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22章狂浪狂浪(感謝倩527+更)

第422章狂浪狂浪(感謝倩527+更)

    帶隊的教練拍拍心口,看來派芊默出征是正確的選擇,果然沒有讓看好她的教官們失望。

    是金子,到哪兒都會發光的。

    芊默以實力贏得了全隊的尊重,哪怕是倭瓜這樣之前不看好她的,也因這場比賽對她改變了看法。

    比賽結束後,倭瓜抱著芊默放聲大哭。

    要不是芊默,學校的榮譽就要毀在倭瓜的手里了,那她回去後悔成為全校同學的眼中釘。

    榮譽比天大。

    沙沐雨眼看著芊默拍拍倭瓜,在倭瓜耳邊輕聲說了句什麼,倭瓜馬上不哭了。

    沙沐雨感動啊,對邊上的小王說道,“這一幕實在是太感人了,我猜我二嫂一定說,大家都是好同學,你幫我來我幫你,和諧友愛靠大家!”

    小王呵呵噠。“陳芊默才不會跟你那麼蠢。”

    沙沐雨點點頭,摸著下巴看小王,“你果然喜歡我二嫂!我告訴你就別想了,我二哥超級能打的。”

    王逍堯翻了個白眼,小白痴。

    芊默對倭瓜說的那句話是︰

    “別哭,妝會花。”

    做一個精致又驕傲的女孩,給世人看到的是完美與精致,像女王一樣活著,眼淚這種東西,私下無人留給自己就好,這世界不相信眼淚。

    個人賽部分都結束了,明天就會迎來最後一場團戰了。

    芊默因為個人賽最後一場表現出眾,個人名次應該能進前三十,比倭瓜甚至還要高一點,以實力服眾,贏得了大家的尊重。

    晚上沙沐雨請客,一隊八人去擼串,趁著教官沒跟著,還點了一箱啤酒。

    平時在學校大家都拘謹著,現在可算是沒人管著了,狂浪狂浪了。

    芊默只笑看著這些人喝喝鬧鬧,有人跟她敬酒她就推脫說酒量不好,大家也不勉強。

    吃了一會她覺得熱,便走出包間想要透透氣,倭瓜看她出來也跟著,倆人在洗手間補妝,就听到外面有倆服務員在聊天。

    “晚上下班你有人接嗎?”

    “我爸過來接我,你呢?”

    “我對象今天有事兒不能過來了,我得自己回去,怎麼辦啊,好擔心遇到蒙面色魔”

    蒙面色魔

    芊默這是第二次听到這個了,她記得昨晚她回來晚了一些,倭同學就這麼說了。

    還不待芊默反應,倭瓜已經率先過去問了。

    “你們說的蒙面色魔到底是怎麼回事?”

    警校生天生正義感就比別人強,昨天倭瓜听人說的時候就想問來著,今天剛好又有人說,打听這個可比回包廂听男生們吹牛好玩多了。

    倆服務員也是善談之人,你一嘴我一嘴的把發生在本市的事兒說了。

    據說本市最近出來一個色魔,專門對晚上回家的女人動手,據說此人帶著鴨舌帽帶著口罩,讓人看不清他的真面孔,所以江湖人稱“蒙面色魔”。

    此人專門從身後下手,看到晚上回來的女生落單,便從後面一把抱住,然後各種摸,摸完了還摳

    摳完了就走。

    也不做到底,但是這種猥褻行為給受害者帶來了極大的心理陰影,據說已經有四個女生遇到了,現在全城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據說此魔對留短發的女生情有獨鐘,這讓留短發的女生心生忌憚,也不敢太晚出門,就算是走夜路也得找人陪著。

    短發女生芊默跟倭同學對視一眼,不巧,她倆都是短發呢。

    “你們知道那些女人都是在什麼地方出事的嗎?”一個男生在芊默身後響起,嚇了芊默一跳。

    倭同學回頭本想給這猥瑣偷听的人一炮腳,可看到是王逍堯後,臉一紅。

    王副會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幾個女人身後,也不知道偷听多久了,他身上有淡淡的酒氣。

    “王副會長,你站在女廁所門邊上猥瑣偷听,這不符合你的性格吧?”芊默嘲諷。

    王逍堯臉一熱,酒喝得稍微有點多,大腦有點遲鈍,過了快十秒才反應過來。

    “這燒烤店哪來的男女廁?”

    就倆坑,男女通用,反正門關上誰也看不見誰。

    那倆服務員看到是個帥小伙,也樂意跟搭幾句話,剛好這蒙面色魔的事兒最近鬧的全城沸沸揚揚的,大家對案子發生的細節如數家珍,于是便把前幾起案子的事發地都說了。

    回到包廂,王逍堯借著酒意把听到的事兒說了,沙沐雨第一個拍桌子。

    “干!”

    這些男生喝了酒後都有點豪邁,正是意氣風發的年紀,警校的精神是什麼?

    塑陽剛正氣啊,正氣!

    仗著年輕豪邁,一腔熱血,再加上回酒店也沒什麼事兒做,與其**,不如抓色魔啊。

    芊默雖然不喜歡多管閑事,但這事兒听著來氣,挑小姑娘下手還摳

    這不能忍。

    回酒店後,八個同學集中在沙沐雨和王逍堯的大床房里,幾個人圍坐在大床上,床的正中間放了張本市的地圖。

    眾人學的就是這個專業,雖然還沒畢業,但都是學校里的精銳,討論起抓賊方案那也是像模像樣。

    “我們把這個人出入的軌跡劃分一下,就可得出一個結論,他經常在這一片活動。”沙沐雨用紅筆圈了個圈。

    “晝伏夜出,我懷疑此人沒有正當職業。”一個師兄說道。

    芊默始終皺著眉頭,沙沐雨便問道。

    “芊默你有什麼不同意見嗎?”

    “師兄說此人沒有正當職業,我有點不同意見,我覺得他應該是個個體戶,開一家小店,身高一七五以下長相猥瑣,喜歡看島國片,大齡單身男光棍或是離異,存在生理障礙,青少年時可能受到過女**,導致報復心理哦,最重要的一點,他開的店不需要很早開門,可能是中午開門營業到十點以後。”

    芊默說完全場沉默,以一種見鬼的眼神看著她。

    沙沐雨活寶一樣雙手合十,坐在床上彎腰對芊默拜,嘴里振振有詞。

    “默大仙在上,保佑我們團隊今晚順利抓住壞人,明天成功登頂團體冠軍,回到學校後受到嘉獎表揚,未來十年走上人生巔峰吧,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