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20章恭喜默女神喜提小倭瓜

第420章恭喜默女神喜提小倭瓜

    “你腦袋是不是進水了?你知不知道百分之八十的侵害都發生在熟人之間?別以為親戚鄰居就不會做出格的事兒了,你自己瞅瞅新聞,有多少小閨女都是讓親戚或是鄰居等熟人給禍害了!”

    最怕的就是熟人犯案。

    今兒這是芊默精,沒有讓對方得手,可若換個年紀小的小姑娘,不懂得拒絕,不諳世事的,說不定就得讓人佔了便宜去,到時候吃虧還不敢往外說,每一個家長都應該告訴自己閨女,不要以為熟人就安全了,早教育早安全,壞人才不會等著娃長大再下手。

    最可怕的就是這些披著人皮的惡魔。

    陳百川被穆綿綿吼得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在沙發上縮成一團,承受媳婦暴雨梨花般的抱枕攻擊。

    心說女人懷孕是不是都會變成暴龍啊,脾氣好狂躁。

    “你怎麼一提到默默就跟吃槍子似得,女人懷孕後都這麼護崽兒嗎?”陳百川小聲嘀咕。

    “你管自己孩子叫崽兒?那你就是老牲口!默默怎麼會有你這麼個粗心的爹!”穆綿綿吼完覺得渴,陳百川趕緊把水給人家遞過去。

    他就知道,自己在這個家是沒有地位的,嚶嚶。

    看親戚遇到個猥瑣男,這事兒芊默很快就拋在腦後了,在她的認知里,這種肉眼可見的危險人物有多遠就要躲多遠。

    回到駐地天已經徹底黑了,剛一進招待所就看到倭瓜站在門口,雙手叉腰眺望,她似乎很喜歡做雙手叉腰這個造型,這是個充滿敵意的動作。

    看到芊默回來後,倭瓜尖酸道。

    “你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丟外面了呢。”

    芊默看了她兩秒,突然道,“倭同學,你該不會是...擔心我吧?”所以跑到門口守著?

    倭瓜臉一紅,忙放下叉腰的手,結結巴巴。

    “誰擔心你了,我是怕你讓蒙面色魔禍害了,到時候丟的還不是咱們學校的臉。”

    哼,為了學校的榮譽才等你的,並不是擔心陳大綠茶,並、不、是!

    一起來的就倆女生,被安排在一個寢室內,馬蓮看芊默出去這麼久還不回來,又听到有人討論說這邊晚上有蒙面男出沒,心里堵得慌,便站在這等芊默。

    馬蓮覺得自己聚餐時說得有點重了,如果陳芊默真是因為這幾句話跑出去,遇到那個蒙臉男人,讓人摸了,那她這輩子都要良心不安。

    可看到芊默回來了,馬蓮不擔心了,那點同胞愛也沒了,看芊默就不順眼。

    晚上芊默洗漱完畢坐在床上做睡前保養,馬蓮在自己鋪上練仰臥起坐,眼角的余光看到芊默在那往臉上捅咕,沒什麼好氣地哼了聲。

    “真矯情。”

    女漢子是不需要做臉的,看到化妝的女生也覺得矯情。

    “始于顏值,陷于才華,忠于人品,安于陪伴,懂?”芊默把臉做好了,美美地躺在床上拉筋。

    “看臉的世界,真不公平。”馬蓮想到自己之前求而不得的學生會公關部長職務,再看芊默那張小妖精臉,心里不平衡啊。

    “是不公平啊,根據我常年的觀察,大學會打扮的女孩出社會後普遍會混的比較好,剛開始我也覺得不公平,可後來我琢磨了,這符合人類發展規律。”

    會打扮的女孩容易給人留下好的印象,得讓人看順眼了,才有耐心去研究有沒有內涵。

    芊默走到馬蓮床前,一抬手把人家下巴抬起來了,馬蓮當場鬧了個大紅臉,拍掉芊默的手。

    “我發現你還挺耐看的,稍微打扮一下就會精致許多。要不要我給你化個妝?”

    “不要!我最討厭那些瓶瓶罐罐的,做人天天涂涂抹抹累不累,有那時間用來打打拳——哎,你干嘛啊!”

    馬蓮被芊默推倒了。

    對付這種口是心非的女生,直接動手就是了。

    芊默把隨身帶的化妝包拿出來,大化妝包里還有一套沒開封迷你的,方便她出門補妝,剛好這套迷你便攜的給馬蓮。

    “你看你這臉型,來個斜劉海,然後弄得蓬松點,這樣...”芊默一邊說一邊抓,馬蓮意思意思地抗拒幾下,然後便順從自己內心的小激動,扭扭捏捏任由芊默擺布了。

    換一個修臉的發型,再稍微來點粉底,隨隨便便畫個眼線,睫毛刷刷,眉毛修好,再來點口紅,這一套動作芊默做得極熟。

    “你說你們這些女生,累不累啊?天天鼓搗這些...”倭同學心里癢癢的,很想看看鏡子里自己變什麼樣了,但還要嘴硬一番。

    “剛開始也累啊,我第一次化妝用了快2小時,也煩,後來熟練了,十分鐘就能搞定,你把它當成每天必做的訓練,剛開始妝面可能會有點重看著不利索,但是不要緊,熟能生巧,巧就能糊弄人...”

    芊默作為精致女生的代表,說話卻不似馬蓮之前想的那麼矯情,原來校花還挺實在的。

    “其實化妝也是一種經營,自己的人生自己都不去經營,誰還能看得上你?不要把化妝妖魔化,化妝起源來自信仰,最開始是祭祀時候,男女在身體上涂抹各種鮮艷顏色,後來就演變成現在這樣了,本意是隱藏與生俱來的弱點...”

    倭同學不听還好,一听變被芊默拐溝里了。

    之前一直以為漂亮女孩都是嬌滴滴特矯情,腦子里沒幾兩墨水,就知道掐著嗓子跟男生撒嬌。

    校花是顛覆倭同學認真的強大存在,這滿腹經綸講話娓娓道來,還不會讓人覺得高高在上,就覺得她像是鄰家女孩一樣親切,最可貴的是倭同學說什麼她都能耐心傾听,然後四兩撥千斤地回復。

    所謂能懟人也能順毛,前世的商場女魔頭可是用了好多年才練出的這套情商寶典,用在這種十幾歲小姑娘身上,簡直不要太順手。

    在芊默眼里,倭同學這種小姑娘有點酸有點鬧騰,但本性還是不壞的,她晚歸倭同學在門口等著,便能看出這孩子心是不壞,只是情商太低,做人又喜歡酸溜溜,平時大概也沒什麼朋友,不懂得跟人交往。

    對這種熊孩子,對癥下藥很容易就能拿下,芊默也是這麼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