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14章屏蔽對手智商

第414章屏蔽對手智商

    每每想到這個,芊默的肝火就旺盛,恨不得立刻找到這娘們跟她來個真人pk。

    芊默就是這樣的性子,動她可以,但是別動她男人,每次動都要炸,這次一看到仇人出來了,眼楮都紅了。

    剛好多多又用天賦查出是這女人給大師下了藥,看來是想栽贓到麻油身上,這就是新仇加舊恨了。

    芊默能忍才怪呢。

    大波浪看到芊默也是嫉妒的肝兒疼,她得不到的男人就是被這個女人得到的,嫉妒使人瘋狂!

    倆人彼此仇視,這氣氛一下就燃起來了,芊默看對方仇視自己,心里便有了幾分底了。

    “我們兩家積怨由來已久,索性今天來個了斷。”

    “正有此意!”

    “既然如此就得玩大點的,用尋常的玩法沒多大意思,你有沒有膽量跟我玩一局特殊的?”芊默下戰書。

    芊默這種提議正常人是不會答應的,一听就是有陷阱。

    前任賭王很聰明,可惜女兒並沒有遺傳到他的精明,雖然不聰明,卻也不至于芊默一說就上鉤。

    “我為什麼要按著你的規則走?”

    “你要是沒種跟我玩也無妨,我們就按著常規方法玩,反正你就這點膽量,怪不得我男人看不上你,懦夫一個。”

    激將法對智商高的人無效,還好,大波浪的智商並不高。

    “你想怎麼玩?”

    電視劇誠不欺我,長成這樣的果然都傻——芊默心里吐槽,面上卻是不動聲色。

    “我們玩比大小,大冒險。”

    “比大小大冒險?”大波浪不明白。

    芊默這邊的親友團集體暈了。

    她是認真的嗎?酒吧里常見的助興游戲,拿到這種場合?

    要不要這麼有創意,這麼的接地氣啊!

    這個比大小大冒險十分簡單,就是一人抽一張牌,看誰大,然後大的那個可以提出個要求讓對方去做。

    喝酒時沒啥玩的,就拿這個打發下時間。

    她上台前問過小黑正規賭牌的規則,發現臨時抱佛腳太麻煩,不如簡單粗暴來這個比大小。

    “為了公平起見,我們找第三方洗牌發牌,我們倆誰都不要踫牌,讓上天決定輸贏如何”

    芊默繼續挖坑。

    大波浪遲疑,這種方式她從沒接觸過,听起來沒有動手腳的機會啊。

    “你不是一直不服我男人沒有選擇你嗎,現在這麼好的機會給到你了,如果你能贏了,他你都能領走。”芊默指了下小黑的方向。

    小黑笑呵呵的點頭,dei鴨,媳婦說的都dei。

    麻油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她拿你賭?!”

    老二是不是瘋了。

    而且老二男人也不是正常人啊,正常人遇到這種事,難道不應該很生氣嗎?

    捂著心口,痛苦絕望,你好無情,你好冷漠,你好無理取鬧哦?

    這個滿臉寵溺是幾個意思?

    多多吃下最後一口哈根達斯,心滿意足,“老二說給你也信?真給那也得那娘們能睡到才行啊,社會我默哥,人狠話不多,他不會跑啊?”

    小黑馬上收斂笑意,對多多投去凌厲一眼,多多趕緊拿冰淇淋盒擋著眼,弱弱解釋。

    “默哥我讀不到你的心啊,我這不是根據你們倆口子卑鄙的歷史總結出來的麼”

    小黑這才收回視線,悠哉地糾正。

    “我們只是兵不厭詐而已。”

    所以這兩口子從一開始就打算坑大波浪?麻油終于明白了。

    就算老二輸了也沒事,老二男人一身能耐,就算真被洗白白送到大波浪那,人家也會跑啊。

    麻油搖搖頭,紅著臉揮去腦子里于昶默光溜溜拔腿狂奔的畫面。

    “正常人都不會上鉤吧?”听起來多坑啊。

    “正常人是不會上鉤,但你覺得,正常人遇到老二後,還正常嗎?我們老二可是擁有讓對手智商氣到下降百分之五十的強大存在。”多多已經很懂套路了。

    老二平時看著還挺正常一個人,但是忽悠起人來不是人啊,那是大仙,妥妥地大仙。

    實際上,芊默也真沒讓多多失望。

    大波浪听到可以睡小黑後果然心動了,卻依然保持著警惕,不想答應芊默,卻見芊默圍著她繞了兩圈,一雙眼上一眼下一眼看人家。

    “鼻子做過,還削過骨,胸是假的,眼楮還抽脂——哎,整容後都這麼丑,怪不得我男人看不上你,沒事兒,你別跟我比了,反正你丑,丑人是沒有膽兒的。”

    “你敢說我丑!”大波浪要炸了,她花了好百萬整出來的絕世美顏,哪里丑了?

    “你本來就是丑啊,你不丑我男人干嘛不要你啊?算了,丑人你跪安吧,本大小姐沒心思跟你玩了,比大小都不敢的孬種,胸要是不做都沒我大可能還下垂。”

    最後一句,簡直是戳人肺管子,直接激發了對方百分之三百的怒火,成功屏蔽掉對方百分之五十的智商。

    被芊默氣到變形的大波浪坐到牌桌上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等她覺得事情不太對勁的時候,牌已經發完了。

    第三方洗牌發牌,芊默和大波浪都沒有動手的機會——就算有機會芊默也不會換牌,那玩意可是童子功,她並沒有。

    芊默心里已經想好了兩種方案,如果她比對方牌小,她該怎麼拖對方再來一局,如果她比對方大就更好辦啦。

    這次,幸運女神站在了芊默這邊。

    這種純靠運氣的比賽,就看誰人品比較好,輸贏全靠臉。

    芊默拿到的是黑桃a,大波浪拿到的是方片j,芊默大,芊默說話。

    大波浪見芊默贏了,雖然有些不爽,卻也能平靜接受。

    反正她上來最後一局也不為了別的,能贏賺點錢更好,贏不了只要能把她丈夫中毒的事兒嫁禍給對方,她也是勝利的。

    芊默卻絲毫沒給她這個機會。

    正常講,芊默贏了比賽應該要求對方把麥家的賭場還回來,大波浪也是這麼覺得。

    芊默卻說——

    “這局我贏了,我的要求是——請你喝下你丈夫剩下的那杯酒。”

    大波浪臉色大變。

    這酒里她下了藥,喝了豈不是要嗝屁朝涼?

    “我拒絕,這酒里有毒!你想害死我!”

    “你怎麼知道這酒有毒的?莫非毒是你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