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65章有來歷的少女(感謝萌污污的喵+更)

第365章有來歷的少女(感謝萌污污的喵+更)

    彼時芊默正在喂撒嬌的穆菲菲吃小饅頭,聞言扭頭看她,“我們是朋友,你不也護著我嗎?”

    護著她路老大這才想到,她的槍傷是為了芊默受的。

    在她發現危險來臨前,她的身體已經先她一步做出選擇。

    原來在她的潛意識里,芊默已經是她的朋友。

    過了一會穆菲菲鬧騰著疼,一直跟芊默哭,芊默便讓醫生給她打了止疼針,沒多大會穆菲菲就在藥效下睡著了。

    “你不恨她了嗎?”路老大問芊默。

    芊默看著頭上纏著紗布的穆菲菲,長嘆一聲,“往事如風,她拋棄過我,也救過我,現在我來償還她給的生身之恩,也算是無愧于心了,她將來若是恢復記憶,我就親自送她去坐牢,她要是一輩子這樣”

    那就這樣吧,她就養穆菲菲到老。

    穆菲菲抓著匕首的那一幕讓芊默的心態發生了變化,失去記憶的穆菲菲把芊默當成最親的人,芊默被她感動了。

    路老大沉默了好久,突然開口道。

    “我很羨慕你的灑脫,我很迷茫,天大地大何處是我家。”

    有些事,她和芊默有類似的經歷,但她至今都無法掙脫自己心底復雜的羈絆。

    “心之所在,家之所處,所謂家不在乎在哪兒,而在于這家里誰給你情感的羈絆。”

    “我不知道。”路老大很迷茫。

    給她情感羈絆的人很多,立場不一,她左右為難。

    選擇一個,就要傷另外一個,不選似乎又不行。

    “如果沒有人能夠留住你,那便看你的心,問問你自己內心到底想要什麼,對自己懂得越多便越不迷茫,我們不要太在意別人給我們的人設,外人如何看你都不要緊,你只要自己看清自己就好。”

    芊默的這番話讓路老大茅塞頓開。

    “若我有天,為了我心中的‘義’丟掉世人眼中的‘情’,我不擔心世人會唾罵我,但我怕我自己過不了心中的那道坎。”

    路老大知道,無論她接下來怎麼選擇,都是錯的。

    “那你記住,無論世人如何看你,我陳芊默到任何時候都不會輕視你。”

    “你為什麼這樣對我,我們認識才不久?”路老大的心受到了沖擊。

    芊默微微一笑。

    “交情不能拿時間衡量,我看透你的心,你這里存著一個‘義’字。”芊默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

    在過去的幾個月相處中,姐妹們誰有事路老大都是沖在最前面,就像剛剛有子彈過來,路老大替芊默擋了槍。

    就沖這一槍,芊默便知自己欠路老大一份恩情,那子彈若打她身上,或許她已經沒命了。

    “義嗎我配嗎?”路老大喃喃自語。

    芊默握著她沒受傷的那個手,“你若不配,還有誰配?”

    在人生最低谷時,朋友信任的眼神會改變一生的軌跡,路老大被芊默的眼神打動。

    之前困擾她很久的選擇就這樣被芊默化解,心中那塊石頭碎掉了。

    她想,她或許已經知道未來該如何選擇了。

    倆人正在聊天,有人敲門,“路商卡在這個房間嗎?”

    一個中年女人領著一個年輕女孩拎著一兜水果進來,“卡卡,傷怎樣了?”

    路老大把頭轉到一邊,勾起一個嘲諷的嘴角。

    “很遺憾,我還死不了。”

    芊默的角度可以看到路老大的表情。

    路老大的聲音帶著敵意,听起來似乎跟來人水火不容,可是她的眼神卻是那樣的悲傷。

    “你怎麼這樣跟母親說話?”那個年輕女孩看起來比路老大小幾歲,說話嬌滴滴的,長得跟這個中年女人很像。

    路老大不願意跟她說話,閉上眼遮擋住流瀉情緒的雙眸,芊默再也讀不到她的心。

    那母女倆踫了個軟釘子,中年女人轉身對芊默說道。

    “你是卡卡的同學吧?我是卡卡的母親,承蒙你照顧。”中年女人長得很嚴肅,身板筆直,芊默注意到她額前的發絲似乎有被帽子壓過的痕跡,再結合這個站姿和說話的口吻,不是警察就是軍人。

    她記得路老大說過一嘴,她父母都是穿制服的,她是軍人後代。

    “阿姨客氣了,是路老大幫了我和我母親。”

    “哦?”中年女人對這個似乎很感興趣,正待問芊默,她邊上的那個女孩不耐道。

    “她能幫什麼?就她這忘恩負義的德行,跟誰也玩不到一起去!”

    “錢錢,你閉嘴。”中年女人訓斥女兒,路老大的嘴角抿得更緊了,眼角有晶瑩的淚花閃爍,沒人讀懂她的悲傷。

    芊默看出這一家人不對,便起身借口要出去,把房間留給這一家人,臨走時芊默站住說道。

    “路老大是我們寢室的大姐,平時對我們姐妹幾個照顧有加,我們都很喜歡她,我覺得她是我見過性格最好的女孩之一,如果有人跟她相處不來,一定是她自己的問題。”

    女孩的臉變色了,芊默這是在嘲諷她!

    芊默懟了路老大的妹妹後,轉身對路老大露出一個燦爛的笑。

    “我先出去,一會咱寢室的其他人過來我再跟著回來,麻油脾氣直,看到有人說你萬一跟有些話不好听的人打起來呢。”

    “話不好听”,儼然說得就是路商錢。

    “能跟我們老大玩一起的人,比你想象中多得多。”

    芊默說完翩然離去,路商錢咬著嘴唇仇視地看著芊默的背影,等芊默走了她才對著躺床上的路老大沒好氣道。

    “看來你這大學上得還不錯,只是你寢室的這些人,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嗎,她們知不知道你害了爸,知不知道你引來多少麻煩,知不知道——”

    “錢錢!夠了,你出去!”路母見這個話題越說越難听,便對女兒下了驅逐令。

    路商錢眼里毒光一閃而過,這才不甘地站起來。

    路母對著手吊起來的路商卡和悅道,“看來你交了不少好朋友,這我就放心了。”

    路老大攥著拳頭一言不發,路母嘆一口氣,這孩子的心結還是難平啊。

    芊默出去便遇到了從警局歸來的小黑,他還拎著剛從酒店訂的湯,芊默迎上去。

    “查清那人的來歷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