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45章一眼看穿

第345章一眼看穿

    “老二,你不會暈血吧?”路老大發現芊默面色蒼白出冷汗,這是典型的暈血癥狀。

    “我沒關系。”

    芊默不想讓人發現她的暈血癥,血液恐懼癥又叫愛爾式綜合征,跟膽無關,算是一種心理問題,跟黑前段時間的愛之恐懼癥有些類似,都是特殊環境下產生的精神障礙。

    這幾次的惡性案件讓她及時發現了她的暈血癥比想的還要嚴重,但芊默不想把弱點暴露出來,哪怕是室友也不想讓她們知道。

    路老大把手探向了箱子,她在血淋淋的貓頭邊上看到一張紙條。

    打開,上面就一行字︰

    回家,不回下一個就是你

    字全都是從報紙上剪下來的,粘貼成一幅字,上面還有鮮血淋淋痕跡,被貓的血染得斑駁不堪,拿在手上自帶恐怖效果。

    路老大地把東西扔到樓道里。

    麻油跑過去找教導員說明情況,屋里只有芊默和扔箱子回來的路老大,路老大看著芊默,眼神深邃。

    “紙給我看一眼。”芊默忍著難受看了眼紙條。

    “老二,凶手為什麼會盯上你?”

    路老大問。

    黑抓到珍珠蠍的事兒對外保密,所以眾人還以為凶手還在逍遙法外。

    芊默閉上眼,在腦子里消化紙條上的信息。

    她師傅給她的關于筆跡心理學的資料全都用不上了,對方很懂套路,沒有用筆寫字,全都是剪報,芊默在腦中稍微過了一遍,心里已經有數了。

    “這不是凶手發來的,另有其人。”

    “不是凶手?”

    路老大還想再問問,麻油領著教導員過來了,敢往警校送這玩意,還是頂風案,這事兒太嚴重了。

    芊默跟著教導員去了辦公室,路老大目送著她的背影,雙手緊握成拳,麻油拍著砰砰亂跳的心髒。

    “艾瑪,不會是那個深夜色魔盯上咱們老二了吧?老大啊,咱這幾天可別分開,老二在哪兒咱們就在哪兒,人多力量大,眾人拾柴火焰高,保護老二的節操。”

    說完還用手比了個ra的手勢,“老大,你說是吧?咱們寢室四朵花同生共死!”

    平時最義氣的路老大卻沒說話,木怔怔地站在那,麻油以為她是嚇到了,用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姐妹兒保護你——”

    “別踫我!”路老大甩開麻油的手,麻油愣在原地,剛那一瞬間,她感受到了殺氣?

    “抱歉,麻油我最近心情不太好。”路老大說完冷著臉走了。

    珍珠蠍,要是他敢動老二一根頭發絲,她就把他剁碎了喂狗——路老大在心里暗道。

    麻油站在原地,這屋子里只剩她一個,此時的她眼里青澀不在,只有一片深邃。

    這寢室就要這麼變天了嗎?

    芊默跟著教導員進了辦公室,中隊長、劉教授、以及學校相關人員在五分鐘內陸陸續續都到了。

    “陳芊默同學,你有的罪過什麼人嗎?”中隊長關切地問。

    “有困難要及時跟學校反映。”劉教授開口。

    芊默環顧,在校領導的眼里,她看到了關切。

    這些平日里在學生眼里嚴肅,甚至是不近人情的“冷血魔鬼”們,此時充滿了溫暖,在出問題的時候,學校是她的保護傘,為學生遮風擋雨。

    “我不確定是不是我得罪的人。”

    “不確定?那有沒有可能是那個案子還有凶手?”

    劉教授眉頭打結。

    雖然廚師跟珍珠蠍都已經落,但是辦案人員這兩天又有新發現,第二起案子那個差點被拽上車的女生再次回憶起一個細節,跑到警局說,那倆人拽她上車時,她奮力咬了其中一個人的手,咬破了。

    所以才掙脫。

    但是珍珠蠍和廚子手上並沒有傷,所以說第一起案子和第二起拖拽是不同人做的。

    劉教授懷疑給芊默郵寄死貓的是第二伙人。

    芊默自信道,“我看了整個案件的資料,第二起案子拽女孩上車的那個,看起來的確跟第一起惡性案件不同,但我覺得跟這個郵寄貓的不是一個人,如果真是凶手,他是絕對不會把自己的指紋留在信上的。”

    眾人趕緊查看信件,果然在上面看到了一個帶著血的指紋。

    “這麼粗糙的方式,不是凶手會做的,他不會這麼無知犯下這種事,雖然隨便懷疑人不好,但是我希望能夠重點排查一個人”

    芊默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個人。

    “誰?”劉教授追問。

    芊默尷尬地笑笑,“因為我只是猜想,也沒有確切的證據,所以我暫時不說她是誰,等我取得確切的證據後再說,總之,這件事跟之前的惡性案件沒關,就當是個惡劇吧”

    好巧哦,前世有人對她做過類似的事兒呢,很容易就想到了——當壞人都當不好,還得留個大指紋印子,這種傻到冒氣的行為,除了甄妮,還會有誰?

    “是我們學校學生做的嗎?!”中隊長聲大如雷。

    “不是,我們學校沒有這種敗類。”

    “那你知道,這個人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針對你嗎?”劉教授追問。

    芊默幽幽地看向窗外。

    其實她很想說,天生麗質難自棄,長得太美,走哪兒都自帶拉仇恨的光芒,這事兒能怪她嗎?

    這種臭不要臉的話,自己心里鳥悄想想也就算了。

    “在找到實際證據前,我不敢妄下結論,不過如果發這個惡劇的人真是我心中所想之人,我有個不情之請,希望能得到劉教授的成全”

    芊默知道,自己現在已經站在風口浪尖上了。

    就算她想低調,這個威脅血書也讓她的平靜不復存在,這種因為個人恩怨造成不好影響的,就算她是受害人,處理不好依然會給學校留下一個惹是生非的印象。

    所以芊默決定,反殺。

    就利用這封血書,搞一波事情,擺脫掉自己招黑體質的印象,還能順勢幫第一個受害人劉菲做點事兒。

    危機公關是每一個&bss都必須要掌握的技能,芊默有前世經商的經驗,對這些突發狀況的處理也自有一套。

    她想到的辦法就是,禍水東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