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16章有錢沒錢都看不起你

第316章有錢沒錢都看不起你

    芊默之前學到的那些,在她身上就沒用了。

    芊默深吸一口氣,讀書須盡苦功夫,她前世跟師傅學的還是太少,只學了個皮毛,遇到這種硬茬之前學的完全不夠用。

    師傅那學的本領用不到,只能拿出她穿開襠褲時就掌握的真功夫了,也就是俗稱的,算命大忽悠。

    “知道我是誰嗎?”芊默率先開口。

    兔爺扯扯嘴角冷笑,拒絕回答這麼沒有技術含量的問題。

    “是,你猜的沒錯,你最討厭的女人,是我生物學母親。”挖坑。

    正常人听到這句,一定會問,你怎麼知道我最討厭穆菲菲呢?然後芊默再順著她說就好了。

    結果人家只是懶懶地切了聲,然後,沒然後了。

    算命的最怕什麼?怕來看事兒的是個帶著頭套看不清表情的啞巴。不順著她的思路走,根本沒辦法往下挖掘啊。

    “從你捅她那刀看,你挺討厭她的啊,剛好我也討厭她,要不,我們聊聊?”挖坑2

    依然是沒有反應。

    芊默心里的小人摔,明明面對面坐著,自己卻跟傻 子似得唱獨角戲!

    遇到這種難啃的骨頭,芊默最希望自己有起點爽文女主的技能——把所有對手的智商都屏蔽百分之五十。

    這種想法,自己偷偷爽爽就好,現實就是她還得絞盡腦汁地琢磨如何撬開對方的嘴。

    看來兔爺的心牆很高,芊默想以穆菲菲做切入點是很困難的,人家根本不在乎。

    那就換一個

    問題是換什麼呢,上去就問人家感情經歷,感覺會引起對方的注意,必須要鋪墊下再砸別的,說點嘛呢

    “別費力氣了小丫頭片子,回去玩你的過家家,我對你沒有興趣。”兔爺開口了。

    兔爺的聲音很有特點,沙啞低沉,像是砂紙摩擦粗糙的水泥牆,帶了點特殊的口音,听起來很特別。

    “穆菲菲你不在乎,那king呢?你不是最在意你在你老大心中的地位嗎,你難道不關心你老大現在在什麼地方嗎?”

    芊默就不信這家伙一點缺點都沒有。

    “呵呵,還挺有能耐,king都讓你挖出來了。無所謂的,他那種人,死就死了吧,關我屁事?”

    芊默三連發,全都讓人懟回來了。

    微表情,看不明白人家。

    想要挖坑,人家不在乎。

    就連從蛇男那掌握的消息都是錯誤的!芊默內心的小人已經開始噴火了。

    蛇男說兔爺跟穆菲菲不合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king器重穆菲菲,所以兔爺爭寵。

    但現在看也不是啊?!

    人家連king都不diao,往那一坐跟個冰山似得,問她什麼她都是一副呵呵臉,怪不得審過兔爺的警察全都絕望呢,誰稀罕被人鄙視啊。

    兔爺給人的感覺就是,甭管你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有錢沒錢她都瞧不起你。

    芊默一時間被懟的沒話可說了,小黑拽著芊默的手起來,他看出乖乖今天的狀態不太好,對手太強,一出手干掉乖乖半管血,再不回城加血,繼續交手乖乖要吃虧。

    看小黑帶著芊默出去,兔爺哈哈大笑。

    “小毛孩子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別過來煩我!”

    被蔑視了!

    芊默堵心,但她不得不承認小黑帶她出來是正確的,兔爺的實力太強,她不是對手。

    “打人要是不犯法我先揍她五塊錢的。”芊默憤憤。

    邊上審過兔爺的那個師兄深有同感連連點頭,dei鴨,你的心情大家理解啊!

    “她不是蔑視你一個,她是看不起全世界的人,我們坐在她對面,隨時都被她以一種‘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啊’的眼神蔑視!”

    “她是人,是人就有弱點,怎麼可能一點弱點都沒有?”芊默不信邪。

    微表情用不準,算命的那套也不好使了,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我們換一個思路,從她的來歷開始查,信息庫查不到她的相關資料,國際刑警那邊又暫時沒回復我們,我看她的長相,有些像混血或是少數民族,口音也很奇怪,小黑你知道她這是哪兒的口音嗎?”

    芊默問比百度還靈的小黑。

    把小黑也為難住了,“口音的確很奇怪,但是哪里的真不好說。”

    地大物博種花家,那麼多的方言甚至還有那麼多的少數民族語,到哪兒猜去。

    如果微表情能用就好辦了,她可以把每個地方的方言都放一圈,看她對哪個感興趣,然,並不好使。

    “她沒有孩子,住哪兒知道嗎?”

    芊默問審案的警員,對方搖頭,一片空白啊。

    遇到這種油鹽不進也不怕死的,只能跟她慢慢磕,這才兩天時間,大家都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了。

    如果證據形成完整的證據鏈,就算是兔爺死不認罪也不影響定罪,還會加重判刑。

    但加重又如何,人家兔爺無所謂啊。

    一身傲骨,蔑視所有跟她過招的人,銅牆鐵壁一般的心理防線,芊默感到焦躁。

    師傅曾經對她說過,這世上不存在百分百完美的人,只要是人就一定會有心理弱點,只是有些人隱蔽的比較深,她只要能找到兔爺的弱點加以攻之,她就會潰不成軍。

    到底是什麼呢

    “平時經常出入的地方?”芊默繼續問。

    “她經常去市內一家比較高檔的美發沙龍,那邊的造型師我們也問過,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芊默摸摸自己的小短發,再看看小黑的小寸頭。

    看來,是時候做個造型去了。

    “來了,姐!我是您的專屬造型師,我叫tony!”

    芊默和小黑出現在這家高檔沙龍里,集技術和才華于一身的tony老師馬上就注意到小黑這一身低調奢華的行頭,以及手里大奔的鑰匙。

    于是笑靨如花,蘭花指都出來了。

    “給我把頭發修短一點,不要燙染,做個護理,要最貴的。”

    tony老師大喜,就喜歡這種錢多痛快的人呢。

    不會跟顧客聊天的tony不是合格的推銷員,于是tony老師鉚勁兒推銷自家的會員卡,不過道行太淺,被芊默幾句就拐得偏離辦卡,直奔正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