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77章給你個眼神自己體會

第377章給你個眼神自己體會

    薛老四一直到芊默回來前一刻都以深情人設自居,凡是跟芊默集團相關的生意自動降低百分之五的利潤,以此證明他輸給腹黑于並非實力不濟。

    實在是對手不要臉啊。

    這倆男人之間的事兒芊默不予評價,雖然小黑前世總在她耳邊嘀咕,說這個薛老四特別幼稚,但芊默本人對薛老四的印象不錯,除了對待感情有點極端,大體上是個正人君子,不至于下作到偷古董這份上。

    憑著前世交情,芊默直接把薛老四排除了,小黑在某方面的嗅覺超出常人,就覺得自己未婚妻看照片的眼神不對,追問她為什麼。

    “直覺吧,我跟他從沒見過。”芊默聳肩,起碼今生沒見過。“偵探片里不都是這麼講的嗎,嫌疑最大的那個肯定不是,資料看完了,我想看看影像資料。”

    “只有保險室外走廊的監控,保險室內沒有監控。”

    有錢人都不喜歡把自己的財產有多少讓人知道,這也是正常。

    芊默便把走廊監控調出來,其實都不用調監控,她也知道凶手是誰了。

    外人眼里的總裁應該是什麼樣的呢?

    守口如瓶?

    沉默內斂?

    這些特質在薛老四身上,統統不存在。

    那家伙簡直是話嘮,只要給他一口酒,從他家標書的競拍底價到他家族密室,他能吐個干干淨淨的,芊默一開始用這方法從他那搶了不少單子,到後來下不去手了。

    覺得這家伙憑這種低劣的酒品活到現在沒被他內些吃人精禍害了,能在家族斗爭中脫穎而出簡直是不易,這種罕見的傻缺性格在商人隊伍里太少了,所以芊默後期對他難以下手,有時甚至倆家會聯合一下。

    所以前世薛老四把芊默視為人生知己,跟芊默合作無論利潤多少一律自調百分之五。

    他這邊調,于昶默那邊就呵呵噠,便宜也不領他的情!拿了也是白拿!

    芊默始終不明白,為什麼于昶默前世會說薛老四扮豬吃老虎,那明明是萌萌噠小豬豬,哪來的老虎威嚴,所以于昶默對薛老四的評價,被芊默認為是紅果果的詆毀情敵。

    所以這案子一說是老薛家的事兒,芊默馬上想起某次酒後,薛老四拽著她的手跟她吐槽,哭訴他是怎麼被人糊弄到總裁這個位置上的,其實人家之前只是想做個文藝男青年,每天對著天空斜上方四十五度默默緬懷青春

    奈何他想低調,條件不允許啊,家里出了一件驚天丑聞,導致那幾個能繼承家業的繼承人團滅了,就只剩他一個臨危受命,套上這銅臭的枷鎖,走上這經商的不歸路,其實,他想做一個詩人。

    那件丑聞,薛老四是一把鼻涕一把淚說給芊默的,芊默听完後腦袋里好幾個黑人問號,感覺比亂世佳人還亂,沒想到她重生後竟能親身參與進來,真是有趣。

    小黑不知道芊默心里的這些回憶殺,他把監控放給芊默看。。

    昨天九點四十分,第三任薛夫人在養子鄭小山的陪伴下一起出現在保險室外,薛夫人做了個手勢,鄭小山便先行離去。

    薛夫人一人進了保險室,待了幾分鐘,薛老二過來了,跟薛夫人面對面說了幾句話,神色里透著不耐,讓人一看就宛若倆人關系不和。

    芊默先是快速看了一遍,然後倒帶回來把畫面定格,指著屏幕里的薛夫人跟薛老二說道,“這倆人的關系並非像外界傳得那樣不和。”

    外界傳聞,三十二歲的薛夫人一直不被四十九歲的繼子薛繼仁接受,畢竟繼母小自己十多歲的事兒,換誰都受不了,倆人見面就吵。

    小黑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問題,薛老二的確滿臉不悅。

    “只看這個不明顯,我再找一個之前薛家公眾活動的視頻給你,網上應該有,我搜給你看”

    芊默搜了個薛家之前拍賣會的視頻片段,快進到尾聲,有薛夫人跟家人挨個擁抱的畫面,芊默把視頻定格在薛夫人跟薛老二擁抱的那一段上。

    她讓小黑打電話叫來了隊里的一個女隊員,讓她送瓶水過來,在等待過程里芊默對小黑說,“你注意一會我和她擁抱的畫面,拍下來。”

    女隊員送來了水,芊默熱情地跟她說謝謝,順勢抱了下,給人家姑娘造了個大紅臉,小黑順勢拍下這一幕。

    把照片跟屏幕上薛夫人跟薛老二擁抱的畫面對比,看出問題了。

    “你和她的腿距離比較遠,只是上半身微微接觸,而她和薛老二的擁抱雙腿緊貼,上半身是緊貼在一起的。”

    芊默點頭,就是這個。

    “腿會暴露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或許面上可以裝作不熟,但彼此身體的細微動作一定會暴露彼此的親密關系,比如我們剛剛看到的兩個擁抱,我和你隊員之間並不熟,我們的擁抱也不是真心,就是禮貌性的,所以雙腿會有距離感,一旦我把腿靠近她,她就會有被入侵地盤的不適感。”

    “豈止她不適,我也不舒服。”醋王偷摸喝一勺醋。

    芊默白他一眼,“親密擁抱不止可以出現在親密愛人,也可以出現在兄弟姐妹之間,所以你別看到我跟人抱你就瞎吃醋。”

    小黑裝作听不到,“你是憑借腿的距離,判斷出這倆人之間關系親密?”

    “我之前看過薛家活動視頻,看到這對擁抱後覺得奇怪,其實繼子母之間有親密擁抱很正常,但這又跟外界傳得倆人不合相悖,那會是什麼原因,讓這倆人明明很熟對外還要裝不合呢?直到我看到最新的這個監控。”

    芊默讓小黑站起來,倆人模仿視頻里薛夫人跟薛二的站姿,“我們現在的這個距離就是親密距離,所有0-45cm的距離都在親密距離內,若這倆人真是不合,絕對不會站在親密距離內說話那麼久。”

    這並不是密閉空間,那麼大的走廊,沒必要非得挨著這麼近說話,而且薛老二雖然面上帶著討厭的神色,但他的腿在談話時不自覺地指向薛夫人,說明他內心對此人是很放松的。

    “所以,這倆人應該有點事兒,具體是什麼事兒給你個眼神,你自己領悟。”芊默話說一半,于昶默已經做了個嫌棄臉。

    繼母跟比她大十幾歲的繼子?還真是夠亂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