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09章真相只有一個

第309章真相只有一個

    果然,在小黑說的那個時間,九點四十八分距離養殖場最近的**里,那輛車再次出現。

    看到這,小黑心里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為了驗證他最終關于鬧鐘之謎的推理,他又調到十點十分左右的這條路監控。

    從十點十分,一直看到十點十三分,那輛車又出現了,不過這次是返程,剛剛是去,現在是回來。

    “乖乖喜歡看金田一嗎?”小黑問芊默。

    那是島國破案漫畫,芊默搖頭,“我看柯南更多一點。”

    小黑用日語說了句,“真相只有一個。”

    “一切的謎底都解開了?”芊默還能對上。

    小黑點頭,是的,這視頻的時間,已經把整個案件全都呈現出來。

    “你給我個提示,但別都告訴我,我自己想想。”

    “鬧鐘上的貓薄荷水不是意外沾染上去的,不是帥啟剛弄完電線後再無意中摸到的,他破壞鬧鐘是有目的的。”小黑給了提示。

    芊默沒有他反應那麼快,根據他的提示琢磨了快五分鐘,一拍腦袋。

    “原來凶手是他!可是也不對,如果是他的話,畏罪自殺?這不符合邏輯。”

    “你往這里想想。”

    摸著她的一顆痘痘都沒有干淨的小臉,這是給她最大的暗示。

    芊默啊了一聲,大徹大悟。

    “我的天啊,這是謀殺啊!”

    邊上的萌新都要哭了,喂,兩位大神,你們能說點別人听的懂的不,神之間交流都不說人話了嗎!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凶手是他,死的又不是他,所以時間證據都是假的!”芊默對小黑驚喜道。

    她突然間就醍醐灌頂了。

    小黑含笑點頭,她好聰明呢。

    邊上的萌新都要哭了,弱弱道,“你們能滿足下我的好奇心嗎?”

    最討厭這些不說人話吊人胃口的呢。

    “想知道?”小黑終于正眼看他了。

    萌新點頭如搗蒜。

    只見小黑腹黑邪魅地勾唇。

    “不告訴你。”

    “”

    芊默樂了。

    記仇是家族遺傳吧,人家就小聲吐槽他一句而已,她敢打賭,小黑就是憋著到現在收拾他呢。

    給人家萌新小哥憋得死去活來的,小黑爽了。

    一直到出門,小黑都沒給人家揭秘,憋得小哥死去活來的。

    芊默和小黑已經推斷出真凶是怎麼搞事情的了。

    一開始他們的思路被凶手帶跑偏了,原因就在于那個鬧鐘。

    九點半,穆綿綿打電話給養殖場的打更的,說陳百川開車走了,其實那時開車的根本不是陳百川,而是凶手。

    凶手把鬧鐘時間調了,倆打更的因為要定時巡邏,所以更依賴鬧鐘的時間,很少會看手機上的時間,凶手故意把鬧鐘往後調了一段時間,再趁機撒貓薄荷,引導倆打更的給他做時間證人。

    等一切做完了以後,貓再進來把鬧鐘踫翻,他把鬧鐘放在桌子邊緣,貓聞到貓薄荷就亢奮,鬧鐘掉地上,事先被凶手松過的太陽能電池落在地上,完美的不在場時間證明就這麼做出來了。

    穆菲菲遇刺的時間在十點半左右,倆打更人卻異口同聲地說在十點半見過凶手本人,其實那時的時間,根本不是十點半,而是十點十分。

    鬧鐘給了小黑靈感,小黑戴芊默來查路口的監控,就是想把時間比對下。

    正如小黑和芊默看到的那樣,九點三十二分,凶手開著陳百川的車過來,車上已經載著不省人事的陳百川,凶手故意挑著車少的路段走,就是希望後續查案的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陳百川身上。

    讓人以為開車的是陳百川本人。

    但凶手算計太多,怕別人認出他的偽裝,故意戴了帽子和墨鏡,諷刺的是,芊默就是通過這個看出的反常。

    凶手開著陳百川的車載著陳百川到港口,然後由他的助手,也就是本案的另外一個從犯兔爺把昏迷的陳百川運上樓。

    凶手把陳百川的車扔在樓下,開著他自己的車再回來,這次為了防止被人認出,他走了車最多的那條路,卻不想小黑的腦力加上芊默的眼力還是認出了他。

    凶手為了偽裝戴的墨鏡和帽子又成了芊默認出他的依據,真可謂此地無銀,做賊心虛了。

    小黑的超強大腦不僅算到了他可能會走的路,甚至根據車速算出了他回到養殖場的時間。

    那人把自己的車停在養殖場附近,翻牆回養殖場,裝剛醒的樣子去門衛,趁著跟門崗聊天的功夫把鬧鐘往後調了一點。

    而有條件能夠做出這些的人,只有一個。

    帥啟剛。

    是他。

    根據養殖場倆打更的口供,說帥啟剛醒過來看陳百川沒回來他就先走了,可是十點十分左右他又回來了,說鑰匙忘帶了,在門崗跟打更的聊天到十點半才走。

    而穆菲菲遇刺時間是十點三十分左右,芊默和小黑第一時間把帥啟剛排除了。

    以為他只是個同案犯。

    其實帥啟剛就是做了個很燒腦的不在場證明,他把鬧鐘調了,利用養殖場上夜班不讓玩電話這個規矩,讓倆打更的給他做不在場證明。

    其實他真正離開養殖場的時間,是晚上十點十分左右,所以芊默和小黑在路上的監控里看到帥啟剛的車回來的時間是十點十三分,那三分鐘就是他從養殖場出來走到他車上再開車走的時間差。

    帥啟剛可以說十分狡猾了,設計的這個局巧妙無比,差點把芊默和小黑繞進去。

    環環相扣的時間差,倆打更的做證人,還有利用貓破壞鬧鐘和監控,這一局一局設計的相當有水平,足可見此人不僅智商高,心思更縝密到讓人覺得可怕。

    但這世界上並不存在百分百完美的犯罪,只要是犯罪就必將留下痕跡。

    對方成在他的縝密上,敗也敗在他過度的縝密上。

    那個鬧鐘給小黑反推理的靈感,為一個具有家族養貓史超過20年的人,他深諳貓咪習性,推理到鬧鐘,很容易就想到了對方破壞鬧鐘是為了做不在場證明。

    調出監控,配合芊默的神眼力去查,凶手的詭計暴露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