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42章交出盟友(感謝麥一一啊+更)

第442章交出盟友(感謝麥一一啊+更)

    二個包廂,接近四十人的菜品,就算沒要海參鮑魚這些貴菜,加起來也是幾千塊錢。

    許小慧听到芊默要她買單整個人都暈了,現在就算東窗事發也拽著芊默不讓走。

    “那是你自己的問題,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買單,這次算給你長個記性了。”芊默並不打算心軟。

    許小慧見芊默不為所動,一激動,眼楮都漲紅了。

    “陳芊默,你別逼我!”

    芊默退後兩步,防備地看著她,這是要噶哈啊!(方言︰干什麼啊)

    “我要就是想逼你呢?”芊默退到安全距離,心說許小慧不會從兜里掏出硫酸跟她同歸于盡吧?

    小說看多了腦子里全都是刺激場景。

    卻見許小慧說了兩聲好,在芊默詫異的眼神里,噗通一下跪下了。

    “我給你跪下了,我求求你了,這頓飯你買單吧,我身上沒有錢,我公公要知道收不回來,真會打死我的,你要是生我氣,你揍我,你打我,你怎樣都行,求求你了”

    這一幕看在芊默眼里,竟有些莫名心酸。

    許小慧因為嫉妒自己,做出了不好的行為,固然不值得同情。

    但為了幾千塊錢卑微到跪在地上,真讓人無奈。

    “你自己有手有腳的,怎麼把自己活成現在這樣?為什麼要讓這一家人這樣對待你?你就沒想過要出去,自力更生?”

    想要發大財不容易,想要混一口飯也不算多難的事兒,就算是找份賣貨或是服務員的工作,一個月也能賺個一兩千,依照現在的物價,吃不起大魚大肉,買瓶洗頭水天天洗頭是絕對沒問題的。

    許小慧對著芊默哭訴。

    “我也不是沒想過啊,可是這家人扣著我的身份證,還威脅我要是敢去工作就不用再回來了,我只有高中畢業,娘家又沒我容身之地,出去了也找不到太好的工作,我公公說這酒樓早晚都是我和我對象的,我只要再忍耐幾年”

    可憐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芊默听完明白了,扣著身份證什麼的根本就是個借口。

    其實是舍不得這個家產,抱著十年媳婦熬成婆的想法,想要熬到公婆掛了自己掌家,這個許小慧根本不值得同情。

    “同窗三年,我勸你一句,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不來,你忍氣吞聲洗頭都要看人臉色,你覺得你真能熬到你掌家時刻嗎?看你公婆還年輕,吝嗇的人通常又都很刻薄,再有幾十年他們也不會放權給你。”

    等到放權給小慧,她早就熬成老太太了。

    這幾十年受人管制,給人當免費服務員,有那個精力出去自己打拼,說不定也能成就一番事業。

    退一萬步說,真讓她熬出頭了,可得到的家產,真的夠償還這些年的委屈嗎?女人最怕生氣,長期憋悶會有很多疾病,比如乳腺方面的疾病。

    芊默不想詛咒誰,只是客觀地勸,真要是因為忍氣吞聲得了乳腺病,得到的這個酒樓未必看病的。

    可許小慧哪兒听得進去啊,一再苦苦哀求芊默,求芊默放她一條生路。

    芊默平時還挺好說話,這次卻鐵了心。

    買單可以,但是許小慧要寫份欠條給她,允許分期還,但必須要還。

    這最後一課,是芊默留給這個昔日伙伴最後的禮物。

    這錢就算芊默給她存的。

    若她許小慧真有那魄力想要離開這個牢籠,屆時芊默會把這錢還給她,幾千塊雖然不多,可也足夠一個女人暫時有個立錐之地。

    若許小慧冥頑不靈非得賴掉芊默這筆錢,倒時她連最後一絲退路都會失去。

    芊默做這件事的時候還有點禪,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她給許小慧鋪好了路,究竟是要種下惡因還是善因,就看許小慧自己了。

    許小慧此時根本顧不上考慮芊默的良苦用心,見芊默執意要她寫借條,一激動把埋在心底的秘密抖出來了。

    “芊默,這次的事兒真的不怪我,我承認,我把我表哥找過來只是想嚇唬你,但我只是想嚇唬嚇唬你啊,要打你爸的謠言真不是我傳出去的。”

    “你還敢狡辯?我們已經查到了,謠言的根源就是你。”芊默不耐。

    才幾個月不見,許小慧就已經變成這樣了,可見扭曲的環境容易造就扭曲的人,女人擇偶有風險,嫁的人家直接決定了自己未來的格局。

    許小慧若不嫁這種極品婆家,或許還不會像現在這般扭曲。

    “謠言是我傳出去的,可是是有人讓我這麼做的,我你是知道的,我沒那麼多心眼,要是沒人提醒我也不能這麼做,所以”

    所以這欠條人家不能寫呢,要錢去找真凶啊!

    跟著極品婆家,許小慧別的沒學會,就學會死要錢了。

    “誰讓你做的?”

    芊默問,這個小黑沒查出來。

    “是你大姑,有天我在路上遇到她了”

    許小慧一點也沒有契約精神,見東窗事發把自己的“盟友”供出來了。

    怪不得小黑沒查到呢,人家倆是單獨見的面,陳大姑這次學聰明,沒有出面,而是選擇了許小慧當槍。

    許小慧偶遇陳大姑,倆人聊了幾句,陳大姑煽風點火,先說替許小慧感到不值,好好一個閨女過得這叫什麼日子,三言兩語哄住了許小慧。

    許小慧彼時正跟怨婦一般,恨天恨地恨一切,見有人理解自己很快就聊到一起去了。

    陳大姑趁機挑唆,說芊默一家不地道,先是芊默說嫁人又不嫁了,後是陳百川的養殖場賺錢許小慧家不賺錢,說的許小慧嫉妒起芊默來了,嫉妒的火苗一旦燃燒,就很容易摧毀一切。

    陳大姑暗示許小慧,說陳百川有心髒病,就怕刺激,不如讓許小慧嚇唬他一下,往外散播有人要卸他胳膊,又不真打,不犯法,頂多就是嚇唬的陳百川發病難受幾天。

    吃點藥,死不了的,誰讓他賺錢了?誰讓他閨女那麼惹人恨?

    許小慧舉一反三,把謠言散播出去後,甄妮又找上門,說要收拾芊默,許小慧決定將計就計,利用甄妮跟芊默的嫌隙,把上門找茬的這幾個人歸到甄妮那邊,她自己一點事兒沒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