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50章不甘心也不好使

第350章不甘心也不好使

    璩雪覺得女兒“不慎”有了案底,以後想進于家大門肯定過不了政審,既然她女兒得不到,別人也休想!

    一不做二不休把芊默的體檢報告說了出來。

    “陳萌,你被她騙了,她不能生孩子!”

    陳萌掰掰手指,她已經好久沒打人了——低頭一看身上的制服,還不能動手,有點遺憾呢。

    “她怎樣?我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我們家的二兒媳婦就只有陳芊默一個人,你那閨女給她提鞋都不配,我限你三秒內滾出我們娘倆的視線,不滾心我——”

    芊默原本對璩雪的話不相信,可是當璩雪準確地說出她檢查醫院和科室時,芊默心猛地一沉。

    “陳萌,你自持聰明,可你到老了怎麼糊涂了?千挑萬選給兒子找媳婦,找了一圈,我們家甄妮那麼好的姑娘你看不上,偏偏挑了這麼個不會下蛋的雞,哈哈!”璩雪口不擇言。

    陳萌把手指掰出響聲,從年輕時就被她打得不輕的老雪花蹬蹬退後幾步,不敢上前了。

    陳萌挽起芊默的手,發現這孩子手冰涼,疼惜地拍了又拍,“這是穿少了啊,中午到我那,我早晨煲了湯,暖和暖和。”

    “師傅,我——”芊默被璩雪的話說得方寸大亂。

    “你明天不是有時間嗎,陪我出息個拍賣會,我看目錄上有個鐲子相當好,你手能帶進去。”

    啥?璩雪下巴都要掉了。

    不,她不服!

    她不是已經揭穿了陳芊默“卑微”的秘密嗎?

    為什麼陳萌不趕緊帶著這只不會下蛋的雞去醫院檢查?檢查完了踹掉?

    “我們家選什麼樣的兒媳婦,跟你一毛錢關系沒有,還有,別一口一個**雞,你以為你是誰,花木蘭?唧唧復唧唧?”

    “你不在乎嗎?你不知道她——”璩雪見陳萌光懟自己,對陳芊默一點反應沒有,甚至對她提供的“重大情報”不屑一顧,大驚失色。

    這世上怎會有不在乎子嗣的婆婆?

    還買什麼鐲子啊,都不能生孩子了,還有必要投資嗎?

    “拍賣會結束了你晚上就住我那,你師公出差去了,我領著你**,泡完溫泉去做臉,還有——”陳萌話鋒一轉,璩雪面帶得意。

    對嘛對嘛,趕緊說檢查身體的事兒啊,怎麼會有婆婆不在乎子嗣?

    “你這身手也太弱了,就這種垃圾,一腳就能踹飛,你竟只會躲?後天周末你就跟著我,我教你幾招女子必殺技,以後她和她內個招人煩惹人厭的女兒再出來煩你,你直接踹飛。”

    陳萌看著璩雪,誰招人煩,不言而喻。

    在老雪花嘔血的眼神下,陳萌帶著心情復雜的芊默揚長而去,走遠了芊默才出聲。

    “師傅,她說的——”

    “她的目的就是離間你我,越是這種時刻越要冷靜,對手想要氣你,你動了情緒,那你就輸了,這種最基本的道理,我難道沒有教過你?”

    芊默噤聲不語,她覺得自己喉嚨很干,好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可是她如果說的是真的”

    這是芊默到目前為止最怕的事兒,她很難不去在意。

    “真的又如何?這年頭得病的人多了去了,老錢都晚期了依然每天樂觀,你這才多大點事兒,至于讓人打擊的話都不知道回?下次再有這種情況,直接撕她嘴,只要不穿制服,你隨便怎麼揍。”

    陳萌今天要不是穿著制服,真能揍璩雪,年輕時沒少揍。

    “可是如果我不能生育,那怎麼辦”

    芊默心亂如麻,她記得師傅有幾次聊天時就已經透露出很期待能夠看到寶寶,周圍鄰居都有孫子或是外孫子,師傅很羨慕。

    “大清早就亡了,咱家又沒有皇位要繼承,有孩子挺好,沒有也不能強求,能治就治,不能治將來你們願意要一個就領養,不願意要就過二人世界,那麼多不孕不育的不一樣過的好好的嗎?”

    陳萌停下嘆了口氣,為一個母親,听到這種消息多多少少會有些失落,但她更多的是心疼芊默。

    這孩子那麼要強,這事兒對她的打擊肯定特別大。

    “可是我”芊默覺得心像是裂開了。

    陳萌挑眉,“你要是敢對我說,你打算把黑讓給別人,或是說什麼狗血分手之類的,我就一巴掌抽過去,打到你腦子里的水出去為止。”

    事到如今,陳萌也不瞞著噎著了,拽著芊默說掏心窩子的話。

    “哎,你是覺得,我天天跟中年婦女似得,催婚催娃什麼的,肯定是我特別喜歡孫子是吧?”

    芊默淚眼汪汪地看著她,難道不是?

    “才沒有呢,我吧,我怎麼跟你說呢,催婚催娃這種事兒別的家長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于我而言呢,就像康家庭的敗家媳婦買個驢牌的包。”

    這跳躍的腦洞,芊默差點跟不上節奏,說生娃呢,扯什麼驢牌包?

    “一個驢牌包幾萬吧,對康家庭來說不便宜,可你說它有多好看也不至于,渾身都是lg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拿啥,可為什麼那麼多人都買呢?從眾心理啊,這事兒就跟催娃催婚一樣,別人都拿這玩意,你不拿一個,覺得少點啥,別人都那麼催孩子,我不跟著催幾句,多無聊啊。”

    說白了,跟著起哄。

    “孩子就是你們倆的事兒,我還是之前那個態度,你倆過日子跟我們沒關,你倆研究去吧——不過,我問你一句,你別多想啊,你到底什麼毛病?我看看我認不認識醫生。”

    陳萌說話心翼翼,就怕哪句觸踫到芊默的自尊。

    芊默沮喪地說出一個病名,她還以為自己已經好了,想不到檢測報告被璩雪母女做了手腳。

    咦,師傅怎麼是這個表情?芊默看陳萌,師傅挑眉了?

    陳萌拍了拍芊默的手,“沒事兒,別忘心里去了,這不叫事兒,寒假時讓黑陪著你去趟石洲,找你太姥姥,哦,我忘了告訴你了,你太姥姥是這方面的專家,手里握著治療這個的秘方,只是這些年歲數大了不願意出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