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24章痛快

第324章痛快

    “他此刻暴跳如雷,必然十分想弄死我。而根據他之前搞我爸的那件事來看,他對自己的智商特有信心,而且喜歡刺激。”

    如果king是那種穩扎穩打的人,陳百川事件他大可不必親自出面,完全可以遙控兔爺去做,但他親自參與了。

    端的是把所有人都玩弄在手心的邪氣,憑得就是沒人能察覺他“完美犯罪”的自信。

    這種人因為偏執,骨子里都帶了一種追求完美的沖動,若是讓別人動手,那顯示不出他的“完美”。

    “跟他類似的犯罪分子國外比較有名的,開膛手杰克听說過嗎?”

    小黑點頭,這個案例他上學時候學過。

    “都是同類人,這些人在實施犯罪的時候還不忘跟公權力挑釁,不抓這貨簡直對不起警徽!”

    芊默就喜歡對這種自命不凡的人下手,king想著要讓一切羞辱他的人下地獄的時候,芊默只想著怎麼抓他進去,接受再教育去吧。

    “既然只有他一個人過來,那完全沒必要麻煩龍哥過來,畢竟我覺得你可能想跟他‘單獨’談談。”

    小黑覺得,這種抓人的事兒完全用不到陳子龍,他完全就能搞定呢。

    芊默眼楮一亮,dei鴨,龍哥那伙人要是過來,她都沒辦法找king“談談人生和理想”呢。

    晚上,陳家客廳的八點檔狗血電視劇停了,要洗漱睡覺了呢。

    陳百川穿著睡褲挺著肚,叼著牙刷,時不時地往樓上瞥一眼。

    穆綿綿捅捅他肚子上的肥肉,“看什麼呢?”

    “小于今天怎麼熄燈這麼早?不行,我得上去看看。”

    于昶默的客房就挨著穆綿綿和陳百川房間,老陳同志有點不放心,雖說這倆孩子馬上就要訂婚了吧,但總覺得陳芊默這死丫頭最近有點肆無忌憚了,今兒飯桌上都跟小于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的,太那個啥了。

    陳百川想上去看看,于昶默要是敢溜到閨女房間里,他就要跟小于好好地講講人生了。

    穆綿綿拽住陳百川睡褲的松緊帶,拽出去老遠,一松手,吧嗒一下,皮筋彈到了肥肉上,肉都紅了

    “你管好你自己得了,那倆孩子比你還有數呢。沒人家小于,你現在還蹲在里面啃窩窩頭呢,走走走,回去睡覺了!”

    陳百川揉著被彈紅的肚子,貧嘴,“你也太小看咱們的伙食待遇了,我跟你說啊,里面的伙食飯可好了,根本不是你想的那種窩窩頭大白菜,三菜一湯,還有一個是肉菜呢”

    芊默捂著嘴,差點笑出聲。

    懟懟她身後的男人,喂喂,你未來岳父懷疑你肆意“遛鳥”哦。

    芊默此時的位置,跟陳百川就隔了一堵牆,說話听得真真的。

    小黑沒有上樓找她,她下來找小黑啦。

    現在是晚上十點過五分,小黑親自將芊默的衣服整理好,倆人穿了同款的黑色運動服,黑色運動鞋,在夜色籠罩下,這樣的裝扮成了最好的偽裝。

    隔壁傳來穆綿綿的聲音,“死老頭你啃哪兒呢?”

    芊默差點笑出聲,小黑攤手。

    看,不是他非得往上跑,實在是對听未來岳父的牆角沒啥興趣,所以他都是理直氣壯找乖乖的。

    看來陳百川和穆綿綿很忙,沒空管小兩口的事兒了。

    小黑跟芊默悄悄地從窗戶翻到後院,他抽出自己隨身帶的小抓子扔到二樓樓頂卡住,拽了幾下確認牢固,蹭蹭兩下上了房頂,芊默握著繩子,順著小黑的拽力往上爬,順利在二層樓頂層會和,前後連兩分鐘都沒用上。

    到了房頂,小黑掏出準備好的花生米,悄悄塞給她,從兜里掏出布鋪上,倆人趴在上面,又在倆人身上蓋了一層黑色的布,二層樓的頂層從下往上看是平的,上來就會發現,有不到半米的一個邊,像是個戰壕,用布蓋上偽裝潛伏,就算是站在隔壁樓頂都看不到這邊。

    小黑選擇潛伏的這個位置剛好有雨漏口,塞一個夜視望遠鏡出去,外面看地真真切。

    從外面到芊默家只有前面這一條路,就算對方想從樓後面下手,也得從前面穿到樓後面,小黑算好了這一切,就跟芊默躲在黑布下吃花生米,順便親親什麼的。

    這要不是顧忌著抓人,小酒都能整幾口。

    芊默把最後一顆花生米吃完,就听小黑在她耳邊輕道。

    “來了。”

    芊默趕緊撐起來,把望遠鏡轉到她眼前,就見前方一人,帶著口罩鴨舌帽,穿著黑色長風衣,騎著一輛摩托快速朝這邊前進,芊默看到他時,他已經放緩車速,從兜里掏出一個物體,掏出打火機就要點,芊默看的真切,那是一個自制的燃燒**!

    這玩意要是扔她家院里那可真是不堪設想,就算是不能炸了房子也會引得家里的爹媽跑出來——人家兩口子今晚正兒八經的新婚夜入洞房,光不出溜地跑出來,那可真夠喝一壺的。

    芊默趕緊捅小黑,上啊,兵王!

    小黑不疾不徐,從兜里掏出他的彈弓。

    眼看著對方把燃燒**點燃了,這一瞬間芊默的心都懸在嗓子眼上了,媽耶!

    小黑的鋼彈珠打了出去,而那家伙也把東西扔出來了!!!

    千鈞一發,小黑的彈珠精準與空中的東西踫撞。

    給芊默很好地上了一堂軍事實戰課,燃燒**在空中被擊中會直接,砰砰砰~

    那家伙扔完東西掏出刀已經做好了伏擊準備,嘴角噙著冷血殺手地笑。

    他就等著芊默一家倉皇出逃,在陳芊默跑出來的一瞬間,給她來一個鎖喉殺。

    然而刀握在手里,只听前方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熱浪伴隨著沖擊波向他襲來,他一個沒穩住,原本單腳點地帥氣支著摩托車的造型,這下磕磣了。

    直接來了個人仰車翻,以一種羞恥的造型倒在車上,手里的刀也被刺激的褲衩一下

    扎到了自己的不可描述?!

    芊默哎呀了一聲,听著下方的慘叫都覺得疼。

    那啥,看來談人生是沒必要了,她發揚一下人道主義精神

    叫個救護車吧,也不知道那家伙的要害部位有沒有被刀刺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