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41章力不從心(感謝狼小顏+更)

第341章力不從心(感謝狼小顏+更)

    芊默的聲音透過門板傳來,不死鳥覺得臉好痛!

    “外面那幾個听牆角的,限你們三秒內撤離!”芊默的聲音里已有壓抑不住的怒火。

    不死鳥等人快速撤離。

    老大,不是兄弟們不幫你啊。

    嫂子不是生氣的人,嫂子生氣起來不是人啊,這是噴火母霸王龍!

    芊默咆哮,于昶默敞懷的病號服下,能夠看到腹部包裹的白色紗布,師傅說差一點就要傷到脾髒了,還好是有驚無險。

    外人只看到他年紀輕輕身居要職,誰看到軍功章背後的血色拼搏?

    小黑已經做好了被噴的準備,可見芊默不說話了,眼圈一點點紅了,心里一著急就想下床去擁抱她。

    “躺好了,敢動!”芊默吼他,他馬上僵硬。

    好呢好呢,不動。

    “拿來!”芊默伸手,小黑不明白,疑惑。

    “辣椒!”

    哦,這個啊。小黑從被窩里把自己吃一口的辣椒遞出來。

    這是他們隊里每個人都隨身帶著的“寶貝”。

    比不上魔鬼辣,但也能辣得人“神清氣爽”,奇辣無比,普通人舔一口鼻涕眼淚都能一起下來,小黑他們帶這個是有時候需要熬夜戰,用這個提神效果極好。

    小黑稍微吃了點這個,讓自己看起來面色紅潤,之前因為傷了元氣氣色看起來不好,怕芊默擔心。

    沒想到芊默來得如此快,被抓了個正著

    “受傷不告訴我,還敢帶著傷吃辣椒,你心里有沒有我?你有沒有把我當成你最重要的人?”

    芊默說完把一小根辣椒都放在嘴里,小黑嚇得趕緊沖過去,再想從她嘴里把東西拿出來已經晚了,她好像已經嚼了。

    這玩意平時只能吃一小口,對不能吃辣的人來說舔一口都要命。

    芊默吃了一整根!

    “快快,水——不,喝牛奶!”于昶默就怕她辣壞了。

    芊默就覺得嘴里好像有什麼炸開了,然後眼淚鼻涕一股腦地往外冒,嘴里隨時都能噴火,眼淚嘩嘩往下掉,小黑趕緊遞給她牛奶,被芊默甩出去,杯子粉碎。

    “你這個混蛋!”

    她哭成了淚人,辣椒讓她的嗓子有些沙啞,掩飾了決堤的情緒。

    “受傷為什麼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我?為什麼要等到現在才來找我?為什麼吃辣椒!!!”

    于昶默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平時見慣了她的吳儂軟語不緊不慢,哪里見過發飆的她。

    “我本來也沒想告訴你”

    是他母親知道後過來看他找的芊默,小黑的意思是再等兩天,等他臉色沒那麼難看。

    就怕她傷心,結果還是讓她難過了。

    “你混蛋!你混蛋!”芊默一連說了兩個混蛋,臉色的淚根本止不住。

    辣椒有了讓她肆意宣泄淚水的借口。

    這一刻她心里有千萬種復雜情緒,有著急心疼憤怒還有無助。

    倆人相戀幾個月,幾乎每個月他都在受傷,芊默看到他腹部纏繞的紗布心就一陣陣抽痛。

    那一晚,她與他擦肩而過,相逢應不識。

    她曾以為那就是最悲慘的一種情緒。

    可是此刻他躺在床上,纏著紗布帶著傷,為了讓她不難過寧願吃辣椒弄一個假的好氣色,芊默更痛了。

    原來最可怕的,不是擦肩而過卻不能相認。

    而是擦肩而過的瞬間便是永恆。

    他這樣的工,她很擔心下一秒會見不到他。

    “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沒事嗎?也不是多大的傷,你看著紗布嚇人,其實都是皮外傷的。”于昶默看她一直哭,便握著她的手,在她半推半就下拽她坐在自己的床上,手一直緊握著她的。

    “如果只是皮外傷,為什麼不馬上告訴我?你自己說,這已經是第幾次了?”

    芊默不依不饒,淚雨如注。

    于昶默不斷地安撫和道歉,可這並不能阻止她的難受。

    小黑一看她哭就覺得渾身都不得勁,比受傷還難受。

    遇到她是想給她一個遮風擋雨的天堂,結果她的眼淚卻全是因他而起。

    “你可不可以轉業?不要做這個了不好嗎?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芊默哭著說。

    她可以克服聚少離多,可以克服每次見面都是匆匆,但她真的很難克服他受傷。

    這樣高危的職業讓她極度匱乏安全感,就怕哪天一面成永恆,只能在夢里去回味他的溫柔,太殘忍。

    他可以給她全世界,只有這個,他沒辦法承諾。

    于昶默抿緊嘴角,隔了好幾秒才說,“下次放假,帶你旅游去”

    “我不要旅游!”

    “買一整套的蘿卜丁給你。”

    “不要!”

    “我的大g給你開。”這是除了她和家人以外,他最喜歡的東西。

    芊默氣得伸出雙手一邊一個扯著他的俊臉,拽成一個餅狀。“你那破車丑得跟什麼似得,白給我都不要,你還敢拿那玩意敷衍我?”

    “你明不明白,我只要你只要你!”

    只有他是她願意傾盡全部去擁有的。

    小黑為難地垂下頭,“肚子受傷了要不你坐上來?”

    他現在起不來啊,對未婚妻的“要求”有些力不從心呢。

    芊默吐血,“你是白痴嗎?!誰說的那個,我要的是你這個人!”

    “再給我幾年時間好不好?”于昶默帶著懇求地看著她。

    “我一秒也不願意等,你是想要工還是——”

    她頓住,不行,她要是讓他在工和自己之間二選一,豈不是太庸俗?

    “算了,這個問題等你病好了以後再說,你現在快點躺下。”她強忍心底悲傷。

    醫生剛好進來查房,這個話題就此打住,芊默仔細跟醫生詢問了他的病情,得知情況已經穩住,他這次算是有驚無險,也不會有後遺癥。

    芊默這才松一口氣。

    醫生走後小黑想要跟她談談,芊默卻已經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看著他躺好,她就坐在他邊上,他吃了藥後困意襲來,沒一會就睡了。

    芊默一直沒有松開握著他的手。

    前世她生病的時候,他也是這樣照顧的她,就算她睡著也能感到有人握著她的手,現在她用同等的待遇對待他,看著他疲憊的睡顏,芊默的鼻子又酸了。

    有些想哭。

    如果軍功章需要用戰士的鮮血換,她寧願他不做那個萬人敬仰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