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03章非常正能量

第403章非常正能量

    十賭九輸,大賭大輸,小賭小輸,不賭不輸。

    看似精彩的賭王爭霸賽後隱藏了多少內幕,這些人贏得多風光,背後就有多少人被這些老千坑得家破人亡,就算是這些站在頂層的老千,到最後風光幾年也會被人取代。

    就像麻油的父親,被大師坑到躺醫院了。

    但這也沒什麼可嘆息的,畢竟當初麻油的父親也是這樣踩著別人上來的,拋開麥大聰是麻油父親的身份,只是客觀看這件事,被人取代是非常符合事物發展規律的。

    也可以認為是因果循環,賭就一定不會有好下場。

    芊默游了倆來回,邊上的女保鏢遞上她的電話,芊默從水池里上來。

    “姥姥啊到門口找你?好,等我換件衣服。”芊默接了電話後便去沖澡,匆忙換了衣服下樓。

    多多繼續套著泳圈撲騰,還好這個是私人泳池沒有外人來,要不讓人看到她不會游泳多尷尬啊

    大概五分鐘後,穿著比基尼的倪娃娃過來了,別看是六十多歲的人,這個身材還是很好的,多多揮著手跟她打招呼,突然想起個事兒。

    “姥姥,我們老二呢?”

    “默默?她沒有跟你在一起嗎?”倪娃娃有晨練的習慣,吃了早餐就過來了。

    多多一頭霧水,“我剛剛听你打電話給她讓她下去啊,這都下去有一會了”

    倪娃娃心知不好,趕緊叫來女保鏢一問,心道不好。

    趕緊派人找,芊默已經不在這里了。

    整棟大廈都沒有她。

    調出門口的監控卻只能看到芊默出門的最後一個片段,她在十分鐘前從大廈出來,換了衣服頭發還是濕的,走出監控範圍人就再也沒回來了。

    倪娃娃這時已經明白了,敵人給芊默下了圈套,利用軟件改了來電號碼,偽裝成她的號碼,甚至還模仿了她的聲音打電話給芊默。

    引芊默下去,然後再將芊默擄走,而這件事是誰做的還不得而知。

    倪娃娃肝火旺盛,把手下人全都撒出去找,而此時小黑也回來了。

    得知芊默不見了,第一反應就是要找人。

    “芊默在這邊人生地不熟,誰會擄走她?”

    在自己地盤上把人弄走,這對倪娃娃來說是奇恥大辱。

    于昶默心急如焚,頭腦卻依然清醒。

    “若不是賭王的人,便是麥夫人的人,乖乖初來乍到,除了這兩伙人有動機動她,別人沒必要費這麼大的周折。”

    話音未落,倪娃娃的電話響起。

    “喂,我是——什麼,我外孫媳婦在你們手里?!”

    倪娃娃接到電話後大驚失色,忙按下免提。

    電話那頭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倪夫人,我請令孫媳過來並無惡意,只是請她喝喝茶聊聊天,只要你們承諾輸掉接下來的比賽,不再干涉我們的事兒,我們保證她毫發無損地回去。”

    賭王的聲音粗糲沙啞,听起來十分有辨識度。

    “我警告你馬上放人,之前你動我外孫的仇我還沒跟你算賬,現在你竟敢動我外孫媳婦,動她一根頭發絲我讓你們一個也活不了。”

    倪娃娃听到這老家伙的聲音便肝火旺盛。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猖狂的笑聲,于昶默接過電話冷靜道。

    “我要知道我們的人沒事。”

    對方听到小黑的聲音一頓,“是你大發啊大發,我那麼看重你,你竟然辜負我的信任,想不到我們今時今日還有再聊天的一刻。”

    得不到的便要去毀滅,賭王只恨自己當初放虎歸山,讓倪大發走了,現在他又在這個節點上出現壞自己的好事。

    “讓我听到我的人沒事,否則一切免談。”于昶默迫不及待要確定芊默的安全。

    大概隔了二十秒左右,芊默的聲音傳來。

    “我沒事。”

    于昶默握緊雙拳,喉結滑動了下,此刻她的聲音近在咫尺,人卻遠在天涯。

    若他能順著話筒飛到她身邊保護她該多好。

    “比賽照舊,我有辦法照顧自己。”

    芊默的聲音一如既往地冷靜,這次算她大意了,給了對方可趁之機,對方的目的就是要小黑無條件輸掉比賽,她必須要提醒小黑不要上當。

    賭王的人已經過來拽芊默了,芊默抓緊時間把握住最後幾秒的時間給小黑提示。

    “我有辦法,你相信我!做你自己不要妥協!”

    有人要堵芊默的嘴,芊默抓緊時間喊出最後倆字。

    “杜康!”

    賭王的人把芊默說的話翻譯給賭王听,確定她沒有說什麼泄露藏身地的話。

    最後倆字翻譯也不確定是什麼意思,杜康是個人名,或許是情侶之間的昵稱吧,這關鍵的倆字便沒有翻譯出來。

    賭王接過電話繼續對小黑道,“你的人我們保證不動,只要你不贏比賽她就能活著回去。”

    說罷掛斷電話。

    于昶默覺得自己血液倒流了。

    他自持冷靜,擅長控制自己的情緒。

    但此刻,他有了殺人的沖動。

    好想撕碎那些帶走她的人。

    但此刻還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

    “對方能在十五分鐘內把乖乖帶走,那就說明她此刻距離我們並不遠,馬上讓我弟的人查來電顯示,所有人出動找賭王的藏身地,必要時,可以抓他女兒以人換人。”

    于昶默有條不紊地安排部署,倪娃娃和多多滿臉擔憂。

    “多多,你配合我姥姥去追人,你是乖乖的好朋友,我相信你能協助我姥姥找到她。”于昶默對羅多多說道。

    羅多多此刻已經亂了陣腳,她有些後悔自己沒有跟芊默在一起,或許她跟芊默下去,芊默就不會被人抓走了。

    “默哥,接下來的比賽你還要上嗎?”羅多多痛恨對方的卑鄙。

    于昶默毫不猶豫,“上。”

    乖乖剛在電話里已經暗示他了,一定要參加比賽,他這邊拖著比賽可以爭取到時間營救乖乖,他若是不戰而逃,或是上去直接輸了,乖乖的人身安全就得不到保證了。

    此時的于昶默等于被人架到了火上,對方精準地摸到了他的命門,拿住了他最寶貴的女人。

    雖然他很想親自組織營救,但他的理智告訴他,唯有忍下心頭痛苦做他該做的事兒,才是對芊默最好的幫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