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64章消失的暈血癥

第364章消失的暈血癥

    芊默眼里,這一切都變成了慢動,她看到那殺手用力打穆菲菲,一下下。

    在這一瞬間,那些兒時的塵封記憶全都涌上心頭。

    她突然想到,在穆菲菲走之前有天,穆菲菲給她買了很多玩具和吃的,一直抱著她,那天的芊默像是小公主。

    當時多幸福,穆菲菲走後就多痛苦,很多個夜里她都會莫名不安,現在想來那是擔心被拋棄的痛苦,她都在等穆菲菲回來,等不到便成了埋藏在心底的執念與恨意。

    而這一刻,芊默終于知道了自己內心執念所在,原來她並不是一開始便痛恨穆菲菲,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曾愛過自己的母親,一如每一個小孩對母親最初的依戀。

    她母親是個騙子,又是以這樣的方式不要她和父親,所以芊默一直壓抑著曾經的情感,她以穆菲菲為恥辱。

    可是這一刻,穆菲菲奮不顧身地保護了芊默,芊默內心的火山炸了。

    那些眩暈感心跳加速等因暈血癥引起的不良反應全都消失了,芊默竄過去,一腿直劈對方心口,那殺手所有的力氣都在對方穆菲菲,沒料到芊默會行動,猝不及防被芊默踹中,緊接著,芊默沖過去就是一陣暴風驟雨地攻擊。

    于昶默教給她的那些殺招被她發揮到百分之二百,穆菲菲成了血人,這些血不再是芊默的噩夢,成了催化她的力量。

    “你放開她!有什麼沖我來!”芊默怒道。

    地上的穆菲菲已經成了血人,這一幕幕刺激了芊默。

    殺手不知死活地冷笑,不知道說了句什麼,大概在笑芊默不自量力,在芊默憤恨地眼神下,又踹了穆菲菲一腳。

    這一腳踹得穆菲菲一口血吐出來,芊默的眼瞬間變紅。

    “你敢打她我殺了你!”

    “她是你什麼人?”殺手用僵硬地漢語嘲諷道。

    似乎這對母女之間的不合,他也知道。

    “她是管你屁事!”

    殺手一巴掌打過來,芊默白皙的臉上瞬間多了個手印,但她竟感覺不到痛,心理用麻痹了疼痛神經,穆菲菲被人抓著揍的畫面激發了芊默的戰斗力。

    “你敢動我媽,我特麼要你狗命!”

    她沖過去跟殺手扭打成團,殺手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本想推開芊默,卻被芊默一個躲閃拽著他手臂用力一卸!

    這招小黑教過,殺手被她拽脫臼,但這僅是個開始。

    抓,咬,戳眼楮,踹小鳥,各種入流不入流的,全都讓她用了個遍。

    在她奮起保護親人的時候,她產生了無限的力量。

    殺手一只手臂不能動,疼得慘叫還不忘罵芊默。

    “你把她當媽媽?”

    地上的穆菲菲手指動了動,前方熱戰沒人注意到她。

    “我怎麼收拾她那是我的事兒,輪不到你們這些外人下手,去死吧!!”

    她再次撲過去,對著對方的耳朵就咬,殺手疼的慘叫,一拳打芊默肚子上,芊默不僅不退甚至順勢一推把人推後好幾步。

    殺手腳下不穩,撞翻了路邊的垃圾桶,他倒在地上,芊默猶如神助,不顧嘴角流下的血漬,抓著垃圾桶稍一用力,垃圾桶的內膽被她拽出來,里面還有半下子垃圾呢,平時讓芊默拿她真不見得拿得動。

    但這會必勝的信念戰勝了一切,拽起垃圾桶直接扣在了對方腦袋上。

    這一下,連著垃圾帶桶,稀里嘩啦,殺手都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芊默制服了,芊默看他倒在地上對著要害一通踢,殺手疼的嗷嗷喊,這次就算不懂外語也听得懂,慘叫是世界通用語言。

    于昶默趕過來時,戰局已經定了,他的未婚妻壓著一個垃圾桶狂揍,地上還躺了兩個。

    事後芊默自己也不相信,她竟然只憑著這點三腳貓的功夫把一個世界級的殺手打成那樣,過後她怎麼也想不起自己都是怎麼對抗的,就記得當時腦子里一個信念,殺,殺,殺!

    小黑來了戰局就定了,已經被芊默打得不成人形的殺手輕松被小黑制住,小黑打暈那人捆起來,把氣喘吁吁的芊默摟在懷里安撫。

    “沒事了。”

    “放開我,我要殺了他!”芊默已經殺紅眼了,盛怒下的女人戰斗力太驚人了。

    于昶默把被捆起來的殺手扛到車上,回來就看到芊默抱著渾身是血已經醒來的穆菲菲,臉上還帶著淚。

    “你疼不疼啊,吹吹就好了。”

    “疼啊你吃薯餅,好吃”穆菲菲還在想著她買給芊默的薯餅,芊默放聲大哭。

    “你是不是傻啊,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著這個。”

    她小心翼翼地按著穆菲菲的傷口,任由縴細的手沾滿血,小黑在邊上看了好幾遍。

    她不暈血了?

    芊默的暈血癥好了。

    她自己此刻都沒發現。

    心理疾病就是這樣,看似很復雜,但若能找到心靈密碼,說好就好,陳萌當初給的治療方案就是催眠芊默,然後她自己扮演穆菲菲對芊默道歉。

    芊默的心結就是她母親。

    可這一刻,穆菲菲奮不顧身保護了芊默,芊默的心結打開,暈血也好了。

    于昶默勾起嘴角,或許,這便是善有善報吧。

    若乖乖當時執意不管穆菲菲,或許也不會有此刻的一幕,放下仇恨,放下心結,不止是對別人寬容,更是對自己的一種寬恕。

    殺手被捆送到局里接受調查,于昶默和芊默把穆菲菲和路老大送到醫院,經過治療,倆人都沒有生命危險,穆菲菲頭上的傷還好,就是手上被匕首割破的挺嚴重,差一點就要傷及神經,介時手都不能用了。

    還好只是皮外傷,仔細包上後住院觀察,路老大跟她一個房間,子彈已經取出來了,從醒來後就躺在床上一言不發。

    路老大依稀記得,她暈過去前,芊默用身體保護著她,這種同伴之間的溫暖路老大看過很多次,但第一次體驗到,醒來後看到芊默關懷的眼神,路老大閉上眼放空自己。

    為什麼要在她已經做出決定時,感受到這份羈絆。

    “你為什麼護著我?”路老大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