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11章畫風不太一樣(感謝薛定諤的貓+更)

第411章畫風不太一樣(感謝薛定諤的貓+更)

    多多哪兒懂得什麼吟詩啊,平時念兩句歌詞都被芊默嫌棄的要命,她是讀到了薛老四此刻的心情,一不小心就用了自己的天賦說出來了。

    “是啊,我個人對古典詩詞歌賦是比較有興趣的,什麼人而無儀,不死何為的”羅多多想要表現的有文化一點,卻發現她只記得芊默用來罵人的這句。

    這要是糊弄別人,肯定是不好使的。

    但薛老四是在國外長大的,對于這種文言文還不是很明白,不明覺厲,看多多的眼神肅然起敬。

    “想不到你竟是同道中人,請賜教!”

    “你喜歡詩啊,現在有沒有什麼品想要即興發揮下?”多多覺得坐直升飛機稍微有點小抖,為了不讓自己表現的很害怕,她努力找話題。

    薛老四可算是找到傾听者了,趕緊即興來了一首。

    “高空風景無限妙,才子佳人心兒翹。美帝這邊非盛世,還是祖國山河好,山河好!”

    多多本來就不懂這些玩意,雖然听起來不押韻,但是貶了萬惡的美帝,還夸了祖國山河,這必須好啊——多多的師傅可是嫁給少將的,她自幼跟著師傅,別的沒燻陶出來,這個愛國主義精神杠杠的。

    “好!好詩!兄台我一看你滿腹經綸,才華橫溢啊。”

    薛老四眼帶驕傲,看羅多多也順眼了許多,“想不到你還挺識貨的。”

    真應該讓于老二看看,不要總諷刺他詩寫的不好,看,這都到海外了,不還遇到了“知己”嗎?

    多多夸了薛老四一句,瞬間上升到知己這個高度上了。

    “哎,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也不能叫你詩人啊?”多多看飛機穩了,心想她得抓緊時間跟人套近乎,畢竟還得委托人家給她拍幾張高空剪刀手呢。

    “我叫薛繼澤,在家行四,你叫我四哥也行。”薛老四溫潤如玉,一切懂得欣賞他才華橫溢的人,都值得溫柔對待。

    “啊,你就是薛老四?”多多捂著嘴。

    這難道就是老二說的,“我朝著名詩人”!?

    天啊,她一不小心就跟名人坐在一起了。

    多多哪里知道芊默說的是反話,只當薛老四真是個名人。

    “你听說過我?”薛老四問。

    多多點頭,“我朋友說你是我們國家著名的大詩人,哎,我怎麼沒帶筆啊,要個簽名多好。”

    “著名詩人”的簽名,拿回去賣了,至少能換兩頓小龍蝦吧?多多滿腦子小錢錢。

    薛老四目光溫柔的都快滴出水來了,“你朋友是——?”

    誰這麼識貨?

    “我室友陳芊默啊。”

    咦?這小妞是陳芊默的室友?薛老四眼楮放光,這個好啊,可以利用下。

    “原來是自家人,真是巧了,對了,我這有巧克力你吃嗎?”薛老四從兜里摸出一點小零食。

    “那多不好意思——哦,rs的啊,我嘗嘗。”多多的矜持沒抵過奢華巧克力的誘惑。

    巧克力真好吃啊,不愧是貴的要死的,于是多多看薛老四的眼神充滿了友善。

    這傻妞是陳芊默的室友,還很懂得欣賞自己的才華,可以利用下。于是薛老四看多多的眼神也是各種友善。

    倆人就這樣一路同行,各懷心思。

    薛老四本以為到了大峽谷能夠制造個跟芊默的偶遇,誰想到于昶默不按照出牌,人家根本沒走大峽谷這條航線!

    這條線要在大峽谷停留幾個小時,下了飛機薛老四找不到于老二,不過看到拿著相機四處拍的多多,他又勾起嘴角。

    破壞不了于老二的浪漫之旅不要緊,遇到陳芊默的室友也是意外收獲啊。

    “我知道這有一家特別有名的女孩和牛仔主題的西餐廳,要不我請你吃飯吧?”薛老四提議。

    努力拍照的多多一听有好吃的眼楮都亮了。

    但想到師傅說的,做人要矜持,便客氣道。

    “你領我過去,我們可以aa制呢。”

    “跟我出來哪兒能讓女孩子掏錢。”薛老四想趁機多打听點芊默的事兒。

    “那回國我再請你一頓。”多多謹記師傅說的,不要隨便接受陌生男人的邀請,除非對人家有意思,那來回互請總沒問題了吧。

    倩總要知道徒弟把她的教誨理解成這樣,一定會自戳雙目淚奔出局,她怎麼會收這麼天真的徒弟啊,摔!

    薛老四以為多多是欲擒故縱,想要借此跟他套近乎,面上溫和嘴角帶了一絲鄙夷,這些女人,真是——

    “女人都是虛偽的?哎,我覺得我好像不能跟你一起玩了,三觀不合。”多多有職業病。

    看到很奇怪的表情就喜歡用自己的天賦讀一下。

    薛老四臉色大變,媽呀!這女的有毒啊,她怎麼總能說出他內心所想?

    “不是所有女孩都是你想的那樣,虧你還是個詩人,這種世俗的想法真low,謝謝你剛剛的巧克力,我拿這個還你,再見!”

    多多從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塞薛老四手里瀟灑離開。

    薛老四看她背影看了好幾秒,就覺得這丫頭實在是太清新脫俗了,跟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一點也不一樣啊!

    尤其是那句,詩人的想法真low,擊中了薛老四文藝小青年的心,他趕緊大步追過去,拽著多多的手臂真誠道。

    “對不起啊,我誤會你了,我像你道歉。這樣,為了賠罪,我請你吃飯,請你原諒我。”

    這次是真帶了幾絲誠意。

    多多看著他好幾秒,確定他是真知道悔改後,這才說道。

    “我們aa!”

    于是薛老四有了人生第一次跟女人aa的經歷。

    這一頓飯吃的薛老四十分郁悶。

    羅多多看著傻,但口風極嚴,從她嘴里想要套出陳芊默的任何消息是不可能的,而且她似乎總能在不經意間就說出他內心所想,搞得薛老四跟她在一起吃飯精神高度緊張,一點卑鄙的想法都不敢有。

    不經意間思想境界都升華了許多呢。

    還有這丫頭怎麼這麼能吃?

    “我還要一份牛排!”多多舉手,薛老四捂著自己的胃,回想著多多剛剛吃的那些,他覺得自己胃病要犯了。

    跟陳芊默在一起的姑娘,畫風都這麼清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