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39章這是高仿(感謝淡淡you傷+更)

第439章這是高仿(感謝淡淡you傷+更)

    甄妮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顫。

    芊默以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她,並沒有回答這個白痴問題。

    周圍好幾個同學露出疑惑的表情,也有那距離陳家近知道發生什麼的面有難色。

    知道內情的不算多,但大多數學生還是挺善良的,覺得這是芊默的傷疤不好提起,甄妮上來就以高分貝喊出人家的隱私,未免有些過分了。

    見芊默不搭理她,甄妮便扭著小蠻腰,拎著她的小包包一步三搖地來到芊默面前。

    “哎呦,陳同學你怎麼不說話啊?鄙人不才,家境稍殷實一些,馬上就要出國留學了,臨走前看看你嘖嘖嘖,看來你混得也不怎麼樣啊。”

    甄妮嫌棄地看芊默身上的休閑服,雖然挺好看的,但根本不是大品牌麼,看看她,非國產大品牌都不穿呢,在這人均工資才2000多的小城市,出去就是最靚的風景線呢。

    “嗯,不如你混的好。”芊默端起果汁輕啜一口,始終都是保持著坐姿。

    這倆人一個帶著自己的幾個跟班盛氣凌人,一個坐在那,明明應該是芊默落下風,可是大家都能感覺到陳芊默並沒有把甄妮的找茬看在眼里。

    芊默其實能猜到甄妮為什麼出國,卻沒有當眾戳穿她。

    讓她像個潑婦那樣罵街,這是難為芊默了。

    甄妮卻並沒有因芊默的隱忍而放棄作妖,她本想引得芊默跟自己對罵來著,沒想到陳芊默這麼穩不搭理她,這可不行。

    甄妮的眼掃了一圈,最後停留在芊默椅子上掛的包,不經芊默同意便拎起來,夸張地哎呦一聲。

    “陳芊默,想不到你竟然這麼low,背個高仿的蔻馳包啊,你瞅瞅你這個logo都做反了啊要我說啊,有錢沒錢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清楚自己的消費定位,你有這錢買個二三百的假包不好嗎,非得弄個這個,丟不丟人啊。”

    離著近的女生一看,還真是,芊默的包跟甄妮的包logo有點像,都是馬車,不過方向不一樣,細看有很多地方也不一樣。

    雖然女孩們還年輕,不是很懂奢侈品,但有那敏銳的心里卻泛起了嘀咕,為什麼芊默的“高仿”看著比甄妮的還要上檔次?

    “嗯,你繼續。”芊默跟看猴戲似得看著甄妮,甄妮卻以為她成功震懾了芊默,更加激動的上躥下跳了。

    她拎著芊默的包給眾人看,猶如大型打假現場。

    “國內的山寨是太厲害了,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出國的原因,是的,我非常痛心啊~我痛心我們泱泱大國竟有這麼多跟陳芊默一樣虛榮的女孩,買這些劣質產品讓老外笑話!”

    班長听不下去了,站起來拽甄妮。

    “大家聚會,你別鬧的那麼難看,拎什麼包是人家個人的選擇,也沒用你錢。”

    甄妮一把甩開班長,尖酸道,“我說她你心疼什麼?你以為你這樣的窮小子陳芊默能看上你嗎?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幾斤幾兩!”

    班長臉一下漲紅。

    “班長你坐下,讓她繼續,我要听听她還能說出什麼。”

    芊默心里是舍不得的。

    說實話,現在這社會,人人都精明能干見多識廣,尤其是網絡撲街後,想要找幾個沒素質見識少的山炮,真是越來越難了。

    人生難得遇到幾個甄妮大小姐這樣的山炮,此時不珍惜以後怕是沒機會看到她了,一想到甄妮大小姐要出去禍害外國人民,芊默還有點小心痛。

    今日一別,再難有如此清新脫俗智商低的人出來逗她了。

    甄妮得了便宜賣乖,拿著包侃侃而談,從山寨的壞處到知識產權地保護,也甭管周圍人愛不愛听,強行拔高自己貶低芊默。

    邊上一個一直沉默的女生站起來了,剛甄妮在那叨逼叨的時候,她就悄悄翻手機,內事問度娘,外事問谷小哥,房事問天涯兄額,就是順手查了下。

    “芊默,你這是愛馬仕吧?”那女生剛查的就是這個。

    這年頭奢侈品雖然不像後幾年那麼普及,但也有人開始用了,這女孩隱約記得有倆牌子的包logo有點像,又不太確定,便翻出來查查。

    “我這是高仿。”芊默還挺謙虛。

    那女孩翻開她包帶,看到上面獨一無二的編碼,“你真會開玩笑,你看網上都說了,真假辨別,你這個是真的啊。”

    其它同學有的知道這倆牌子,有的不知道差距,吃瓜之余閑著沒事兒翻翻手機搜搜,這一搜才發現,原來貧困限制了大家的想象。

    甄妮拿的那個,說是奢侈品都很勉強,國外有句俗話,說這個是小女孩有的第一個包,意思就是說平價,2000、3000就能搞定一個。

    芊默拿的那個是貴婦專用,起價就是六位數。

    “朋友送的。”芊默拿回包,面上還是不動聲色,心里已經對小黑同學的先見之明佩服不已,這家伙來之前是不是看了十幾部港台偶像劇?

    否則怎麼會深諳這些亂七八糟的套路呢。

    甄妮本想羞辱芊默一番,沒得逞,還被反擊了——雖然芊默始終沒動,但甄妮大小姐覺得周圍看她的眼光都帶著嘲笑的意味,看的她玻璃心碎了一地。

    這世界為什麼對美麗的女人這麼殘忍呢。

    “你怎麼不敢跟大家說說,什麼朋友這麼好啊,是不是對外做了什麼‘生意’啊,我听說現在有些大款就喜歡找年輕學生,你還是警校生吧,穿制服的是不是行情特好啊,那句話叫什麼來著,制服的誘——啊!”

    甄妮話還沒說完,就覺得氣兒都上不來,要窒息了。

    芊默把她脖子掐住了。

    “你拿我開玩笑,我可憐你智商低于正常人不跟你計較,但是你敢侮辱我的母校和我身上的制服,不行!”

    誰能想到平時總是低調沉默的校花爆發起來這麼驚人,眼看著甄妮快上不來氣了,芊默才送開手,甄妮退後好幾步,不停地咳嗽。

    周圍同學都看傻了。

    “趁著我沒後悔之前,滾。”

    芊默聲音不大,氣場卻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