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30章侃侃而談更可疑(感謝娃娃+更)

第430章侃侃而談更可疑(感謝娃娃+更)

    芊默馬上命令司機掉頭追電動車。

    芊默打電話給沙沐雨,說她和倭瓜有事兒晚點回去,又報警說明了情況,轉到本轄區負責的派出所,跟負責這件事的警員保持通話,一路追過去。

    四輪車肯定要比兩輪電動快,眼看就要追上了,那電動車主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了,車一拐進了個胡同,出租車沒辦法追了。

    芊默和倭瓜下車,倆人跑步追。

    那電動車騎得飛快,倆女生一路狂奔,電動車主回頭發現了她們,加快速度進了小區。

    芊默等人追進小區,這是一棟老式小區,電動車都沒鎖,就那樣扔在一棟樓的下面,人不見蹤跡。

    “這怎麼辦,我去找物業調監控吧。”倭瓜緊張道。

    芊默抬頭掃了眼,“沒用的,這個小區沒監控,等警察來找物業吧,不過我估計物業也不知道情況。”

    派出所的人很快到了,物業也到了,一群人聚在一起,芊默和倭瓜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物業犯了愁。

    原來這棟樓里好多都是租房子住的,人員來去十分頻繁,具體哪一家的人騎這種電動車她們也不知道。

    問保安也說,平時沒見過這車。

    現在只能是把附近兩棟樓都查一遍,可這樣的話時間就都浪費了。

    芊默看看表,已經是十一點十分了。

    這兩棟樓都查了,怎麼也得十二點,到時候再趕過去,肯定是遲到了。

    一邊是比賽,一邊是替被猥瑣女孩討公道,芊默毫不猶豫做出決定。

    “馬蓮,你回去,我留下配合找人。”

    “可是比賽——”馬蓮推脫,“我留下,你回去!”

    “團體賽比什麼還是未知的,我這體能也是拖後腿,你回去吧,一定要替我比出好成績。”

    比賽是榮譽,抓賊是準警務人員的義務,芊默也很想比賽,但眼下這種情況,她留下就是最好的選擇。

    盡管有可能會因為缺席慘遭淘汰,也許會因為缺席讓她失去人生第一個團體榮譽,會有遺憾,但不後悔。

    她已經猜到狡猾的嫌疑人會偽裝,她要是留下可以配合警方找人,她的眼力能派上用場。

    馬蓮還想勸芊默,卻見芊默眼底的堅定所說服,此刻她終于明白自己跟芊默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陳芊默的思想覺悟已經超越了她太多太多。

    馬蓮這個女漢子留下了難過的眼淚,含著淚上車,她發誓一定要替芊默贏這個團體戰。

    芊默的心有一瞬間的焦慮。

    違反學校規定,不知道她回去後會不會受到處分。

    但當她陪著派出所的人一家家敲門時,躁動的心冷靜下來。

    堅持問題導向是準警務人員必須要有的素質,比賽以後還會有機會,但是這個敢對女孩下手的無恥嫌疑人,她今天就要抓,立刻,馬上!

    這棟樓大多數都是租戶,里面甚至有些群租,一套三居室里住了十幾個人。

    城市生活成本高,很多人背井離鄉居無定所,住在這樣的環境里也實屬無奈。

    電動車扔樓下的那棟樓沒有,一行人又去了隔壁樓,此時已經是十二點多了,沙沐雨打了好幾個電話,芊默都沒接。

    隔壁樓又是一層層查,因為有專人看守,確保了這幾棟樓這段時間沒有任何人員出入,所有出口都被看得死死的。

    查到第五層的時候,有收獲了。

    這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里面住了7個女生,房東把這里改成了宿舍,全都是上下鋪,甚至客廳都有人。

    芊默等人過來時,一個中年女人開了門,屋里一股方便面味兒。

    客廳的一角,一個男人蹲在電鍋前面正在用筷子翻里面的方便面。

    中年女人接受了調查,那男人始終蹲在鍋那不肯起來,根據中年女人的口述,她離異後住在這個“宿舍”里,靠著當清潔工賺錢,那個煮方便面的是她的兒子,已經三十多了還沒對象,在大菜市擺了個服裝攤,就近住在那邊的平房里。

    幾個查案的皺起眉頭,覺得這男人不太孝順,竟然讓母親住在這種環境里,眾人能看到這女人的床鋪就在客廳,平時吃住都在這,一點**都沒有。

    大概是看出眾人的想法,中年女人替兒子說話道,“我兒子主要是擔心我不安全,他住的那個平房冬天冷沒有暖氣,還有上廁所得去公廁,不安全,總有人偷看女廁所”

    眾人說話之間,芊默一直盯著那那男人看,盡管已經換了身衣服,但是芊默認出來了。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芊默在彩票站外面用湯鍋潑了的那個。

    男人已經換了衣服,芊默的湯不僅弄濕了他要賣的衣服,也弄濕了他的衣服。

    而換過的衣服芊默微微勾起嘴角。

    那男人蹲在那始終不肯起來,手里的筷子翻過來調過去,一鍋方便面都讓他攪和碎了。

    芊默走過去,居高臨下看男人,男人抬頭看了她一眼似乎已經把芊默忘記了,很快又把頭低下。

    從外觀上看,這就是個普通男人,長得並不猥瑣,甚至還有些女氣,若走在路上也就是個路人甲,不會引人多看一眼。

    “昨晚你在哪里?”芊默問。

    男人終于站起來,雙目直勾勾地看著芊默,眼神竟然還挺堅定的,一點也沒有挪開眼的意思。

    “我在家玩手機。”

    芊默死死地盯著他,男人竟毫不猶豫地跟她對視。

    芊默笑了,“玩得什麼?”

    “植物大戰僵尸,我打到了第24關,銅人僵尸復活,我用寒冰射手和豌豆莢配合能量豆才消滅它。”

    說話的時候男人依然不回避芊默的眼神,芊默又問道。

    “怎麼排放的?我玩這個總是不過。”

    听到芊默一直在問游戲的事兒,男人以為她就是想玩這個,又很詳細地說了怎麼操,芊默始終盯著他的眼神,男人漸漸卸下心房,他剛開始還怕芊默是帶警察抓他,因為剛剛他坑了芊默五百,現在看芊默不提那五百的事兒,便放心侃侃而談。

    這平時應該是個內向的男人,剛開始跟芊默說話甚至會結巴,可是當說起游戲就停不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