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62章不復平靜(感謝淡淡you傷+更)

第362章不復平靜(感謝淡淡you傷+更)

    芊默未來要轉專業,格斗課會增加,芊默沒有童子功又不想墊底,就想到求助小黑。

    原本是想治好暈血癥再跟小黑練格斗搏擊,但穆菲菲出來後,師傅把她暈血癥治療停了,然後天天跟穆菲菲那個老寶寶生氣,小黑就教她格斗,倆人沒事兒對打兩下,也算是找個方式讓芊默撒氣。

    芊默跟小黑前後都沒學幾次,倭瓜是從小練跆拳道,按說應該有絕對的優勢,但速成班也得看是誰教,小黑教的,那效果自是驚人。

    特種部隊的格斗不考級,倭瓜從小考級的那些人家都不用,他們也不講究腿要踢多高,也不管什麼方法,就要求一招制敵,芊默因為動練不好被小黑還咆哮過呢。

    那男人只要當教官就像是變了個人,嚴格的可怕,芊默也是爭氣,學了幾招就用上了。

    也該是倭瓜倒霉,那麼多招式,非得挑著小黑教過的去攻擊,一下撞槍口上了,她都沒反應過來,就覺得腿上傳來一股力,這勁兒用得極巧,明知道不大卻掙脫不開,甚至是眼睜睜地看著芊默的手鎖她的喉。

    芊默一推,人倒下了,她直接翻到人家身上,掐著倭瓜的脖子,“你服不服!好,你服了,收工。”

    這場pk結束的太快,眨眼間完事兒了,眾人意猶未盡,芊默已經單方面宣布結束戰斗了。

    倭瓜從地上掙扎著起來,指著芊默。

    “我不服!你這根本不是常規招式!”

    “哦,你以後抓逃犯的時候,還要跟人家先來個鞠躬敬禮?要不要給你倆換衣服系腰帶的時間?戰場,稍縱即逝,輸了就是輸了。”

    芊默翻下擂台,在眾人一片驚艷的眼神里撿起自己的護具,轉身瀟灑道。

    “人生要面臨的選擇很多,選擇適合自己的那個,多想辦法提升自己,不要總盯著別人,遠方不是終點,風景在路上,你若那麼喜歡學生會公關部長這個職位,我願意與你公平競爭,下次學校有活動,你過來找我,只要你的方案比我出色,我願意退位讓賢。”

    芊默打敗了人家,順勢灌一壺雞湯,最後還把自己上升到一定高度,對方在芊默光芒照耀下被秒成了渣。

    倆教練相互看了眼,再看芊默的背影肅然起敬。

    她用得那幾招一看就是經過高手指點,原來大家都低估了她啊。

    從此,校園里流下了校花文武全能的傳說。

    誰說的漂亮女孩沒大腦,只懂得愛美和傻笑

    多多和麻油趕緊追出去,倆人都被芊默帥呆了。

    “老二,干嘛不多虐她一會,剛剛那幾下,真酷!”麻油比劃著。

    芊默看著藍天幽幽說出真相。

    “我就會兩招。”

    再打不就露餡了?

    小黑是名師,教得也的確是好,問題是這麼短的時間,也只夠教幾招的,嚇唬人還行,跟人家玩持久戰不等著挨虐麼。

    多多和麻油莫名心疼倭瓜,于萬千招式里選到老二僅會的兩招,這是怎樣一種概率。

    路老大在訓練館待到晚上才回來。

    她沒有跟芊默等人一起走,這些天都是這樣的,她自己在外把體能耗盡再回來,最好倒下就睡,只有這樣才能忘掉煩心事。

    一推門,屋里一片漆黑,路老大怔了下,伴隨著刺的一聲,迎面有什麼東西向她襲來,她下意識地退後一步,屋里突然亮了起來,不是燈亮,是蠟燭。

    芊默和寢室其他倆小姑娘人手一根蠟燭,麻油的手里還多了一罐噴彩帶的罐子,路老大的頭上沾上了彩帶。

    “生日快樂!”

    芊默變戲法似得從身後拿出來一個蛋糕,精致漂亮,一看就不是普通店做出來的,上面還寫著路老大的名字,三女生把蠟燭插在蛋糕上,多多給路老大帶上生日帽,拽她過來坐下。

    除了生日蛋糕,還有好幾個飯盒,盒蓋上是一家非常知名的酒店,這家酒店平時都不外送的,不知道誰這麼大能耐弄來了。

    “你,你們?從哪兒弄來的?”路老大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幕,很吃驚。

    “老二讓人從牆頭遞過來的,學校有門禁不讓出去。”但這並阻擋不住給老大慶生的熱情。

    幾個女生的生日芊默都知道,提早幾天就已經跟寢室其他倆妞商量好了,要給路老大過生日。

    這是條件不允許,沒辦法翻出去唱歌,只能在寢室慶祝,雖然流程從簡,菜和蛋糕都不簡單。

    三個小姑娘湊錢準備的,芊默拖小黑找平時不外送的酒店做的,偷渡到學校里,也是不容易。

    “不用搞得這麼隆重吧?”路老大帶上了壽星帽,有些赧然,想要摘卻被芊默按住了手。

    “生活需要點儀式感,來,上家伙!”芊默一聲令下,麻油和多多從櫃子里往外搬東西。

    “我去,還有酒?”路老大被豪華陣容震懾到了。

    一箱子啤酒,還有8**rio,陳芊默是魔鬼嗎,這都是怎麼偷渡進來的?

    “區長可以帶頭違反紀律嗎?”以後誰再跟她說,陳芊默是注重規矩一板一眼的人,路老大就把頭擰下來。

    “佛祖說了,酒肉穿腸過,警校紀律在我心,你們不說誰知道,來來,生日歌整起!”

    “不用這樣吧你們別給宿管引來!”路老大的臉有點熱。

    這頓飯是路商卡人生最特別的一次,四個女孩圍坐在一起只為了單純的慶生,沒有任何目的,不考慮身份,不考慮背景。

    芊默手眼通天,不知道她用了什麼方法讓查寢的跳過了她們寢室,唱生日歌都不過來查,這一晚寢室的蠟燭一直燃燒沒才結束這場特殊的慶生。

    很多年後路老大依然會記得那個燭光跳動的夜晚,有這樣一群姐妹在一起對著蠟燭唱生日歌,吃著無聊的飯說無聊的話,這份無聊,足夠回味半生。

    轉天傍晚,芊默匆匆回家,平時都是白天回去,今天學校有事兒她中午沒過來,護工打電話說穆菲菲又在鬧ど蛾子,聲稱看不到芊默不吃飯,一天沒吃東西了。

    芊默出了校門遇到路老大。

    “老大?你怎麼會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