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38章說瘋就瘋

第338章說瘋就瘋

    “盡管你做得很好,但我卻不能把你視為我們警校的驕傲。”劉教授見自己良苦用心初步見效,再接再厲丟出第二招。

    “我會繼續努力!”

    “不,你就算是努力到你師傅那個水平,我也不會認為你是學校的驕傲,不止是你,就算是你師傅來了,我會叫她一句領導,但她不能算是驕傲。”

    芊默瞬間犀利,看劉教授的眼神都不對了。

    這老頭幾個意思?

    說她可以,但是不可以說她師傅!

    陳萌是她心中神聖的存在,任何人都不能說她一個“不”字。

    “這護犢子的秉性還真是隨她,一脈相承”劉教授看芊默這表情就想起陳萌。

    陳萌啊,最年輕的**oss之一,從業以來戰無不勝,她的戰績跟她的脾氣一樣,都是業界傳奇。

    知道芊默是她的徒弟後,劉教授第一反應以為芊默也是陳萌那種暴脾氣,但接觸下來才發現,芊默的韌性似乎更大。

    她不似陳萌那般情緒直來直去,更低調些,卻有著一股女生罕見的韌性,為人縝密,不喜張揚,甚好。

    “劉老師,我想請你解釋下,我師傅為什麼不能算是咱們學校的驕傲?”芊默一萬個不服,說她沒事兒,否認她師傅不行,這事兒必須說清楚。

    “等這個案子結了,回到學校,我再告訴你為什麼。”

    劉教授看芊默那急而求不得的表情,心里就倆字︰痛快!

    哈哈哈哈!

    這小丫頭越著急他就越不說,憋著她,急死個猴,哼,讓她叫自己禿頭,小小捉弄她一下。

    芊默跟劉教授聊天的功夫,廚師全都撂了。

    是的,這個速度讓眾人始料不及。

    可以說剛被抓來就嚇壞了,不等這邊問直接都招了。

    他注意到劉菲也是因為這女孩跟其他女學生不一樣,看著比較成熟,長得也還漂亮,當廚師發現劉菲特別喜歡吃他做的川白肉,每次打飯的時候就多給點,一來二去跟人家熟了。

    廚師听同事說過一嘴,說這個劉菲在外面不是太干淨,廚師就上心了。

    劉菲都是周五晚上從學校走,然後連著周末做三天兼職,他就守著劉菲周五要出去那天,突然在車站抱著她,說想要跟她處對象,劉菲嚇了一跳拼命掙扎並拒絕。

    那時廚師就懷恨在心了,說了很多狠話,他覺得對方也不是正經女人,不就是個賣的嗎,他能說出處對象都是給她面子了,她竟然還敢拒絕?

    那時廚師只是說幾句狠話,但是他也不敢真做什麼,讓倆人的關系發生質變的,就在劉菲出去上網的那個晚上。

    廚師就在學校附近租房住,跟人擼串喝了個酩酊大醉,回家的時候看到劉菲翻牆。

    原本是無意下手,可看到四下無人月黑風高,後面就是小樹林,廚師內心邪惡念頭瘋狂滋生,好多人都是這樣,平時有賊心沒賊膽,但是喝點酒又有了犯案條件,直接就獸化了。

    廚師從後襲擊,打暈了劉菲,給她拖到小樹林里,把人家姑娘頭套上後,就

    廚師說完這些捂著臉,痛哭。

    “警察同志我知道錯了,她要多少錢我給行嗎?我家里還有老母親我母親不能沒有我啊,要不你們問問她要多少錢,她不就是個賣的嗎?又不是雛兒,給點錢就完事兒了。”

    面對著廚師如此恬不知恥的說法,專案組也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是法盲吧?

    “對了,我還看了個報紙說,75%強x過女性的男性,從未受過法律懲處,您看有75%的人都沒受到處罰,我這還只是跟一個非c的歌廳女玩玩,我怎麼也不該是那百分之25吧?”

    不愧是高校廚子,人家平時還看看報紙雜志呢,這道理講得一套一套的,可惜

    “天還沒黑,做什麼白日夢?甭管受害人是什麼工,都與你要面臨的懲罰無關,你那75%的數據哪里來的我們不知道,但可以說非常不靠譜。你現在不僅是強x更涉嫌故意殺人,受害者因你造成嚴重的傷害,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這些基本法律常識你不懂嗎?受害人因你的殘忍虐待,導致了盆部嚴重損傷,醫生說就算是恢復好了,也會功能障礙”

    對一個女人來說,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殘忍的?

    經手這個案子的人無不為這種惡行感到憤怒,只為自己尋求一時的刺激,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理天理法理全都不能容!

    而且這個案子造成的影響極為惡劣,在網絡上已經引發了恐慌,造成這一切的惡魔竟然想用錢平事,理由是,對方是歌廳出來的?

    可是听聞嚴重殘疾這四個後,廚子的反應卻是眼楮圓瞪嘴巴大張,“冤枉啊!我只跟她整了一次,才不到五分鐘我有點緊張,發揮的不好,提上褲子就跑了,我可沒做其他的啊!”

    芊默這時跟劉教授已經來到了監控室,倆人目睹里面的審訊直播。

    老錢見抓到嫌疑人,感覺身子都不疼了,指著屏幕義憤填膺。

    “這家伙還挺嘴硬的,他是想蒙混過關?”

    芊默進來已經有幾分鐘了,她一直盯著廚子的表情,對這家伙的性格也有了基本判斷。

    羅多多跟芊默是前後腳的進來,芊默盯著廚子的微表情時,多多也在觀察廚子。

    “你們倆怎麼看?”劉教授問芊默和多多。

    芊默搖頭,“我覺得他說的是真話,多多,你呢?”

    多多低頭,五秒後抬頭,臉上表情已經換成一幅驚嚇狀,眼珠都快瞪得掉下來了。

    “我只是約了個貴炮,怎麼就要判刑了?我沒傷人!”

    說完跪在地上捂著臉大哭,“不是我啊,媽媽救我”

    還是個媽寶男!

    這里面劉教授和芊默已經見過多多的特殊本事,都有了心理準備,老錢等人沒見過,讓她嚇了一跳。

    好好一個大閨女,說瘋就瘋啊!

    芊默打了個響指。

    多多一咕嚕爬起來了。

    起來了

    拍拍身上的土,擦掉臉上的淚,揉揉眼楮,滿臉委屈。

    “完了,我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