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58章抱抱舉高高(感謝Melody_辰辰+更)

第358章抱抱舉高高(感謝Melody_辰辰+更)

    這燙手山芋扔不掉了,芊默跟小黑商量了下,實在沒辦法就給穆菲菲接到帝都,在找個護工看著她,就在芊默學校附近小黑那套房子住下,芊默跟學校申請特殊情況,每天回去瞅她一眼。

    芊默心說母女一場,她做到這一步也是仁至義盡了,穆菲菲要是再死,不吃飯絕食什麼的,人要是死了也怪不得她了。

    結果,穆菲菲再次身體力行地詮釋了什麼是旺盛的生命力,自從芊默每天過來看她後,她好了。

    一開始能吃一碗粥,後來吃兩碗,後來一頓飯吃三個大包子,還的是純肉餡的。

    半個月不到,生龍活虎的,每天吃了飯就要搬著小凳子坐在樓下乖巧地等“小姐姐”過來,芊默要是不過來,她就鬧情緒,人家好了以後鬧情緒還不絕食了呢,她劃鄰居的車。

    芊默第一次接到鄰居打電話時,整個人都要炸裂了,回去差點沒給穆菲菲掐死,穆菲菲委屈地對手指。

    “人家真的很想小姐姐哎”

    不,你的“小姐姐”並不想你,還朝你扔出一坨屎——芊默心里是這麼吐槽的,臉上也是冷冷的。

    如果不是邊上還站著等著賠償的鄰居,芊默差點就信了!

    處理好賠償款,芊默又再三給人道歉,鄰居看著芊默終究忍不住道,“小姑娘,我看你家出入大g,條件應該也挺好的,只是再有錢也不能不管父母哦,既然你母親存在智力障礙,就不要讓她隨便出來的呀~”

    這是個南方人,說話帶著特殊的口音。

    芊默又是一通道歉,送走了那人後,又請照顧穆菲菲的護工出去買菜,把門反鎖上,對著正在看天線寶寶的穆菲菲一通咆哮。

    “你夠了沒有!”

    穆菲菲黑白分明的眼看著她,一邊看一邊往嘴里塞旺仔小饅頭。

    “吃?”穆菲菲糾結地從嘴里把自己吃了一半沾著口水的小饅頭遞給芊默。

    芊默拍掉,這家伙把她的生活擾得一團糟,她自己卻悠哉地吃小饅頭看天線寶寶?

    “你為什麼畫別人的車?還好你畫的是雪佛蘭我是不是該謝謝你放過邊上的邁巴赫?!”

    穆菲菲看著她,兩秒後綻放一個大大笑臉,“不客氣!”

    說完還眼巴巴等著芊默表揚她。

    之前小姐姐有教過哦,別人對她說謝謝,她要說不客氣呢。

    芊默簡直要氣冒煙了。

    “穆菲菲你是故意的嗎?你是不是為了逃避法律制裁故意裝傻?你是——”

    她在這氣得不行,一扭頭,看到穆菲菲一手抓她的小饅頭,一邊在那轉圈,學著電視里的天線寶寶。

    “拉拉穿裙兒~拉拉是個女生!”

    拉拉個屁!給她揍得四處拉!芊默覺得自己最近越發暴躁了。

    若是別人一把年紀裝可愛必然會很惡心,但穆菲菲顏值高,不化妖嬈的妝,素面朝天再穿一套卡通運動服,尋常人看起來還是挺可愛的。

    但,再可愛對芊默來說,這也是惡心的人。

    意識到自己跟傻子生氣,芊默長舒一口氣,坐在沙發上拿著計算器算賬。

    耳畔是天線寶寶那低幼卡通的聲音,伴隨著穆菲菲吃零食的聲音,芊默的血壓隨著她計算器上的數字一路飆升。

    請護工,一個月3500。

    穆菲菲日常飯費開銷︰1500。

    穆菲菲吃零食買衣服︰2000。

    穆菲菲把人車給畫了6000!

    自從穆菲菲從醫院出來,這個月1萬多進去了。

    護工是她從q市帶過來的,價格相對便宜點,這要是按著帝都的物價走,工資還要翻,芊默管吃管住,並把這套房子其中的一個房間無償給護工和她的女兒住,小黑請人給護工女兒安排了工,又解決了人家母女租房問題,才有現在這個價格。

    芊默仿佛听到了心碎的聲音。

    她現在手里不動產兩套,一套低廉租出去租金忽略不計,一套是師傅師公給的訂婚禮,租出去一個月收租金4800,她自己手上有小黑的80萬和她自己的20萬,後來經過2月炒股買理財什麼的,又賺了30萬。

    自從她訂婚後,她就不再拿父親給的生活費了,每個月都從理財款里支出,穆菲菲受傷起住院就花了10多萬,這些都是芊默拿的,現在出院了又開啟了燒錢敗家模式。

    “買玩具,要魔仙棒”穆菲菲看到電視廣告上播的玩具,指著電視跟芊默要。

    芊默算賬已經算到吐血了,听她還敢要玩具,沒什麼好氣。

    “找孫姐帶你去樓下買。”孫姐是她請的護工。

    “樓下盜版要支持正版!”穆菲菲學著電視上的廣告說道,雖然不知道啥是正版。

    還想要正版!!!!芊默的火終于壓抑不住了。

    “知道什麼是要飯還嫌餿嗎?給你一口飯已經是我最大的仁慈了,你還想要玩具?你知不知道你多燒錢!”

    于昶默一開門就听到芊默的咆哮,穆菲菲坐在沙發上憋著嘴哭,他那平時最沉穩的未婚妻暴跳如雷。

    小黑趕緊過去拽著芊默,放下他手里的保溫桶,給她拖到臥室。

    關上門小黑哄道。“好了,別氣了,再氣壞了身子。”

    “送走送走趕緊送走!誰樂意伺候就讓誰伺候,別讓我再看到她!”芊默這些天的窩火憋悶一起涌上心頭。

    她為什麼要容忍一個對她半點母愛都沒有的女人,每次看到穆菲菲她都免不了要膈應一陣。

    尤其是鄰居們拿孝順壓著她的時候,芊默的火幾乎要壓不住了。

    穆菲菲身體還在恢復期,每天要下去曬太陽,鄰居們都知道了,芊默有個“智力殘疾”的母親,就算芊默想不承認都不行,長太像了。

    然後鄰居們就開始站著說話不腰疼了,就跟今天被劃車的那個車主似得,見了面少不了要拿話敲打幾句她,什麼知恩圖報啊,兒不嫌母丑什麼的,話里話外都怕她把穆菲菲扔了似得。

    “等她情況穩定點,我們給她找個療養院,她現在不是離不開你麼。”于昶默好脾氣地哄。

    自從穆菲菲出院,他那沉穩的未婚妻發飆的次數直線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