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392章誰更倒霉啊

第392章誰更倒霉啊

    “你姥姥的產業有一部分就在l市,我們自家的生意也受到影響,唇齒相依,唇亡齒寒。”

    麥家若是被吞了,下一個就是陳萌母親的產業。

    陳萌是一個非常講義氣的女人,受人之托便一定會把事情辦妥。

    二爺皺眉,若不是他身份特殊,這次他就親自去了。

    “我跟著我哥去吧。”陳灝軒開口道。

    陳萌搖頭,“你姥姥不同意。雖然到那邊她會出人保護你們,但總有意外。”

    這次去不能說一點風險沒有,她母親已經听到風聲做出批示了,三孩子只能去一個。

    于一諾和陳灝軒聞言都滿臉不悅。

    其實這倆人都想去。

    麻木的工無聊的班,這種難得刺激的事兒,大家都想去玩玩,陳灝軒羨慕嫉妒恨地看了眼小黑,怪不得這家伙當初死活都要參軍,有這種事兒都便宜他哥了。

    “倩總給我支援,她會讓她的徒弟羅多多跟著小黑過去。”陳萌遺憾,“芊默說她有事,否則我以為,小黑、芊默、多多,這三人的組合是最強的。”

    “倩總為什麼不過去?她父親在l市不也有投資嗎?”陳灝軒問道。

    倩總的父親是世界級心理醫生,但在l市也入股了大型賭場,據說是為了給女兒家的外孫賺點“零花錢”買玩具。

    “倩總每年都在世界級比賽里擔任評委,她若出面很容易被認出來,不方便。她徒弟雖然沒有倩總那麼厲害,但這次並非治療,羅多多也夠用了,只是”

    多多的天賦有限制,若沒有芊默這樣的控制系跟著,難免受限。

    還有一點陳萌很頭疼。

    羅多多對兒子有意思,這也是倩總才告訴自己的,孤男寡女一起出差,這絕非是陳萌想看到的畫面。

    “我去做默默的思想工。”于一諾開口,她希望芊默跟著弟弟過去。

    都說夫妻性格要互補,其實不一定。

    芊默和昶默都是冷靜理智型,不用互補,都是完美型人才,小黑是智謀型強攻,默默是理智分析型的控場,分開都有獨擋一面的能力,組合在一起就能發揮百分之二百的戰斗力。

    倆人幾次聯手處理問題都是完勝,真可謂天生一對,佳偶天成。

    “不用,我來說。”

    陳灝軒吹了個口哨,咦,他哥變性格了?

    如果是以前的小黑,多數會露出那種欠扁的表情,對著天空悠悠然,我不希望勉強她做不喜歡做的事,你們誰也不要勉強。

    現在自己去說了?

    “你是不想跟別的女孩單獨出去嗎?”于一諾好奇道,她大弟在她心里,簡直是天朝最後一個完美好男人,不用愛人看著,自己主動上貞操帶的那種。

    小黑留給一個你們自己猜的表情,揮手離去。

    “好男人。”諾諾贊。

    陳萌點頭,dei鴨,看她多會生,二兒子懂事兒啊。

    “l市的妞超級好,尤其是賭場里駐唱的那些簡直是妙不可言,去了別忘了‘體驗’啊~”陳灝軒友情提示他哥。

    然後左邊臉被母上打,右邊臉被姐殿掐。

    “你這種大型的垃圾是哪里來的?我為什麼會生出這麼不像話的兒子?”

    “對付這種感情不專的渣男,就應該物理閹割了,媽,下次你給他催眠,讓他學東方不敗揮刀自宮吧?”諾諾更狠。

    陳萌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主意。陳灝軒翻了個白眼,這家里的女人何以如此凶殘?

    家里的女人忙著討伐用情不專的壞男人,二爺的手指在桌上敲了兩下,精準地揣測出老二的心思。

    “這小子應該是想趁機度蜜月吧?”

    抓緊一切任務時間談戀愛,工愛情兩手抓,這才是小黑真正的想法吧?

    知子莫若父。

    于昶默真是這麼想的。

    他能出國不容易,這時候帶乖乖去實在是在合適不過了。

    對于這次任務,他並沒有太多的擔心,他姥姥年輕時掌握大半個華人商圈,上年紀後把正經生意都交給老三,賭場是她自己經營的,全當是玩兒了,在那邊有足夠的勢力能夠保護他們的安全。

    芊默接到小黑電話時,她剛把麻油弄睡。

    麻油情緒不穩,芊默用了一點催眠——她催眠技術不是很好,這並不是她的主業,跟師傅學了一點皮毛,還好麻油屬于那種比較容易催眠的體質。

    听于昶默講明情況後,芊默有些動心,她覺得這是非常好的實習機會,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國內環境十分好,大型賭局是不可能存在的,但對練習微表情的人來說,賭場是最好的地方。

    尤其是高級老千都擅長隱藏真實情緒,能夠跟這些人過招,從中吸取寶貴的經驗,對芊默未來的工肯定是有莫大好處。

    這是她和小黑的聯手,她非常期待倆人能夠再創輝煌,這樣等倆人老了以後,能夠留給子孫吹牛的談資就更多了,別人的夫妻都是柴米油鹽里升華感情,她和小黑可是一路並肩合過來的。

    這種好事兒,本不該拒絕,可芊默看了眼隔壁床的麻油,還是忍痛拒絕了。

    “我室友出了點狀況,現在是她最需要陪伴的時候,我不能這時候走。”

    人生有得有失,怎麼取舍就看個人的價值觀了,芊默遺憾錯失機會,但她不能放棄朋友。

    于昶默聞言也有些失落,但他依然選擇尊重芊默,跟芊默說了幾句便掛了,他得為接下來的出國做準備。

    “你有事就去吧,別管我。”麻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了。

    芊默搖頭,“不是多大的事兒,我留下來陪你。”

    “你留下來能做什麼?再說我們也認識沒多久,你何必為了我失去跟男友在一起的機會。”麻油不知道芊默和小黑是做任務,以為是小情侶之間的約會。

    “你怎麼跟路老大一樣,天天拘泥認識的時間?路老大走的時候也問過我同樣的傻缺問題,我陳芊默交朋友從來不看時間長短,看順眼就行。”

    這是芊默第一次當著麻油說路老大的事兒,麻油沉默片刻。

    “老二,你說我和路老大誰更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