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63章因果循環

第363章因果循環

    “我想去看看阿姨,晚上你要是不回來,我就跟你住外面,你要是回來,我護送你,晚上不安全。”路老打跟學校請假了。

    “不用看她,拿不出手。”芊默想到穆菲菲腦殼就疼。

    “出都出來了,一起走吧。”

    小區距離學校步行幾分鐘就到了,一路上芊默感到路老大有心事,快到門口的時候,路老大突然問道。

    “你是你姨帶大的,現在你生母回來找你,你姨生氣嗎?生之恩與養之恩比,哪個更重?”

    芊默逐一回答。

    “我母親不生氣,她並不知道穆菲菲醒過來了,生與養之間的關系別人我不知道,但對我而言,父母養育是責任,他人養育是善舉,我更尊敬我現在的母親一些。”她嘴里的母親就是穆綿綿。

    路老大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那你怎麼看待,被拐兒童長大後找生母的行為?”

    芊默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問,但猜跟路老大最近的反常有關。

    “血脈至親,想要尋找自己的生身父母這無可厚非,只是若為了拋棄自己的人而疏遠養育自己的人,那便是忘恩負義了。老大,你為什麼這麼問?”

    路老大看向遠方,她心中有個不能說的秘密。

    突然,路老大雙眸犀利起來,伸出手抱著芊默轉向一邊,“小心!”

    芊默甚至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就覺得抱著她的路老大一震,身子一軟,芊默趕緊摟著她,掌心有黏膩的觸感。

    借著路燈芊默看到掌心一片紅,緊接著就是強烈地眩暈。

    “老大,你受傷了?!”槍傷!

    “快走!”路老大推芊默,她的眼如鷹隼一般緊緊地盯著遠方。

    剛她替芊默擋了一槍!

    芊默並沒有走,她抱緊路老大,一雙眼四處看,只見不遠處有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

    他正在一步步朝著芊默和路老大走來,背對著路燈的男人,帶著墨鏡和帽子,走路時風吹起他的黑色風衣,像是死神來了。

    他的手里握著一把手槍,對治安超級好的國內來說,普通人見到槍的概率比見到大熊貓還要難得,那人距離芊默只有不到十米的距離了,他並不著急開槍,嘴角噙著冷笑。

    芊默和受傷的路老大在他眼里,已經成了他的囊中物。

    芊默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當她看到對方舉起槍瞄準自己時,她毫不猶豫地推開路老大。

    閉上眼,只听一聲慘叫,芊默睜開眼,驚呆。

    穆菲菲不知道從哪兒跑出來的,她用一袋冒著熱氣的地瓜糊在了冷血殺手的臉上。

    不,不是烤地瓜,是冒著熱氣的地瓜餅,芊默在q市吃的那種!

    這種地瓜餅是切成小塊用面粉粘成餅狀,然後放在油鍋里炸,出來時溫度很高燙嘴,賣這種薯餅的都不會直接放在塑料袋里,會燙壞的,必須要包裹一層油紙。

    而現在,油紙躺在地上,殺手正在慘叫。

    他的臉上糊了一大塊薯餅,滾燙的溫度讓他猝不及防,但這還沒完!

    穆菲菲把一整杯奶茶都潑他褲襠里了!

    這奶茶也是剛買的,滾燙滾燙的,鳥熟沒熟不知道,但是肯定特別疼。

    殺手剛剛還邁著六親不認的冷酷步伐,下一秒就形象破碎。

    穆菲菲一套動行雲流水,燙人臉煮其鳥,弄完了之後把人推倒,按在地上一通暴打。

    那殺手想要拿槍,芊默快速過來搶下槍,就只見穆菲菲騎著人家對著臉部一通撓。

    “不許你動默默,你欺負默默,你是壞人壞人!”

    殺手強忍著鳥疼,一把推開穆菲菲,穆菲菲又撲過去,那殺手不耐地一把推開她,穆菲菲退後兩步倒在地上,頭一下摔破了,血從額頭流下。

    芊默暈血,看到血暈得難受,腿一軟靠在電線桿上面色蒼白。

    路老大手臂中槍動彈不了,穆菲菲被推倒在地上,那殺手滿目猙獰再次向芊默走來,芊默試著舉起手里的槍,但她發現自己現在眩暈得厲害。

    殺手本就打算斬草除根,又被穆菲菲燙了鳥,整個人都處在狂躁狀態,他現在想要把芊默凌虐至死。

    芊默強撐著自己對血的恐懼,她要堅強,她要保護自己的戰友和那個誰。

    殺手看出芊默的不對勁,以外語說了句什麼,雖然芊默听不懂,但猜也知道不是什麼好話,那人的表情十分猙獰可怕。

    路老大沖過來,她胳膊受傷,但她顧不上疼,對對方劈出一腿,那人輕松閃過,繞到路老大的身後,一手刀將路老大劈暈,芊默不顧自己的暈血癥沖上去,但對手實在太強大,身手是學校里的學生無法比擬的,晃過了芊默的攻擊,還握住了芊默的雙臂,稍一用力擰過去,芊默只覺得手臂上傳來驚人的刺痛。

    這一招等于制住了芊默,芊默再想還擊已經是不可能了,她奮力把手上的槍扔遠,那人從兜里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對著芊默的臉比來比去。

    嘴里說著芊默听不懂的外語,猜想應該是劃壞她的小臉之類的。

    刀在臉上,芊默說不恐懼那是騙人的,但她心中更多的是憤怒。

    路老大倒在地上,穆菲菲頭上還冒著血,她竟如此無能只能任由這壞人猖獗,她要是有小黑那樣的身手,何以會憋悶如此。

    那壞人見不到芊默臉上有太多的恐懼便想快點結束戰斗,只見他高高舉起匕首,芊默奮力掙扎卻因為被人鉗制動彈不得,就在這緊要關頭,穆菲菲突然從地上爬起來了!

    她奮不顧身地撲過來,用手緊緊地握住了匕首!

    “不許你傷她,不許”

    鋒利的匕首劃破了她的手,鮮血大量涌出,那殺手想要掙脫,卻發現這個瘋女人力氣大得驚人。

    “我不允許你傷害她,不許!”穆菲菲頭上不斷往外冒血,手上也是,但她就是不松手。

    芊默看到這一幕眼圈都紅了,那殺手用腳踹穆菲菲,可無論多疼穆菲菲就是緊握著匕首不放,這個智商只有三歲的穆菲菲此刻只有一個信念。

    她要保護芊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