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20章都是我的

第320章都是我的

    羅多多打個飽嗝,當天下第二多好啊,當第一責任重鴨,還得沒日沒夜地學,陳芊默平時的時間都用來看書了,她才不要那麼枯燥呢。

    “你什麼時候讓人家收買成了馬仔了?”倩總扶額,同樣是徒弟,差別何以如此之大?

    “就在”羅多多嗦了下手上吃炸雞後的油漬,想想她和芊默之間美好的水煮魚、小龍蝦友誼,嘿嘿一笑。

    倩總悠悠然。

    “徒兒,你一定是為師充話費贈送的,去抽屜里把我的筆記本拿過來抄十遍。”

    “?!為啥?!”羅多多呆,她還是個寶寶啊!

    倩總點著她的額頭,“你跟著的‘大佬’忙著戀愛都不忘抽空吸收知識補充自己,你想給人家當‘馬仔’也得跟著進步,否則哪天讓人給你甩三條街外,拎包都輪不到你。”

    “師傅,三遍行嗎——哎,你別走,五遍,五遍最多了!”羅多多的哀嚎挽不回倩總決然的腳步。

    人家默默都知道主動要筆跡學,這貨給她還在那討價還價,為啥優秀的娃都是別人家的呢,倩總有點憂傷。

    “我賭八斤帝王蟹,這個強x案你破不了,最後還會需要默默的幫助。”倩總坑自己徒弟總是春風化雨。

    “我怎麼就破不了呢,不信你等著,我肯定把案子破了,到時候老二也差不多回來,我請她品嘗我勝利的果實!”八斤帝王蟹,多少友誼風雨中!

    “如果你破不了還需要她的幫忙筆記抄三十遍,還得倒背如流。”倩總漏出一個迷人且腹黑地笑。

    對待這種不好好學習的熊孩子,就得手黑點。

    結束了群聊天,芊默把今天學到的知識在腦中反芻一遍,覺得自己這一天過得實在太充實了,師傅和倩總的分析讓她享受到了視覺的饕餮盛宴,每一句都是扎實知識點。

    嘴里啥玩意這麼香芊默與她面前已經空了半盤的紅茶香橙奶酥包渣,面面相覷。

    邊上的小黑拿著只剩半條的正在做準備投食的動作。

    “你別告訴我,這些是我吃的。”芊默掙扎道,她嘴里殘余濃郁的香味提示她,是的,沒錯,你自己造了大半盤。

    小黑這家伙有毒,她在這認真學習,他鳥悄猥瑣坐在邊上往她嘴里塞高熱量點心,是的,這玩意熱量巨高!

    “我吃的。”小黑欲蓋彌彰,把剩下的塞自己嘴里,並表現出一副你什麼都沒吃,完全不需要有負罪感的大義凜然。

    “今天吃了這麼多高熱量的點心,我要是胖了就壓死你。”

    小黑往沙發上一攤,嘴里還塞著剩下的面包,雙手攤開,來,壓吧。

    穆綿綿和陳百川回來就看到這一幕,他家乖巧的女兒以一種誰看誰臉紅的造型騎在小于的腿上,嘴還去叼人家的面包,哎呀!

    “咳咳!”陳百川清清嗓子,老臉有點燙。

    芊默條件反射,啪地拍在小黑肩膀上,一臉關切。

    “有沒有被蚊子咬到啊?哎,現在這蚊子可了不得,快,跟我進屋擦點花露水。”

    要不是這季節沒蚊子以及芊默滿臉通紅,陳百川差點就信了。

    回到芊默房間,她一巴掌拍到小黑結實的胸肌上,“都怪你!”

    要不是這家伙總做好吃的勾搭她,她至于為了搶口吃的做出那種沒有品的事兒,還被自己爸媽抓到?

    “嗯,怪我。”

    小黑點頭,一邊點頭一邊脫衣服。

    “?你干嘛?!”

    “難道不是你想要?”

    應該是他太帥了,以至于她根本把持不住,小黑私以為,他可以奉獻下青春的肉體,隨時滿足未婚妻。

    “于、昶、默!”

    這家伙自從病好了以後,臉皮的厚度就越發不可控制了,初一臉上扎一針,十五皮下不知疼!

    倆人笑鬧了一會,芊默終于把話題轉到正地方上了。

    她師傅和倩總已經把king分析的很到位了,她雖然沒有正式接觸過king,但是對這個人的脾氣秉性已經有了初步判斷。

    “你能讓倩總的弟弟配合我們一下嗎?”芊默問。

    小黑點頭,一句話的事兒,陳子龍為人仗義,只要他需要他一定會無條件援助。

    “你需要他做什麼嗎?”

    “抓人。”

    “誰?”

    “king。”

    這個混球追著她坑了兩輩子,現在有師傅助攻,她再不出手顯得太包子了。

    “你知道他在哪兒?”小黑的人脈網都查不到這家伙。

    “不知道,不過不要緊,他一定還在本市,就在距離我們很近的地方暗中窺視我們,我只要想辦法引他出來,來個甕中捉鱉就行了。”

    芊默通過口紅事件推算出,對方一定沒有走遠,就潛伏在她附近,因為那牆上的口紅印看樣子是才寫沒多久,也就是說,對方看到她去美發少龍又看到她折回去找兔爺,猜到他藏身地不保,才弄那麼一牆滲人的字。

    想要借此恐嚇芊默,給她帶來沉重地心理負擔。

    結果,芊默不僅無視了他的恐嚇,還拿他的字做了個完美的性格分析。

    永遠不要低估對手的智商,這盤棋已經走到最關鍵的一步了,走到最後一步,便能發現誰是天才,誰是弱智了。

    芊默的心里,已經有了一套完整的抓捕方案了。

    小黑只覺得她的眼神比以往要犀利許多,莫名地感到一陣冷。

    “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芊默伸出一根手指,從他的俊臉開始往下滑,擦過性感的喉結,直奔結實地胸肌,在心口的位置戳啊戳。

    “你坦白交代,你有沒有招惹過什麼不該招惹的人?”

    “很多。”他如實。

    本來他的工作就很特殊啊,接觸到的對手都是窮凶極惡的歹徒,招惹的人多了去了。

    “不是那種招惹,是這種。”

    芊默收回手,倆手比了個愛心的形狀。

    小黑不明白為什麼會問到他頭上。

    難道現在該討論的,不應該是如何抓捕king嗎?

    但對她素來坦承的小黑還是如實回答這個問題。

    “沒有,就招惹了你一個人。”

    生活作風還是可以保證的,這點他周圍的所有人都能證明。

    芊默的表情突然變得糾結起來,因為她覺得接下來的話,有點那個,那個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