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47章小哥哥你有沒有搞錯哦

第347章小哥哥你有沒有搞錯哦

    芊默一看到這血淋淋的玩意,第一反應就是甄妮。

    那只無辜的貓已經被芊默在回來的路上埋了。

    甄妮這種性格已經是病態了,芊默雖然跟校方提出保護她的要求,但她要一勞永逸地解決甄妮這個禍害。

    等案子解決了,芊默決定跟甄妮的父親甄卡見一面,甄妮這種情況已經不適合繼續讀書了,最好退學,找個好一點的精神科醫生進行心理干涉。

    甄妮的情況在芊默看來,已經形成人格偏離了,如果不加以干涉就很危險。

    她才沒有那個精力把時間浪費在跟精神病患者糾纏上。

    帶著這樣的想法,芊默進入了夢鄉,路老大一夜未眠到天明。

    轉天,甄妮破天荒早起,穿戴整齊還涂了個淺色唇膏,早早地守著校門口,翹首以盼。

    警校的隊伍跑過來了,甄妮心跳如鼓。

    芊默把她當空氣,她對芊默卻時刻注意,沒事兒就溜達到隔壁論壇上看看,就連芊默被選為區長的事兒她都知道,芊默在哪個系,芊默平時都做了什麼,她都有關注。

    算好了陳芊默今天會收到那箱子“禮物”,她很緊張陳芊默的反應。

    會不會已經嚇回q市了?

    如果能嚇陳芊默病兩天也是好的啊。

    是的,正如芊默預料的那般,給芊默郵寄死貓的,不是別人正是甄妮。

    甄妮對芊默的怨恨猶如大壩泄洪,那嫉妒的念頭已經沖破一切道德束縛沖破雲霄,三天前芊默到她學校的事兒,再次惹惱了甄妮。

    男神默哥喜歡她,追她的男人也喜歡她,陳芊默欺人太甚!

    芊默在醫院陪著黑的時候,甄妮氣得兩宿沒睡覺。

    昨天上午出去散心,看到有只貓被車撞了,尸體攤在路上,甄妮靈光一現。

    已經是死貓了,那就不在乎再死得狠一點

    她本意就是嚇芊默,給自己出氣。

    剛好最近鬧“保研林之魔”的案子,凶手到現在也沒什麼眉目,她弄一只死貓過去也沒人會發現她的。

    陳芊默一定不會想到她的,她就嚇唬一下甄妮對自己的智商十分有信心。

    她正胡亂地想著,就見那邊警校晨跑的隊伍已經過來了,甄妮趕緊抻著脖子看,陳芊默所在的系來了,沒看到陳芊默!

    這是病了,還是嚇傻了?甭管怎樣,陳芊默不好,甄妮便是晴天。

    神清氣爽渾身舒暢,甄妮對著早晨的太陽微笑,美好的一天開始了。

    甄妮一回頭,就見身後站著倆高個男人,直勾勾地看著她,果然,她的美足以讓世界瘋狂。

    “你是甄妮?”

    “你們是?”收情書什麼的就算了,她心里只有默哥哥。

    倆男人掏出證件遞到她眼前,“我們是市局的,現在懷疑你涉嫌虐待動物恐嚇他人,請你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啊!”甄妮捂著嘴退後好幾步,“哥哥你們會不會搞錯了?我長得這麼好看,我怎麼能做這種事?”

    辦案民警面毫無表情,此人行動詭異動浮夸,確實有重大嫌疑。

    回去一比對指紋,實錘了。

    是她,就是她。

    就連民警哥哥都無語了,真沒見過這麼笨的,給人郵寄恐嚇信還按個手印?

    她是怕別人找不到她是嗎?

    甄妮對自己犯下的事兒供認不諱,她一直哭一直哭,哭沒了人家兩包00抽的紙抽,哭得審訊人員一直給她倒水真怕哭脫水了啊。

    辦案人員也好奇啊,這種留下血手印的嫌疑人實在是太少見了,不問問她為啥這麼傻都對不起好奇心呢。

    這一問,眾人也無語了。

    原來甄妮以為,陳芊默就是想破頭也不會猜到是她,畢竟倆人只是高中同學,平時也沒有聯系,又沒有太明顯的沖突,還不是一個學校的,陳芊默怎麼可能知道?

    芊默不僅知道,而且一看手印就知道是她,這種前世今生犯同一個錯誤的傻瓜真是不多,萌萌噠呢。

    問及甄妮跟芊默對的原因,甄妮咬牙切齒。

    “她是綠茶婊!她是白蓮花!她是那惡毒的女配!她是拆散有情人的心機女!”

    “比如?具體?”

    “她搶了我男人!”

    “怎麼搶的?”

    “”

    甄妮說不出來了。

    支支吾吾,在辦案人員再三催促下,斷斷續續說了幾件事兒。

    然後不傻的人都听出來了。

    哦

    暗戀別人的男人不成功,搞破壞又不成功,看人家長得好看來氣,氣得一宿宿睡不著。

    芊默到底哪里綠茶哪里白蓮哪里惡毒了,眾人沒看出來,倒是看出一件事兒。

    “通知她的家人,以及最好帶她看看精神科。”嫉妒的女人是魔鬼啊,智商不存在也就算了,還偏激呢。

    甄妮落後,除了抹黑芊默不成功暴露智商之外,還供出了一個信息。

    原來那天校門口黑車拽學生的事兒,她也看到了。

    她就在案發現場,只是出于對那個女生的嫉妒是的,那個女生也比她漂亮比她好看,也是甄妮口中的“白蓮花”“綠茶婊”,那伙人都帶著口罩,但女生拼命掙扎時拽掉了一個人的口罩,甄妮看清了。

    那女生太著急跑,不敢回頭看,報案後也沒提供什麼有效的信息。

    出于對“綠茶婊”的厭惡,以及怕報告被壞人報復,甄妮沒有及時報告。

    這會被抓到了才交代出來。

    根據甄妮的回憶,警方拼出了嫌疑人的長相,甄妮別的地方挺二百五,記人還是不錯的,根據她提供的線索,警方只用了半天不到就找到了第二起案件的真凶。

    經核實,這一伙一共三人,住在距離這邊不算太遠,都是無業游民,平時游手好閑打游戲吹牛不工啃老。

    抓到了一個,另外倆也落了,結果真讓人意外,這三人當天喝了點酒,酒後吹牛說附近有那什麼案發生了,借著酒勁兒想要過來抓凶拿賞金。

    結果沒看到真凶,到這邊看到個女學生落單了挺好看,就想調戲一番,女學生奮力反抗,這些酒後狂徒越發沒了分寸,差點釀成大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