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59章被采訪的小乖乖

第359章被采訪的小乖乖

    芊默現在的狀態不是發火,就是在醞釀怒火的路上。

    “她離不開我關我什麼事?哦,就她會死是嗎,當年我和我爸是怎麼熬過來的我發燒要死的時候,她在哪兒?我和我爸被人追著砍著要債的時候,她在哪兒?現在傻了跑回來頤養天年來了?你知不知道我現在看到她多鬧心!”

    芊默把火一股腦地說出來。

    小黑連連點頭,是是是,他懂她,要不小黑怎麼一抽空就過來看一圈呢。

    “再堅持一段時間,等她穩定就送走了,乖啊,不跟她生氣,我在隊里給你煲了湯,喝點補補,這些天給你累瘦了。”

    于昶默時間有限,只能是抓緊一切時間送溫暖,早晨起來跑到炊事班借灶,把湯煲上,訓練結束過去湯也好了,滿滿的都是愛,送過來撫慰芊默的心。

    芊默強壓著火,尋思喝口湯消消氣,出去一看,穆菲菲坐在餐桌前,心滿意足地放下保溫桶,打了個飽嗝。

    一口都沒給芊默留。

    “這個好喝,還要。”穆菲菲舔舔嘴唇,眼巴巴地看著小黑。

    “沒、有、了!”芊默頭發都要豎起來了。

    “不給湯喝,你們壞”

    要是殺人不犯法,芊默覺得自己能砍100塊錢的。

    穆菲菲智力受損後,飯量上來了,一頓吃倆成年男人的量,還不算零食溜縫。

    湯沒喝夠,坐地上就開嚎,哭得隔壁鄰居都听到了,一出門芊默又該被這些“熱心”鄰居拿不孝子的眼神上下掃視,就這又哭又鬧一言不合坐地炮的狀態,不知道的還以為芊默多虐待她似得。

    于昶默在芊默暴走前給她拽走,二話不說摟在懷里,不消氣不撒手。

    哄完這個,還得哄穆菲菲讓她別哭,于昶默覺得自己一宿之間多了個閨女,還是特別不討人喜歡的那種。

    穆菲菲現在的智商只有三歲,三歲的孩子有什麼行為她就有什麼——還是被慣壞的那種熊孩子,跟她講道理根本听不懂,要東西不給就開始鬧,看到什麼玩具就得買,吃不飽還不行。

    于昶默掏出棒棒糖遞給穆菲菲,穆菲菲接過來又眼巴巴地看著他的兜。

    “你答應我不哭,我再給你一個。”

    穆菲菲點頭,小黑把糖遞給她,穆菲菲破涕為笑,坐在沙發上繼續吃糖看電視,路過芊默的時候還不忘說了句,“小姐姐真壞。”

    于昶默似乎看到芊默的頭發豎起來了,剛好護工回來,他趕緊拖著芊默出門,芊默就覺得胸口壓著一塊沉重的大石頭。

    穆菲菲來了以後,天天體驗胸口碎大石!

    “我為什麼要容忍她?!”這句話芊默掛在嘴邊,已經快成口頭禪了。

    也就是小黑脾氣好,一遍遍地哄她。

    “就當是還她生你的那點恩情了,她在你三歲時候走,你現在還她,以後兩不相欠,老死不相往來”

    老子不相往來,這句話實在太美妙,引起了芊默的極度舒適,她現在每天都靠著這句話活著呢,被穆菲菲這個熊孩子氣得睡不著時就想想這個,腦補下未來穆菲菲滾犢子後,她美好幸福的生活。

    樓下,幾個小區家長帶著自家的寶寶出來溜達。

    一到三歲的小孩正是難哄的時候。

    搖搖晃晃跟個小胖企鵝似得,走不穩還總想四處溜達,一不留神摔一跤,早晨穿的衣服,不到中午就髒得不成樣子,說不清道不明,跟她說道理听不懂,也不知道什麼是危險,一眼照顧不到受傷了,看孩子的就得被全家噴成狗。

    吃的要營養,穿的必須要干淨,這些寶媽一個個拎著保溫杯,眼楮時刻盯著自家的娃,三兩成群地湊一起聊育兒經。

    好像很多人都有一種奇怪的想法,女人從生完孩子後,她第一身份就是母親,其他的一切必須要為這身份讓路,干最多的活天天操心,孩子養的好,隨便一句偉大的母性就打發了。

    可要是看不好孩子,受傷了,惹禍了,生病了,長ci了,一人噴一句都能給人噴出心里抑郁來。

    芊默看著這些寶媽,恍恍惚惚。

    她小時根本沒享受到這種無微不至的母愛,穆菲菲出去擺攤,她就是被放養的,還保溫杯裝水,呵呵,喝了自己趴路邊綠化帶澆花的水龍頭那喝一口就算完事兒了。

    “羊有跪乳之恩,烏鴉有反哺之義,那好歹也得建立在受過母親的恩情基礎之上吧?她穆菲菲當初對我要是有一丁點母愛,我今天照顧她也是心甘情願,這叫什麼?一點母愛沒給過,還跑過來裝寶寶!”

    “這周等我有時間,我再聯系精神科,看看能不能治好她。”

    小黑覺得總這麼下去也不是個事兒,他家乖乖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

    跟小黑分開後,芊默回學校,學校是封閉式管理,平時不許學生隨便出去,她這是家里情況特殊,學校給開了特殊通行證,也算是體現了學校的人文關懷。

    芊默急匆匆地往教學樓趕,她每天往返家和學校,為了不耽誤事兒,在路上她都是用最快速度,飯都顧不上好好吃,扒拉幾口趕緊回去。

    剛到教學樓口,倆學生攔著她。

    “陳區長,我們是校報社的,想采訪你下。”

    “采訪我?什麼事?”芊默以為是問公務,她現在是三區區長,每天的雜事也很多。

    報社的倆記者近距離面對校花心跳有點加速,其中一個紅著臉道。

    “我們听說了你帶著精神障礙母親上學的事兒,非常的感動,剛好最近上面提倡‘百善孝為先’,我們覺得你的事跡可以感動很多人,打算以‘帶著母親上大學,我要陪著媽媽一起老’為標題,圍繞你孝順親人的事跡寫一篇人物傳記——”

    “這種采訪事宜恕不奉陪。”芊默冷著臉說完推開這倆二貨,大步朝著教學樓走。

    再不走真噴火了。

    照顧這麼幾天都要瘋了,還想“一起變老”?這是多惡毒的詛咒!

    倆記者相視,從彼此的眼里看到了疑惑和不解,校花會不會太高冷了?

    “這怎麼辦,校花低調不接受參訪,我們的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