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80章對比情敵條件這邊更好

第380章對比情敵條件這邊更好

    難道這倆人的“基情”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嗎?

    “跟他不熟!”小黑跟薛老四異口同聲。

    彼此露出嫌棄的表情。

    芊默心里大寫的呵呵,果然早就認識!

    面上卻不動聲色,小黑挽著芊默的手,以勝利者的姿態從薛老四身邊昂首挺胸走過。

    芊默本不該多說話,但想到薛老四那要命的酒品

    “你快回去,酒醒之前不要亂走。”

    說完芊默就覺得挽著她的手臂一緊,小黑開啟了健步如飛模式,就怕慢點“背後靈”會追上來。

    薛老四對著倆人的背影,莫名其妙地看了眼自己手里的酒**。

    “我酒品有那麼差嗎?還有為什麼好花都給了狗?”

    回到房間,小黑松開手,芊默幾乎跟他同時抬手指著對方的鼻子,異口同聲道。

    “你跟他什麼時候認識的?”

    小黑哼了聲,把頭扭到一邊,“你先說!”

    “你說了我才說!”芊默眼帶狡黠。

    這麼大的瓜,她豈有不吃之理?

    前世小黑瞞她嚴嚴實實的,今生她可得把握主動權,她倒要看看這倆人是什麼時候勾搭起來的。

    小黑對芊默縱容慣了,對她任性要求從來都是無可奈何,見她執意要問便說了。

    他和薛老四其實差點指腹為婚。

    從年齡上算,薛老四比小黑大了幾歲,陳萌懷雙胞胎的時候,薛家跟于家剛好有合,彼時的薛總跟小黑的爺爺倆人開玩笑,說陳萌肚子里要是女孩就嫁給薛家老ど。

    如果是兒子就結為異性兄弟。

    隨著時間變遷,陳萌一家走了一條與經商完全不同的路,沒有回津門發展,當初的戲言也無人在意,倆家的關系一點點也就淡了。

    壞就壞在小黑四歲時,陳萌領著全家回去,剛好趕上家里有親戚去世,小黑為宗族長孫也參加了,穿著孝服帶著孝帽混在人群里充數。

    彼時已經10歲的薛老四也來了,听小黑甕聲甕氣地喊于爺爺叫爺爺,靈機一動。

    這難道就是爸爸對他說過,“指腹為婚”?

    參加葬禮前,薛總對兒子開了句玩笑,說這老于家的葬禮得去,因為當初差點娶人家孫女。

    就差後半句沒說——可惜生了倆,全都帶把。

    于是大庭廣眾之下,薛老四抬起小黑的臉,吧唧在小黑的臉蛋上親了下,還學著他最欣賞的文人墨客那樣吟詩一首。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于昶默盡管才四歲,但那恥辱的一幕他記了二十多年!!!!

    那惡心的觸感他到現在都忘不了——當然,薛老四也沒忘,當他知道這是個男娃時,一顆少男心粉碎,初吻給了男人!

    于是這倆人便開啟了相互看不順眼的模式,直到現在。

    小黑本不想把這段丟人的歷史說出來的,但芊默嘴厲害啊,順著他的話找漏洞三問兩問竟然把事情真相問出來了,芊默驚訝地合不攏嘴。

    “所以,你才四歲就跟他一吻定終身了?”

    這叫嘛事兒?

    對她有意思的男人,一定要先跟她的男人有點啥關系?!

    小黑被惡心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小時候親過我臉頰人多了去了,再說我那時候才四歲。”

    四歲啊!姓薛的不是人啊不是人!

    長大後在搏擊俱樂部遇到過這小子幾次,小黑把當年“一吻之仇”全都發泄出來,打得那小子滿地找牙,薛老四門牙中的一顆就是後粘的,被小黑打斷半顆。

    “怪不得我說你們倆怎麼一見面就有種波濤暗涌的感覺,你說你倆這是什麼緣分?小時候他看你順眼,長大後他看你女人順眼,哈哈哈,他眼光怎麼那麼好!”

    芊默想到之前的king,再想想悲催的薛老四,笑得捂著肚子,肚子疼。

    薛老四可是24k純直男,對男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說起這段悲慘往事,薛老四還委屈呢,說誰家男孩長成小黑那樣?

    那水汪汪大眼楮,那吹彈可破的小皮膚,被寬大的孝服遮擋的樣子簡直是嬌小可人的蘿莉好麼,誰知道這是個男孩子。

    最讓薛老四振振有詞的就是小黑的眼睫毛,男人有長那麼長的眼睫毛的嗎?那垂眼的時候像兩把小扇子似得,忽閃忽閃的,這難道不是文學品里描述女孩的?

    倆直男小時候是陰錯陽差,長大後又因為芊默有了交集,彼此看對方更不順眼了。

    小黑看芊默笑成這樣,悔得腸子都要打結了,帶著醋意不滿道。

    “該你說了,你跟他什麼時候認識的?”

    “我們真是第一次見面,我在路上走,他對著我吟詩一首。”

    “呵呵,還寫詩?他那詩歌水平古今中外也只有乾隆能跟他媲美,他竟然還敢對著老子的女人寫詩?”

    這是高級黑呢。

    乾隆一生詩四萬多首,留下來的一只手都數的過來,用來形容薛老四也是十分貼切了。

    “乖乖,我對你是非常信任的,但是外面那些詩寫得差,人品更差的男人真是有多遠離多遠,你且看他油頭粉面,酸氣沖天,你再看他那原生家庭,老的小的可有一個正常人,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

    小黑對著芊默苦口婆心,這可不是他故意踩薛老四,實在是薛老四身上毛病罄竹難書。

    “咱們家你是去過的,父母恩愛,琴瑟和鳴,好歹也是知識分子之家,你再看看薛老四,一家亂來,禮崩樂壞”

    芊默噗嗤又樂了,小黑認真的樣子好逗啊,禮崩樂壞都出來了。

    她一直笑,笑得小黑惱火,直接給人拽浴室里,既然來這邊,不體驗下溫泉功能豈不是對不起這良辰美景和胸中這一壇醋意。

    帶著對薛老四莫名的敵意,小黑在轉過天芊默提出要去醫院看望昏迷的薛總時,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他得時刻跟在乖乖身邊,提醒乖乖,所有薛家人都不是好餅。

    而薛老四這一晚上也沒閑著,四處打听于老二什麼時候多了個女朋友,這一打听頗為意外。

    外界對芊默的身份來歷一無所知,于家保護她相當嚴,眾人只听陳萌親口承認過,兒子有女朋友了,但是女朋友的來歷一概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