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298章兔爺就是她(求月票)

第298章兔爺就是她(求月票)

    想著想著芊默就睡著了,醒來時他已經把車開回了本市,當車開到市局門口後,芊默悠悠轉醒。

    “死刑阻止不了犯罪者,因為她們根本不相信自己會被捕。”

    “你說什麼?”小黑不懂她何來突兀一句。

    “我祖師爺給我托夢了,這就是我祖師爺說的。”

    “你祖師爺是阿爾弗雷德阿德勒?”在學神面前,一切的名言都能快速對號入座。

    芊默搖頭。

    “我夢到師傅了,師傅跟我說的。”

    她只認師傅是祖師爺。

    小黑內心反應︰母上大人還活得好好的,用得著說托夢這麼滲人嗎?!

    小黑面上反應,點頭,“嗯,我媽說什麼了?”

    “師傅說了,兔爺肯定不會相信她會被捕。”芊默雙手合十,感謝師傅賜給她的靈感。

    母上大人被未婚妻如此崇拜,她一定會高興的吧?小黑總覺得哪兒有點怪怪的。

    “這種性格的女人她絕不會相信自己會輕易被抓,越是查得厲害她越會亢奮,甚至會趴在距離我們很近的地方暗中觀察我們破案進展,然後嘲笑我們無能。”

    芊默一覺醒來腦袋清醒許多,卻見小黑一點也不驚奇。

    咦,人家想了好久才想出來的,給個面子好麼?

    “我定位了她的位置。”

    “????”

    芊默一頭黑人問號,定位?!

    “她不是手機停機了嗎?”

    小黑話到嘴邊稍加修飾了下,“乖乖,你真是料事如神,是的,就是你說的那樣。”

    這是看他爸媽幾十年相處經驗總結出來的生存秘訣呢——當另一半興致勃勃跟你分享某間你已經做出來的事兒時,一定要先花樣彩虹屁一圈,以免對方因心理落差太大,遷怒。

    好吧,這其實是二爺單方面被撓很多次後總結出來的,小黑暗中觀察學到了手。

    “我料到什麼了?”芊默還在一頭霧水。

    “你說得沒錯,兔爺不相信有人比她聰明,她甚至連手機號都沒換,手機也沒換,她只是把手機辦了個來電轉移。”

    來電轉移?

    芊默真沒注意到還有這個功能。

    兔爺壓根不相信芊默她們會懷疑到自己頭上,所以手機號根本沒停用,只是把來電轉移到一張已經廢棄的卡上,這樣別人打電話時,听到的就是欠費停機空號的來電提醒。

    但是如果發短信給她,她還是可以收到的,她自己打電話什麼的也是隨便。

    這種看似很聰明但其實很傻比的操,被小黑琢磨到了。

    芊默躺在車里睡覺,他也沒閑著,他讓弟弟查下兔爺的號碼,想要看能不能定位到她,結果技術部的人稍微一查就發現

    壓根沒停機。

    真不知道該說兔爺是聰明還是傻,芊默給她的解釋竟然如此精準,兔爺對自己的案手法太過自信,根本不相信她會被發現,估計手機號人家原本都不想整轉移的,大概是有人說她,讓她注意規避風險,她才隨便弄個轉移,目的不是為了躲避抓捕。

    而是糊弄提醒她規避風險的人。

    至于這個勸她的人是誰,芊默覺得,有百分之九十點可能就是內個砍前面三刀的人。

    想明白一切後,芊默有些啼笑皆非,真是成也膽兒大,敗也膽兒大。

    大地之母身上紋,掌聲獻給社會人的蠢。

    芊默完全能夠想象到,穆菲菲出事兒前肯定特瞧不起兔爺——最討厭這些打打殺殺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呢。

    “那你有讓人抓捕嗎——你那是什麼表情?”芊默意識到小黑的表情好寵溺哦。

    “十分鐘前,重案組的人帶著她進去了。”

    “啊?!那你為什麼不早點叫醒我?真是的!”芊默迫不及待了,這睡一覺心想事成了,推車門趕緊下車。

    卻被他拽著手臂,止住了腳步。

    “發型睡亂了。”小黑用手做梳,輕輕地幫她把頭發都好,出來辦案的師兄,對,還是內個,揉揉眼楮。

    “哎呀?這一對為什麼無處不在?”師兄自言自語,小聲嘀咕。

    為什麼在自己地盤上,都能看到這一對放狗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里為什麼不增加一條,刺激單身狗糧吃撐罪?

    芊默匆匆進了警局,她沒看到的是她身後的小黑眼神含情。

    她剛剛睡得那麼深,他根本舍不得喚醒她的好夢。

    兔爺落網了,距離案發時間還不足二十四小時,就是這樣的效率,直到被抓的那一刻,她還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被捕了。

    小黑定位成功後,馬上派人實施抓捕,在一家美發沙龍抓到了正在椅子上做漂染的兔爺,據說這家伙相當警惕,看到便衣進去馬上想跑,被堵在後門的人當場擒獲。

    回想起抓捕過程,參與抓捕的特警還歷歷在目,幸虧于昶默打電話的時候指明此人高度危險,身上或許還有槍,讓他們不要放松警惕,倩總親弟弟陳子龍帶隊抓捕,憑著豐富的經驗先下手為強,這才避免了一場鬧市槍擊案的發生。

    現在人就在局里,芊默和小黑過來的時候,迎面遇到負責本案的一個警察,愁眉不展。

    “撂了嗎?”

    “什麼也不說啊,是塊難啃的硬骨頭。”

    芊默對這個結果不意外,兔爺或許沒有穆菲菲那麼精,但一定是很剛的女人。

    到了這個階段,她一定會死咬著不說,不過人都落網了,就算不說也無所謂。

    “她的dna送去化驗了嗎?”小黑問。

    “已經提取送檢了,正在加急做,最快三個小時就能出結果。”

    蛇男曾經說過一嘴,兔爺手里有命案,現在都是聯網的,無論她是多少年前做的案都能留下記錄,小黑還特意囑咐一句,如果國內搜不到就聯系國際警方。

    蛇男把這女人吹噓得十分厲害,又是前雇佣兵,又是國外多少大案,多查查看或許還有別的收獲。

    在等待化驗結果的這個時間里,芊默並沒有去見兔爺,她透過監視器觀看兔爺被審訊的過程,在這個過程里不斷地對兔爺進行分析和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