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70章一萬個不相信(月票900+更)

第370章一萬個不相信(月票900+更)

    穆菲菲說不下去了,她最後悔的一件事,便是當年走的時候沒有帶上芊默,那孩子人才啊。

    “你想把芊默變成小騙子?算了,她現在挺好的。”路老大無力。

    做騙子做到穆菲菲這個級別,也是讓人服氣。

    “所謂的黑白兩道,不過是外人給我們貼的標簽,人活一世那麼短,選擇讓自己舒服的生活方式有什麼不對,那孩子就是讓她那個木頭爹和我那傻妹妹帶偏了,可惜咱們黑道少了這樣的人才”

    路老大對著警徽說道,“她若不是被她父親和小姨帶‘跑偏’了,你現在還有氣兒在這胡說八道嗎?在你心里,親情什麼都不是嗎?你對自己的女兒一點感情也沒有嗎?”

    穆菲菲聳肩,“也不一定,我還是很喜歡我女兒的,只是我更愛錢。”

    路老大忍著惡心,強迫自己適應。

    黑與白涇渭分明,在警校時她身邊都是室友們那樣為了信仰而努力的伙伴,從此刻起,她身邊將只剩下穆菲菲這種錢和利益高于一切的人。

    路商卡告訴自己。

    這是她自己選擇的路,她必須要適應。

    戀戀不舍對著自己的母校在心中敬了個禮。

    再見了,最愛的學校。

    再見了,最愛的警服。

    再見了,最愛的伙伴。

    再見了,曾經的信仰。

    醫院頂樓,陳萌一手拿望遠鏡一手拿電話,望遠鏡里,路老大的車已經看不見了,陳萌對著電話道。

    “適當設關卡攔截一下,但不要真抓,放她離開。”

    掛斷電話,滿臉的惆悵。

    “芊默醒後,我該怎麼去安撫這孩子我弄丟了她的伙伴。”

    芊默比較重感情,雖然她自己不承認。

    “你就那麼放心讓她走?不怕她將來投敵?”二爺問。

    陳萌搖頭,“我不確定。”

    陳萌這是走了一步險棋。

    “她只在警校接受了幾個月的燻陶,卻要去完成長達幾年的臥底任務,而她要對付的人,正是她包括她親生母親在內的一眾毒梟,人心是很復雜也很善變的,我敢確定她這一刻的忠誠,卻無法預言未來。或許在那樣環境燻陶下,她會選擇另外一條路,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陳萌對未來也不十分把握。

    人心每時每刻都在變,就比如穆菲菲,之前是那個德行,扔地上踩一腳都覺得爛,可關鍵時刻也保護了芊默,黑與白,是與非,每一秒都在不停轉變,沒有純粹的人。

    尤其是路商卡現在的位置,未來無論是黑還是白,都很難預料。

    “那還讓她走?”二爺挑眉。

    “我原本的計劃是送路商卡去別的城市,等她妹妹和父親情況穩定了,讓他們一家重頭開始,她一開始也在猶豫,直到——”

    直到芊默對路老大說了那番話,路老大改變主意了,找到了陳萌主動要求過去臥底。

    “按著我之前的規劃,她若帶著養父母和妹妹到他鄉隱姓埋名,對養父母盡孝道,照顧瘋癲的妹妹,那邊再派人接她我替她擋著,這是世人眼里的‘孝’,但那只是‘小孝’,現在選擇這條背負罵名的路,若真走完便是‘大孝’,她的決定我不能改,她身上背著血海深仇,就算我不放她走,她自己也會想辦法過去,到時沒我暗中庇護她會更麻煩。”

    抓住境外lisa團伙,不僅是陳萌的心願,也是路父路母的心願。

    十九歲,花一樣的年紀。

    路老大做了人生最殘酷的一道選擇題,未來怎樣,對路老大是個未知數。

    “我看你似乎已經胸有成竹。”二爺對自己媳婦十分了解,看陳萌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經心中有數。

    “若我們這邊沒有默默,我還真不敢放路商卡走,可是有默默在我有種預感,無論未來路商卡遇到怎樣的誘惑,默默都能給她拽回來當然,這只是我個人近乎魔幻的幻想,能不能成真便不知道了。”

    路商卡現在要去的那個位置,無論她回不回去都有人會坐上去,無論路商卡未來會不會變,她這幾個月甚至未來一兩年是不會變的,這就給陳萌方爭取到了時間,若路老大不過去,陳萌這邊怕是更被動。

    而一兩年後芊默應該已經成長起來了。

    是拽回她的小伙伴,還是楚漢相爭王者對決,那就是這倆孩子的事兒了。

    陳萌這邊正跟二爺感慨著,電話響了,是醫院打來的。

    “什麼?穆菲菲不見了?”

    一覺醒來,天地都變了。

    芊默覺得自己簡直是做了場噩夢。

    “腦子里的陰影沒了,你們現在才告訴我?!”芊默對著醫生質問。

    醫生低著頭解釋,“昨天你們來的時候,化驗室的人都下班了,所以”

    穆菲菲昨天被送進來時做了各種檢查,但因為晚上,有的科室沒值班的,今天拿到報告才發現,之前腦袋里的陰影沒了。

    也就是說,穆菲菲昨天恢復記憶了。

    剛有了一點點好感的穆菲菲恢復記憶,跑了。

    “這個是怎麼回事?師傅,我最信任你,你告訴我,這是什麼?”芊默握著路老大留下的狼牙問陳萌。

    剛敞開心扉當朋友的路老大,沒了。

    這世界怎麼了?!

    陳萌揮退所有人,屋里只剩她和芊默。

    “就是你看到的那樣,穆菲菲跟路商卡倆人跑了,你覺得她是認祖歸宗也可以,或者你把她跑路的行為當成是對你們的保護,也行。”

    臥底的事兒是絕密,陳萌不能告訴芊默。

    只能心疼地看著暴走的芊默。

    “在你眼皮子底下跑?師傅,是你老了握不住刀了還是我腦袋飄了??依照你的謀慮,你能讓這倆人跑了,啊?!”

    芊默是一百個不信。

    “馬失前蹄”陳萌半真半假道。

    路老大會走那是她有意而為之,但是穆菲菲那個真挺尷尬的。

    百密一疏,誰能想到醫生都判定一輩子智障的女人摔一下就恢復了。

    “我不信,我全都不信。路老大怎麼會跑過去認賊父?她臥底去了吧,師傅?還有我那個智障媽她是不是出去溜達迷路了?你看桌上的旺仔小饅頭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