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81章遺產給誰

第381章遺產給誰

    于家越是這樣越表示對芊默的重視,這門親事十有**是穩了,要不陳萌不能親口承認而且還保密信息。

    如果芊默不是于老二的女朋友,薛老四見芊默驚艷一下便也過去了,畢竟美女滿大街都是,好看的小明星也不少,可听聞這是給他莫大恥辱讓他少半顆門牙的于老二的女人

    薛繼澤摸著下巴賊兮兮地笑。

    他這半顆牙的仇,是時候可以報了。

    雙方各懷心思,暫且不提。

    只說芊默跟小黑來到薛總住的醫院,這是國內首屈一指的醫院,最好的病房,最貴的設備,住在這里一天都要很多錢。

    但來這里看完薛總的人,除了芊默和小黑,都沒安好心。

    還沒進特護病房,就听里面吵吵嚷嚷一片。

    芊默駐足,听了不到兩分鐘就把里面的戰況摸清楚了。

    薛家眾人集體聚在這鬧事兒,吵吵著要看老爺子的遺囑,薛老二跟薛老三打得不可開交,薛夫人明著拉架實則偏向薛老二。

    老頭還沒咽氣,這些人已經開始鬧騰遺產,錢這玩意真是雙刃劍。

    那些沒錢的人為了延長生命各種方式都用上,有時甚至會放棄尊嚴。

    可這有錢的人,也不見得好過到哪兒去,薛總這一生最不缺的就是錢,躺在這上身上遍布各種醫療儀器,耳畔是幾個兒女亂成一團,他若有意識看到這一幕,心頭必感淒涼。

    錢再多又如何,買不回命,也買不回父慈子孝。

    “大哥早幾年就沒了,現在我是這家的長子,我來繼承薛氏合情合理。”薛老二說道。

    “你來繼承薛氏?呵呵,那家里豈不是要關門了?老爺子要真對你放心,你不會這麼多年還只是個外場經理,總部都是剛調回來的,總經理的位置都坐不穩,還想當董事長?”

    薛老三反唇相譏。

    “你們兄弟別吵吵,有話好好說,老爺子肯定也不希望見到你們這樣。”薛夫人柔柔的聲音傳來。

    芊默在外听得真真的。

    她要是男人,怕也是得對這種柔弱的女聲產生保護欲吧?

    薛夫人之前是做銷售出身的,但一點也不強勢,長得說不上多好看,一臉苦情,倆大眼楮水汪汪的,說哭就哭,聲音也柔,讓男人看一眼就特別想保護她。

    薛老爺子也是被她這幅溫柔苦情的長相糊弄了,以為她是傳統相夫教子的女人給娶回來了,誰知道這女人背地里厲害著呢。

    不僅馬上勾搭上了薛老二,發現薛老二不靠譜之後,馬上又弄出個孩子替自己穩住地位,確保無論薛家誰掌權她都餓不著。

    薛總以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薛老二也以為這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可倆男人誰也想不到,薛夫人肚子里的孩子的父親,根本不是這倆男人中的一個。

    芊默也是後世听薛老四喝多了講這段薛家綠帽史,听得時候她還在腦子里幻想了下薛夫人長什麼樣,還以為是那種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女強人。

    結果昨天看監控才發現,跟想象中一點也不一樣。

    乍一看去,弱小,無助,又可憐。

    誰能想到就是這麼個“弱女子”把薛家兩代男人斬于裙下呢。

    “老頭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醫生說能不能撐過三天都是未知,今天我們必須要把遺產問題說清楚,告訴你,我絕不會放棄!”

    薛老三寸步不讓。

    薛老二冷冷一笑,“你和你那紈褲弟弟根本是家族不承認的敗類,尤其是老四,他爹躺在這,他怎麼不來看看?”

    “都別吵了老爺子的遺囑我不是給你們看了嗎,誰能拍到老爺子心愛的‘那件東西’,誰就能繼承遺產。”薛夫人柔柔道。

    那件東西?芊默和小黑對視一眼,難道指得是筆洗?

    “我一定會拍到的。”薛老二冷冷道,“那個筆洗本來就是我母親的陪嫁,我是不會讓它淪落到你們手里的。”

    薛老三面帶得意,“你能拍到才有鬼,你手里的現金根本不夠,別忘了,我可是有我弟弟的支持!”

    “走著瞧。”

    薛老二說罷推開眾人,一推門愣了。

    芊默和小黑站在門口,芊默對他揮揮手。

    “你是于家長孫?”薛老二認出小黑來了。

    薛夫人看到小黑後眸色有些緊張,她是這里面唯一知道小黑軍方身份的,她跟大隊長報案的時候,小黑就在邊上。

    芊默把屋里眾人的表情快速看一遍,暗自記下。

    “我陪女友過來看病,知道薛伯伯在這邊住院,過來看一眼。”小黑摟著芊默以私人身份說道。

    剛剛還為了家產打得你死我活的薛家人馬上換了一副表情,薛夫人松了一口氣的神情也沒逃過芊默的眼。

    “難為你還想著家父”

    薛老二跟小黑寒暄了幾句,借口有事走了。

    薛老三也如法炮制,都知道于家人得罪不起,誰看到小黑都得給幾分薄面,也是說完就走。

    屋里只剩下昏迷的薛總和薛夫人,薛夫人見沒人了,便緊張地問道。

    “你來是為了——?”

    她剛剛很緊張,就怕于昶默在那兄弟倆面前說出筆洗被換了的事兒,還好小黑沒說。

    這要是說了,薛夫人知道自己會面臨什麼。

    “古董下落我們已經知曉了,來是為了告訴你稍安勿躁,以及你剛剛說的,遺產的事兒是什麼?”于昶默直接問道。

    薛夫人怕他,也不敢瞞著,便把老頭昏迷前說的遺囑講出來。

    原來薛總早就料到他倒下,幾個兒子必然會為家產爭執不休,提前立下遺囑,這場拍賣會可以說就是遺囑的一部分。

    薛總規定,誰能拍下拍賣會里他最心愛的一件物品,誰就是他的遺產繼承人。

    所有人都知道老爺子生前總撫摸那個筆洗,所以眾人的目標都在瓷器上,就連薛夫人都暗自飲泣,只怪她傍身錢不夠,否則她都想拍。

    還好老爺子有交代,無論是誰拍下那件寶物,只要薛夫人能出色完成舉辦拍賣會的任務,她便能得到一大筆錢做養老金,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能分得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

    薛夫人這樣想來,心里的恐懼便減輕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