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27章來個公道

第427章來個公道

    老男人堅決不給。

    9000塊啊!這不是小數目,他看芊默是個小姑娘,還是親戚,好欺負。

    在老男人眼里,那彩票是死無對證的,只要他一口咬死芊默拿的不是那張彩票,就不信芊默有什麼辦法。

    見老男人冥頑不靈,芊默不再說話,只是淡定地對倭瓜道,“報警。”

    倭瓜報警,老男人見狀有些心虛,但很快他腰桿又挺起來了。

    報警又如何!

    他店里又沒有監控,警察來了這種案子還能怎麼判,她說她中獎了,有什麼證據!

    警察一會就到了,芊默把情況講述一遍,警察果然很為難,現在雙方各執一詞,想要證據也不容易。

    9000塊錢,這金額也是很尷尬,這麼大點的案子要驗指紋也是不太可能的,派出所根本沒有能力驗證指紋。

    就在僵持不下之時,門口傳來一個響亮的聲音,芊默一听這聲音心里就知道怎麼回事了,最不喜歡的事發生了。

    與此同時,芊默的手機響了。

    芊默沒有立刻接,而是直直地看著分人群進來的老太太。

    這是她幾天之前去看望的大姨,也就是極品男的母親,老太太得到的消息,趕過來了。

    芊默的鈴聲一遍又一遍,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一定是老太太來之前告訴了她家里,這電話要麼是穆綿綿打來的,要麼是陳百川打來的。

    無論是誰,她都不會接。

    穆綿綿打電話,一定是無條件站在女兒這邊,陳百川那個老聖父息事寧人。

    一句都是親戚不要過分就完事了。

    完事?美得冒泡泡。

    芊默把電話弄到靜音,老太太已經來到她的面前。

    此時的大姨已經不再是跟芊默相互撕扯家長里短的和藹親戚了,她臉上掛著怒容,看到芊默叫了警察後,這份怒氣已經上升到了極致,再看芊默,眼里滿是仇恨。

    芊默站得筆直,她問心無愧。

    猥瑣男一看到媽媽來了,趕緊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惡人先告狀。

    “媽,你看看,什麼是白眼狼?當年她家里那麼困難,誰都不肯借錢,只有你借她家錢,現在人家翅膀硬了,不僅過來訛詐我,想要從咱們這白白拿走9000塊錢,還報警過來破壞我的生意!”

    “胡說什麼?!分明是你惡人先告狀!我們校花中獎了,拿到你這兌獎卻被你換了,還好意思說親戚,你宰熟!”

    馬蓮幫著芊默說話。

    猥瑣男色眯眯地一攤手,抱歉哦,听不懂你在逼逼什麼,有證據嗎?

    “陳芊默,幾千塊錢的事兒,你至于報警嗎?”大姨一開口,不問青紅皂白,直接懟芊默。

    人是有很多面的,一個平時看著好說話的人,在護崽兒問題上卻不分青紅皂白。

    坦白說,鬧到這個地步,芊默也是非常不願意的。

    猥瑣男得罪了芊默,但是大姨並沒有,如果有一絲和解的機會,芊默也不願這麼做,只是——

    “媽,你也不看看她是從什麼家里出來的?一個養殖戶的女兒,她媽是江湖騙子跑了,她爸跟她小姨搞在一起了,她——啊!”

    芊默一腳踹過去,給猥瑣男踹得夾著腿直嗷嗷,艾瑪,蛋碎了。

    老太太一看芊默動手了,氣得一巴掌打過來,想要打芊默耳光,卻被邊上的馬蓮擋下。

    “你竟然打我兒子!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芊默閉上眼。

    好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當初是看在你爸可憐的份上才借錢給你們,早知道你們是這樣的白眼狼,我錢扔了也不會給你們這一家子白眼狼!”老太太因為兒子的事兒,說話開始口不擇言。

    芊默睜開眼,平靜道,“大姨,做事要問清楚前因後果,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損我幾句倒也無所謂,我家早年是受過你的恩惠,但你這樣護著孩子,對他來說不是好事。”

    猥瑣男扣著鼻子,得意地看著芊默,來啊,你打我啊~

    有本事當著我老娘的面打我啊~猥瑣男暗搓搓地想。

    “你打我兒坑我家錢,你還有理了?”老太太听不進去勸,要不是有警察在,估計會直接跟芊默撕。

    在她身上,芊默能看到好多“慈母”的影子。

    她們無微不至地照顧孩子,出了問題馬上站在孩子這邊,不管對錯,不問是非曲直。

    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猥瑣男已經人到中年了,卻一事無成,還只想著貪小便宜吃小閨女豆腐,叫他一句**絲都是侮辱**絲。

    “看來我們是沒有講和的必要了。”

    芊默淡定從兜里掏出手機,調出里面的照片,警察一看,破案了。

    照片里是于昶默雙手拿著彩票尷尬笑的畫面,有點類似犯人舉著名字的那種照片。

    芊默因為嫉妒小黑中獎,故意惡搞自己男人,讓他擺這種造型拍照,留著回去舔屏。

    她還順手拍了張彩票的特寫,畢竟這是她男人第一次中獎,不留念發個朋友圈多可惜——感謝朋友圈炫富秀恩愛等拉仇恨功能帶來的無限好處。

    適當地秀一秀,是非常有利身心健康的,畢竟攀比是人類本能,若這項本能都失去了,世界也停止進步了,科技也不會再發展了——芊默是這麼用歪理說服自己的。

    “這”猥瑣男倒吸一口冷氣,他沒想到還有這手。

    “照片上的號碼很清楚,彩票站就是你這里,如果後期你拿著這個去總局兌換,就證明你換了我的彩票。”芊默不卑不亢。

    老太太卻是看也不看,繼續護著自己的兒子,她兒子是不會有錯的,就算錯了,她也能圓回來!

    “你拿個照片就說是你的,怎麼知道我兒子不能也中獎?”

    “彩票上會有指紋,我們來驗指紋——前輩,雖然這個案子沒辦法用公費驗指紋,但是若我自己私人掏腰包出化驗費,有問題嗎?”芊默問一直看著的警察。

    警察點頭,“可以是可以,問題是這個費用”

    一共才九千塊,這要是來回折騰,估計也剩不下什麼。

    “錢不是問題,問題是,要還一個公道。”芊默指了指猥瑣男。

    “彩票就在他身上!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