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35章不變的承諾

第335章不變的承諾

    “我听說有個小姑娘懟過你,是不是就是她啊?老劉你也不是那種記仇公私不分的人,干嘛非得盯著個孩子,跟她過不去?”老錢跟劉老師多年交情,知道他是什麼脾氣秉性。

    “你懂什麼,她要是熬不住就等著退學了,要熬住了”

    老劉喝一口方便面湯,臉上全是期待的光芒。

    能夠在退休前,遇到這樣一個有意思的學生,真是件愉快的事兒呢。

    芊默回去一直躺到天亮。

    吃了藥以後牙沒有那麼痛了,止疼藥讓她的大腦變得有些木。

    她心里隱約覺得有些事不能繼續這樣,可又說不清該放棄什麼,亂成一團。

    第二天六點,有人敲她們的門,隔著門板告訴她們半小時後會議室集合。

    羅多多哀嚎一聲,裹著被子發牢騷。

    “這些人是鐵打的嗎?昨晚那麼晚才放咱們回來,這一大早又集合,他們不需要睡覺嗎?”

    芊默本來也想吐槽幾句,想到得癌癥還在吃止疼藥吐槽的錢所長,話到嘴邊說不出來了。

    這些前輩身上,有她最缺的一種精神。

    本以為劉老師會繼續噴她懟她折磨她,但老劉同志今兒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大發慈悲。

    “陳芊默,你上午去醫院,給你三個小時的時間。”

    芊默差點以為听錯了,“老師,輸液一個半小時就夠了。”

    “剩下時間,你去看受害者劉菲,醫院方面的消息,她昨晚已經醒了。”

    “是!”

    芊默腦子里都是受害者的慘狀。到醫院她沒有先掛號輸液,直奔病房,病房門口有警務人員把守,芊默亮工證進去。

    單人間的病房空著,芊默看衛生間的門反鎖著,以為女生在方便就耐心地等了一會,過了三分鐘里面還是鴉雀無聲,她意識到不對,敲門沒人理,趕緊叫門外看著的撞門。

    衛生間的門被撞開,女孩倒在地上,手腕被碎掉的玻璃杯劃出一道口子,紅色的血液染紅了白色的地磚。

    還好芊默發現及時,劉菲剛醒勁兒不大,劃的不夠深,沒有生命危險。

    經過醫生搶救,女孩甦醒過來,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身穿制服的芊默。

    “你救我干什麼,我這樣的人,死了多好”

    警校的制服就是警服,只是在簡章上跟正式警察有區別,大部分人是分不清的,劉菲把芊默當成了女警。

    芊默伸手替她擦掉臉上的淚,“你死了,你爸媽怎麼辦?你忍心讓父母白發人送黑發人嗎?”

    “她不在乎我”

    劉菲在鬼門關走了兩圈,情緒崩潰,嚎啕大哭,芊默站在邊上靜靜聆听她斷斷續續的訴說。

    從劉菲充滿無助的話里芊默得知,這女孩的確是在歌廳做兼職,只陪聊喝酒不出台,迫使她這麼做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老家的爸媽重男輕女。

    她有個弟弟,還在上初中,從小父母就灌輸她女孩讀書沒用不如早點打工賺錢的觀念。

    她不甘心便努力讀書,三線城市教育水平有限,她很努力勉強考上農大,家里不讓她讀書,爸媽一分錢不給,她只能用這種方式給自己賺學費。

    她的確是有些名牌包包,但都是高仿水貨,她在的歌廳比較高檔,如果沒有這些行頭,客人也看不起,為了給自己包裝多賺點錢,只能這麼做。

    同學疏遠她,她那天晚上之所以會上網,也是因為跟同寢吵架,被人罵是雞,心里難受就想去打打游戲。

    回來就出事了。

    這女孩邊哭邊說,她的臉上有著淤青,都是牲口打的,下半身也是嚴重撕裂傷,有沒有後遺癥都不一定,她不斷地跟芊默哭訴,說自己受到了命運的詛咒。

    “無論我多努力,都逃不過命運的魔爪,無論我怎麼拼搏,以後也會被人看不起,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女孩哭著說著她的絕望,可是她握著芊默的手卻一直再用力,給芊默的手都抓白了。

    芊默手挺疼的,但是她沒掙脫,一直陪著這女孩。

    嘴上說著對世界的絕望,可眼里充滿生的渴望,只是命運太殘酷,讓她感到迷茫。

    “小姐姐,你說我該怎麼辦,我還能怎麼辦”

    芊默什麼都沒說,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

    運命有時真不公平,她看了都來氣,可沒有辦法。

    這時任何安慰的話都是蒼白的,說什麼都有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感覺。

    芊默就這麼抱著她,任由這不幸的姑娘哭濕了她的肩膀,她能感受到這姑娘對她的信任,準確的說,是對她身上這身制服的信任。

    芊默其實很想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生活會充滿陽光。

    但不行。

    醫生不會在手術之前對患者說,我一定會治好你。

    這樣的安慰听起來好像很溫情,但所有懂心理學的人都不會這樣勸人,一旦出現意外,這種溫情就成了殘忍。

    總說否極泰來,但那只是祝願而已。

    “大道理我不跟你說,我跟你說個真事兒,我有個親戚,不能生育有病亂投醫,听朋友的話去想拜送子娘娘。”

    那個“親戚”,就是芊默自己。

    “她有個習慣,就是拜之前要先查查。”以防出現跟她沒文化爹一樣的情況,拿五路財神的香供奉關二爺。

    “查到的結果很意外,送子娘娘的原型是鬼子母,專吃人間小孩,後被感化變成兒童的守護神,乍听覺得佛法無邊感化惡人,細思極恐,為什麼壞人放下屠刀就成佛了,好人要歷經磨難坎坷?當然這是一種佛文化,里面涉及到的因果善惡太過復雜,我只說我自己的感受。”

    芊默停頓片刻,鏗鏘有力道。

    “對加害者太寬容,對受害者太殘忍,這是奇怪文化導致無知群眾的片面觀點,執法者放過任何一個犯罪分子就是對受害者最大的傷害。”

    “我不承諾你未來的路會變得容易,但我可以對你承諾,我和我的前輩們一定會將真凶繩之以法。”

    只有這個,是警務人員不變的承諾。

    那女孩抬頭看芊默的一瞬間,從她的眼神里,芊默感受到了信任,這種被信任的感覺在此時出現,加深了芊默對職業的迷茫與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