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90章可是你懂的(求月票)

第390章可是你懂的(求月票)

    麻油很難接受現實。

    幾天前她還是揮金如土拍賣會上各種浪的紈褲少女,一瞬間就窮了。

    芊默還想再問清楚,她電話響了。

    “師傅,有事?”

    “有個私人的案子需要你配合,事成後酬勞會非常高,你要來嗎?”陳萌問。

    若是平時,這種師傅交代的工有沒有錢芊默都會做,但此刻芊默看了眼黯然燙腳的麻油,果斷。

    “對不起師傅,我朋友出了點問題,我想陪她。”

    “好吧,我叫倩總的徒弟去。”陳萌不勉強。

    芊默把自己窩藏的小黑愛心手零食都拿出來,眼見著麻油一邊燙腳一邊放肆狂浪地吃。

    “傷心的人都是沒有胃口的。”芊默心疼地看著地上的空盒。

    小黑給她帶了一個禮拜的口糧,全都被這丫頭造了,太狂狼了。

    “我現在不吃以後怕是沒機會吃了,我跟你說,我小時候挨餓挨怕了,長大後被我家老頭接回去開始了**生活,一直到現在我都沒窮過”

    麻油嘴塞得滿滿的,說話有點含糊不清。

    吃飽了也有心情了,便把家里的事兒講給芊默听。

    麻油其實是私生子。

    她爸是華人,早些年沒移民的時候跟麻油的媽有一腿,麻油的媽給她爸麥大聰打工,一個圖財一個圖色,倆人搞到一起去了。

    于是春風幾渡,睡夠了的老男人心滿意足地留一筆錢移民了,幾個月後麻油的媽發現懷孕了,再想找老男人才發現聯系不到。

    那時兩地往返不容易,電話又打不通,肚子大又不能打胎,只能生下來丟給麻油的姥姥養。

    那時民風還比較保守,對待這種來路不明的小孩態度非常不友好,姥姥也不是什麼有善心的人,天天把外孫是姥姥狗吃完就走掛在嘴邊,孫子有餑餑吃,外孫女只能在邊上看著吞口水,麻油童年饑一頓飽一頓的。

    長到六七歲的時候,老男人回來看親戚,這才知道當年的小姑娘給自己生了個女兒,驗了dna後確認是自己的種,便給麻油接到城里,找了個靠譜的人家養著。

    戶口什麼的都不寫是養女,按著親生的走,別問怎麼弄的,反正有錢真好啊。

    從此麻油就過上了開掛生活,養父母只是名義上的,實際上那是親爹給找的保姆和司機,錢花不了的花,想干什麼都行——只要不回去認祖歸宗,怎樣都行。

    老男人在那邊有家,老婆還是大佬的女兒,勢力非常大,對這種丈夫在外風流來的小孩根本不會接納,說不定捆個石頭沉大海里,麻油自己也沒興趣過去看人臉色,在這邊當土霸王多好,有錢有吃,想干什麼都行。

    她會考警校也是實在沒意思了,錢多的燒手,回家冷冰冰的,這麼多年她除了錢什麼都沒有,朋友也都是狐朋狗友沒多大意思,剛好高考前麻油看了個關于警校生的電影,覺得那里面的友誼特熱血,頭腦一熱就考進來了。

    “我不是沒想過要對你們說實話,就是我有錢的事兒可就是,你知道的”麻油吞吞吐吐。

    她怕大家用異樣的眼神看她,畢竟私生女什麼的,好說不好听。

    “嗯,我知道,你心疼錢,怕我們要你請吃龍蝦。”芊默避重就輕。

    麻油嚼著芊默的牛肉干,心里不是滋味,掏啊掏從兜里掏出張卡。

    “趁著老頭的婆娘凍結我卡之前,我請你們吃最後一頓吧,挑著最好的地方吃,畢竟吃了這頓可能就沒下頓了”

    “到底出什麼事兒了,怎麼會突然要凍結你卡?”

    “我家老頭在那邊開賭場,你也知道,萬惡的m國賭場是合法生意嘛,所以他的錢就跟天上掉下來似得,用不了的用。但是他婆娘剛打電話跟我說,賭場遇到點麻煩怕是撐不下去了,我家老頭也躺那起不來了”

    麻油說的賭場可不是小賭場,在那邊可以說規模數一數二的,效益最好的時候一天盈利上億不成問題,所以麻油才有跟芊默賭氣拍幾千萬的古董的底氣。

    但是想到以後請朋友吃個便宜的澳龍都請不起,麻油的心痛啊。

    “賭場?!”芊默馬上想到陳灝軒之前跟她透露的那件事。

    麻油家的賭場不會就是她的“仇家”吧?

    敢打小黑的主意,芊默自動把那家歸類到仇家範疇。

    問了下麻油家賭場的名字,芊默松了口氣,還好,沒那麼狗血,不是一家。

    在那邊,成規模的賭場大概超過30家,麻油家能排到前五。

    “我跟你說啊,我對我親爸沒什麼感情,他把我當成天上掉下來的累贅,我在他眼里跟要飯的差不多,給點錢其它什麼都不用管的那種,他在我眼里也就是個自動取款機,只是這事兒我鬧心以後不能揮金如土了。”

    芊默搖頭,一點面子沒給她留,“不是,你不在乎錢,你就是關心你爸。”

    麻油被牛肉干卡住了,芊默拍拍她後背。

    “之前你腸胃炎拉虛脫了,趴在我背上一邊捏著我胸一邊叫我爸爸。”

    說這話情不自禁地挺胸——她這傲人的尺寸,哪兒扁了!

    這事鬧心好幾天,麻油跟她耍脾氣她都沒這麼氣,但是身材真是雷區,不、可、辱!

    ('-') ┴–┴

    “我爸的胸本來就是很軟——算了,你見他就知道了。”

    麻油鼻子一酸,“他要是破產了,說不定找個沒人的地方上吊死了,再也沒人背我了,哎。”

    就這麼一個親人,也要嗝屁了,她要成孤兒了。

    吃龍蝦都不香了。

    麻油的母親早就跟她沒聯系了,老頭給她親媽一筆錢,親媽從此跑得比兔子還快,早就把自己生了個閨女的事兒拋在腦後,她也就只有這麼一個親人了。

    老頭每年還會回來陪她一段時間,她花錢這麼狠,老頭從來都是笑呵呵的。

    要不是剛剛老頭的婆娘打電話過來罵她,麻油還不知道那邊出了那麼大事兒。

    幾天前賭場來了一伙非常厲害的賭客,不斷地贏,剛開始金額還不大,後續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