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38章就是她

第438章就是她

    小慧婆家雖然打著大酒店的旗號,其實就只有兩層,勉強算中等飯店,用來同學聚會也還說得過去,畢竟大家大部分都沒參加工,芊默這種有理財能力經濟獨立的畢竟是少數。

    芊默跟同學一起上去,四十個同學坐滿了2個大包廂,擠了6桌,還有幾個沒來。

    芊默進了包廂後,本想低調地找個座位待著,可不知道誰喊了句校花來了,包廂瞬間安靜下來。

    就覺得齊刷刷的視線一起往自己身上招呼,一張張似曾相識的臉讓芊默想開口都無從說起。

    已經一世沒見到了,這里面絕大多數人她都叫不出來名字。

    只能依稀記得幾個人。

    畢業才半年,但是差距已經看出來了。

    女同學普遍大變樣,高中時期的丑小鴨上了大學多多少少學會了打扮,男孩變化還能輕點,繼續上學的跟已經參加工的一眼就能看出來區別。

    這才是第一年,再過幾年再聚會,差距會更明顯。

    曾幾何時大家都坐在同一教室,看似在同一起跑線上,等回頭再看,原來有些人已經走了那麼遠。

    小慧為本次聚會的主辦人之一,看到芊默來了,趕緊站起來走到芊默身邊,挽著芊默的手臂驕傲道,“看,我說我能把我們的大校花請來吧。”

    芊默的眼神一點點冷下來。

    三年同行的交情,比不過利益和攀比。

    人要是不長大多好,一直停留在那個天真的青蔥歲月。

    有幾個同學圍過來跟芊默說話。

    “校花還是老樣子,沒多大變化。”說話的是班長,他考上了南方一所知名高校,這次也算是衣錦還鄉,之前三年他只能把對校花的暗戀埋在心里,這會覺得自己有高校背景做資本,看芊默的眼神里也多了許多東西。

    “校花你去的學校是警校嗎?是不是畢業就要當警察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芊默被眾人圍著,找她說話的要麼是當初跟她關系比較好的,要麼是早就暗戀她不敢開口的,男生比女生多。

    她從小到大女生緣一直不太好,早就習慣了也不覺得有什麼,小慧挺著肚子站在那,覺得芊默搶了她的風頭。

    今天這聚會是她在公婆授意下爭取辦起來的,本想借著這個機會讓大家聚聚,可看到同學們大部分還在上學,也有參加工的,但像她這樣畢業就結婚懷孕的畢竟是少數,感覺跟大家有了隔閡。

    小慧之前以為芊默嫁人了,這樣就跟她是同一梯隊了,結果芊默又去上學了,那應該也是個“棄婦”了吧?

    棄婦就應該有個棄婦的樣,可憐巴巴的,面容憔悴什麼的。

    結果這一屋子人里芊默輕松脫穎而出,不僅不憔悴,看著比高中時期氣色還好,真是不可思議。

    芊默一直有做運動,尤其是這幾個月,有氧運動每天都要保證超過倆小時,整個人看著都不一樣了,皮膚雖然比上學時稍微深了一個色號,不過看起來更健康了,而且警校特別養人,氣質一看就跟周圍人不一樣,渾身正氣。

    上學時芊默獨來獨往,很少見她隨和待人,多了一世經驗身上少了許多戾氣,對待這些沒有惡意的提問也有耐心一一回答。

    所有人都感覺到校花不一樣了,有些平時不敢跟芊默說話的男生也圍過來。

    小慧見大家都在圍著芊默,心里不是滋味,假借上菜之名出去,一轉身進了另外一個包廂。

    這邊也有個被眾星捧月的,坐在主座上,特別引人注目。

    冬天衣服普遍顏色偏深,這位反其道而行,一身粉紅色,頭頂上扎著丸子頭,別了個粉紅色閃耀水鑽蝴蝶結,在燈光下閃著耀眼地光芒。

    小慧進來後直奔粉紅女郎,趴在她耳邊小聲說。

    “甄妮,芊默來了,就在那屋。”

    這強行吸引人眼球的不是別人,正是被退學的甄妮小公主。

    甄妮一听陳芊默來了,眼里馬上迸射出仇恨的火苗。

    就是她!

    這個可惡的惡毒女配陳芊默,坑的自己被退學!

    其實這個聚會發起人名義上是小慧,實際上是甄妮。

    甄妮原本在芊默學校邊上的農大讀書,一直看芊默不爽,總想伺機收拾芊默。

    前段時間爆出女學生被辱事件,甄妮添油加醋地散播謠言,還想趁機坑一波芊默,被芊默分分鐘揭穿了。

    當時芊默的要求是不要對外公開甄妮的個人信息,保護她不被網絡暴力所傷害。

    但農大那邊也不能容這樣的學生,人家也是有幾十年校史的好學校,這種道德品質敗壞的行為給學校招惹了很大麻煩,直接給了個大過。

    若甄妮能夠見好就收,收斂尾巴,有病乖乖治病,或許還能熬到畢業,但甄大小姐玻璃心碎了一地,扛不住被學校記大過的恥辱,從老家開車拽了一車人,企圖埋伏揍校長。

    是的,揍校長!

    結果東窗事發後,學校徹底不能容她了,開除不說,還因為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條例被關了十多天。

    甄妮的父親甄卡差點沒氣吐血,甄妮的母親小雪花哭天抹淚動用各種關系,硬是給女兒找了國外的一所藝術(野雞)學校,給錢就能上的那種,讓甄妮大小姐出國深造。

    這次辦同學會,也有揚眉吐氣炫耀的意思——畢竟要出國了麼。

    炫耀完了,還得找陳芊默算賬。

    甄妮一听“仇家”就在對面,氣勢洶洶地過去,明明就隔了一堵牆,但甄妮還是拎起了她新買的蔻馳小包包,哼,媽媽可是非常寵她的,去島國免稅店第一件事就是給女兒買包,這個包已經被甄妮隆重地N瑟一圈了,周圍內些拿幾十塊錢的渣渣,你們見過嗎,見、過、嗎!

    芊默看小慧出門,心里就算計起了時間,果然三分鐘不到,門就開了,威風凜凜挎著包的甄妮出現了。

    “哎呀,這不是陳芊默同學嗎?听說你被男人甩了以後灰溜溜地去上學了啊,真是好幾不見了呢,哦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