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49章給力的婆婆

第349章給力的婆婆

    這尖銳的聲音讓芊默覺得似曾相識,抬頭一看,一張酷似甄妮的老臉近在咫尺,做了亮紫色美甲的爪子卷著風呼嘯而來。

    這不就是甄妮的母親,璩雪,老雪花?

    芊默跟這對奇葩的母女八字反沖,上來一言不合就打人。

    芊默往後一跳,躲過了老雪花的紫色魔爪。

    老雪花再接再厲,又以一招黑山老妖抓人式,撲向芊默。

    嘴里還念念有詞。

    “你這個可惡的女人,自己不會下蛋,還霸著我閨女的位置,這我們都不怪你了,你還敢坑我閨女,我讓你坑,我讓你坑!”

    老雪花氣得已經忘了這是什麼地方了,在警局門口公然打人。

    芊默左躲右閃的,心說她在學校一周上一次的搏擊課還真有效耶,閃避大幅提升呢。

    老雪花連著撲兩下沒打到,正想再下手,手抬到半空中被抓住了。

    一股強有力的力量從身後制止了她,璩雪回頭一看,陳萌一身筆挺的制服站在她身後,邊上跟著好幾個隨行人員。

    芊默一看到師傅來了,眼楮都亮了。

    璩雪一看到是老冤家來了,她年輕時跟陳萌搶男人——也不算是搶,就是單戀二爺,後又被陳萌虐到渣都不剩,見到陳萌本能地仇恨。

    可一想到陳萌的身份,還有她家可憐的女兒

    芊默眼見著璩雪的臉在短時間內快速變了好幾番,先是仇恨再到隱忍,然後痛苦糾結,最後是堆起一臉假笑,看得芊默直呼過癮。

    她的微表情絕活遇到老雪花,分分鐘沒有用武之地啊,這變臉的速度,不去海底撈兼職表演變臉真是委屈了人才呢。

    芊默叫了句師傅,便乖乖退到陳萌身後,有家長在,她不能太出風頭。

    “這不是她姨嗎,真是巧了。”璩雪咬著後槽牙才說出這句寒暄,內心人仰天淚流。歲月是一把無情地刻刀,逼迫著她這般純情的女人變得圓滑,明明那麼討厭陳萌,恨不得抽筋扒皮,卻還要說出這般“熱攏”的寒暄。

    “大庭廣眾毆打警校生,璩雪,你想干什麼?”陳萌一點面子都不給。

    臉上寫滿了幾個大字︰跟你不熟。

    璩雪差點沒把自己的烤瓷牙咬碎了,哎呀,陳萌這個惡女太不善良了,她都屈尊跟她打招呼了,她竟然這麼對自己,嚶嚶嚶

    “我女兒跟這邊有點誤會,我過來看看,她姨,你是管這個的,你一定要把我可憐的閨女放出來,她是無辜的,都是這個——她!她害了我閨女!”

    璩雪指向陳萌身後的芊默,芊默看熱鬧正high,突然被卷進來,還有點無辜呢。

    “甄妮的事我已經了解過情況了,她散播謠言造成極壞的社會影響,以及威脅他人,現在是依法對她進行行政拘留,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沒有任何人讓她做這些。”

    陳萌鏗鏘有力,璩雪突然嚎啕大哭。

    “這~麼~多~年~的~交情~你為什麼要對我們娘倆,趕~盡~殺~絕~”

    芊默被這晃悠悠的聲音刺激的一身雞皮疙瘩,原以為甄妮動不動就來這麼兩句已經很要命了,今天看到甄妮升級版老雪花,真刺激。

    陳萌醞釀了下情緒,跟璩雪交手這麼多年,她早就習慣了璩雪的這特殊聲波,“不~行~呀~”

    “噗!”

    陳萌身後的隨行人員都樂了,芊默也忍俊不禁。

    陳萌帶領眾人浩浩蕩蕩地進警局,無視身後暗自飲泣的老雪花。

    芊默問陳萌。

    “師傅,您怎麼會來?”

    “我今天開會回來路過這,想到這里有我一位老友,順便過來看看。”陳萌和藹,“你為什麼會在這?”

    芊默如實回答,“我來跟進那個案子,順便看看老錢。”

    老錢不讓她們喊領導,一律叫老錢。

    “你也是來看他?”陳萌要看的故人也是他。

    雖然陳萌身居高位,但早些年她還是新人時,跟老錢合過,這麼多年,陳萌一升再升,老錢卻一直留在基層,但這並不妨礙倆人的友誼。

    芊默看到師傅手里拎著一兜子藥,都是給老錢的。

    “哦,這個是你太姥姥給老錢開的藥,老太太是個老中醫。”

    陳萌知道老錢得了晚期,便求她姥姥準備一些緩解病痛的草藥,不能根治,只求減輕老錢的痛苦。

    太姥姥啊!芊默想起來了,黑說過,他有一個相當厲害的太姥姥,算起來應該九十歲左右了,還能頭腦清晰地給人看病偶爾還能算命,真是了不起的人。

    不過芊默也注意到一個細節,璩雪管自己叫“不會下蛋的雞”,那天甄妮也是這麼叫自己,這是為什麼呢?

    這娘倆一路說著往里走,身後的璩雪忍了又忍,最後忍不住了,終于咆哮出自己內心埋藏了好幾個月的“驚天大秘密”。

    “陳萌,你別被這個丫頭給騙了,她就是個不會下蛋的雞,你們要真把她娶回去,二爺家的香火就斷了!”

    是的,她說了!璩雪握拳,為正義而戰,雪花,棒棒噠!

    芊默眉頭一皺,“你憑什麼這麼說?”

    她的身體前世的確不容易懷孕,好不容易有了一個還流產了。

    今生她跟黑確立關系前,特意去醫院仔細查看了一番。

    身體十分健康,檢查報告增加了芊默跟黑在一起的決心。

    “你九月底是不是在q市第一醫院內分泌科做了檢查?我告訴你,檢查結果出問題了,你身體有病,你——”璩雪一吐為快。

    芊默臉色一變,這些事兒她自己做的,璩雪怎麼會知道?

    “夠了!”陳萌面如寒霜,她給邊上隨從一個眼色,這些人都快步往里走,假裝什麼都沒听到。

    陳局的家務事,容不得外人多听。

    “璩雪,你不要滿嘴噴糞,我們家的事兒輪不到你來管,我們家的孩子,也用不著你多話。”陳萌制止璩雪。

    “可是她分明就是——”

    璩雪不甘心,她醞釀了這麼久的“大陰謀”,就是想在關鍵時刻坑陳芊默一下,給自己閨女爭取上位機會。

    可是陳萌為什麼表現得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

    之前不讓甄妮把芊默身體有毛病的事兒捅出去,就是想等芊默嫁過去後,再捅出來讓于家休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