    言語可以撒謊,但是肢體語言不能,這個人的肢體語言分明告訴芊默,他認識這個女人,而且這個女人對他很重要。

    “既然你說不認識也無妨,我再找別人認領‘尸體’。”芊默作勢要走。

    蛇男听到“尸體”倆字,瞬間失控,不顧帶著的手銬站起來,驚慌道,“兔爺死了?!”

    “你不是說不認識她嗎?”

    蛇男心虛地轉過頭,芊默用手在桌上有節奏地敲,“看來兔爺是要死不瞑目了,還以為你平時對她忠心耿耿,想不到啊也是貪生怕死之輩!”

    “你胡說!”蛇男情緒激動。

    芊默會說這些,全都是根據蛇男入獄後的表現作出的方案。

    師傅之前審過一次蛇男,他抵不過師傅的攻心戰才交代的,師傅已經把蛇男的缺點告訴她了,看似俠肝義膽但沒腦子,稍微給他設幾個心理陷阱他一準踩,尤其是激將法,屢試不爽。

    “兔爺死得慘啊。”

    芊默睜著眼楮胡說,蛇男驚愕,隨即捂臉,從肩膀的抖動看,似乎在哭。

    “我覺得你也挺慘的,你這麼給她賣命,也算是痴情男人了,這世界上最愛兔爺的應該就是你了。”

    真算命的大仙兒附體。

    芊默根據蛇男的表現,進一步大膽推理,她師傅有時候都不見得有她這麼敢說,畢竟芊默一歲開始就在算命攤待著,真正的“忽悠”到了起跑線上。

    俗話說不怕做不到,就怕忽悠不到位,芊默這句大膽揣測正中要害,蛇男抬起淚水漣漣的臉,用顫抖的哭腔問。

    “你怎麼知道的?”

    能夠讓窮凶極惡的男人瞬間流淚,這如果不是愛,那才怪呢——芊默當然不能說她看出來的。

    “兔爺托夢給我了,她說她生前沒有珍惜你,十分後悔,現在她死不瞑目的,也不知道仇家是誰,只能想到你了,可惜你現在出不去,但是沒關系,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我來替你找凶手。”

    不止蛇男信了,在場的警察,以及正在監控那段看著的局長等人也信了,除了陪著局長的小黑不信,大家都信了。

    小黑陪著局長一起看監控,局長瞠目結舌。

    “默少,你未婚妻真的通靈?!”

    這些他們的情報人員都沒查出來,蛇男自己也沒交代啊。

    于昶默笑而不語,心里暗道,等放寒假的時候,帶著乖乖去看太姥姥吧,家傳的算命絕學是扔不下了,這不懂玄學術數都能把人忽悠的找不到北,要是讓她懂點這些還了得?

    “她真托夢給你了?”蛇男半信半疑。

    一般來說,只要被算命的人用這種口吻問算命的,基本上就是信了一半,加把火候就能拿下。

    于是芊默笑得更加真誠了,她點點頭,壓低聲音,蛇男也不自覺地往前傾。

    芊默正想說,又抬頭看蛇男背後的倆警察,“你們出去。”

    “可是”

    “出事算我的,快點的!我師傅你們得罪得起?”

    那倆人出去了。

    蛇男再看芊默眼里就多了幾分信任了。

    “怎樣,我夠意思吧?告訴我吧。”

    蛇男信了。

    朋友,夠義氣!那他就都說了。

    監控那頭,局長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哭笑不得地看于昶默。默少,你未婚妻真聰明啊!

    人是出去了,可是監控什麼的都在啊,蛇男看不到暗中的監視器,還以為芊默真是好人呢。

    這麼會忽悠,犯罪份子都被她糊弄住了,真乃人才也。

    ︰。︰

    &/di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