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46章現在已經不庸俗了

第446章現在已經不庸俗了

    在太姥姥看似普通的小院外,整整齊齊停了兩排車。

    有上百萬的豪車,也有幾萬塊的家用代步車,甚至還有農用三輪,上面坐著個裹著頭巾的女人抱著個襁褓。

    貧富差距之大,只看這些看病的人就能得知。

    還有專人負責秩序,給這些人發號,這目測幾十輛車隊里,只有5人能夠得到老太太的翻牌。

    “每天都這樣?”芊默被這壯觀的景象震撼了。

    她注意到周圍甚至還有村民擺攤賣特產,賣礦泉水,賣小吃

    最夸張的是,還蓋了個收費公廁?

    太姥姥憑一己之力,給這個村帶來了多少經濟收入,養活了多少人家?

    “今天還算好的,節假日的時候人會更多一些。”小黑早已見怪不怪,領著芊默朝里走,負責發牌的是個中年女人,她是姥姥的助理。

    看到小黑馬上眉開眼笑。

    “二少爺來了!老太太今兒吃早飯咬了兩次嘴唇,她還嘀咕說今兒不知道誰回來,原來是二少爺,我馬上領你進去。”

    “薛姨不用麻煩,我自己進去。”小黑客氣道。

    “這位是——”薛姨精明地看向芊默,上一眼下一眼。

    芊默吃過見過的人,自然不會被人看毛,溫和點頭。

    “我未婚妻。”再過兩年就升級成媳婦!

    薛姨重點看了芊默的縴腰窄臀。

    “好啊,眼大明亮,耳垂有珠,柳葉彎眉,這是旺夫益子相呢,雖然現在有點小困擾,但是逢凶化吉問題不大,保守估計能生倆。”

    芊默絆了下。她好歹也是個算命二代,怎麼今兒有種遇到高手的既視感?

    小黑樂了,領著芊默進了門,壓低聲音對芊默道。

    “薛姨跟著我太姥姥有些年了,耳濡目染了我太姥姥的一些看相技巧,多少懂一些。”

    好家伙,一個發號牌的都有這技術,太姥姥難道真是個老神仙?

    芊默多了絲敬畏。

    老太太眼楮看不到,給人看病之余還有看相摸骨的習慣,她能摸到的手相自己搞定,看不到的薛姨口述,自然是能學到一些。

    倆人往院里走,只听後面有人叫囂。

    “搞啥子哦,我們在這里排隊這麼久,怎麼還有人插隊加塞?”

    “那是我們老太太的重孫和重孫媳,誰讓你們不會投胎,這可是技術活!”薛姨底氣十足。

    芊默跟著小黑進了屋,看似普通的小院,進了屋別有洞天,這一屋子古董裝修得古色古香,屋里彌漫著草藥味,牆上還掛著書法家的真跡,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世外高人?

    芊默正想著,就听里屋傳來一個高亮的聲音。

    “小老二,你帶誰來了?”

    “回太姥姥,我帶著我未婚妻來了。”小黑畢恭畢敬。

    芊默心里一個激靈,媽耶,老太太不是失明了嗎?

    怎麼她和小黑剛走到玄關,老太太在里屋就知道來的是小黑?

    要不是芊默堅持反迷信,她真會覺得老太太可能是通了靈的那種玄幻人物。

    “嗯,倒是配你,領進來我看看。”

    倆人邁步往里走,芊默只見一個頭發烏黑精神矍爍的小老太太盤腿坐在炕上,臉上雖然有些皺紋,但是氣色極好,聲音鏗鏘有力,神態怡然自得,穿著傳統中式棉襖褂子,往那一坐,還真有點道骨仙風的感覺。

    芊默心里犯嘀咕,老太太還沒看到自己,她一進屋老太太卻說她配小黑,這是恭維?

    可看這老太太的精神頭以及打死也不挪窩的個性,也不像是會恭維人的啊。

    “太姥姥好,我是陳芊默,今天來是——”

    芊默走到老太太跟前,還沒來得及把自我介紹說完,手就被按住了。

    芊默下意識地縮了下。

    “別怕,我沒有那庸俗娘倆一見面就往人手腕上套鐲子的陋習。”

    媽耶!會讀心!芊默心里的雷是一個接一個,褲衩褲衩的。

    這老太太好邪門啊!

    “太姥姥,我媽媽給芊默的鐲子里,好像是您傳下來的。”小黑樂呵呵跟老太太開玩笑。

    揭穿自己太姥姥,特順手。

    “那是過去了,現在我已經不那樣庸俗了。”老太太理直氣壯,說話間骨節分明枯瘦的手精準扣上芊默的手腕。

    芊默心撲通撲通的。

    她這兩輩子的疑難雜癥,真的能治嗎,要是治不了,她——

    “你放松點,不要那麼緊張。”老太太把脈,臉色卻一點點凝重起來,芊默察言觀色,一看老太太這臉色,心也一點點往下沉。

    剛進門時,老太太是漫不經心的,可一給自己把脈,如此胸有成竹的老大夫也面色凝重,看來她的病情應該挺復雜的。

    “你這毛病,怎麼拖到現在才來?若早個五年,不,三年也行,十五六歲開始調理,會有更大的把握,現在再治有些遲了,你現在行經之日渾身冰涼,脾氣暴躁,平時血糖低,都源自身體的虧空,未來想要有孕都是難事。”

    芊默的心往下沉了沉。

    她徹底對老太太信服了。

    她都沒說自己是什麼毛病,老太太一把脈就能說出來。

    “沒有就沒有了,無所謂了,太姥姥你就給她調理下身體,不要讓她每個月都那麼難受就行,孩子那玩意我不要了——”

    小黑話還沒說完,老太太的拐棍到了,小黑驚險躲過。

    “孩子那玩意?有這麼說自己的孩子嗎?你就隨你爸,不拿崽兒當孩兒看。”

    “反正太姥姥你都治不了,我們也不要抱有那種不切實際的希望了,乖乖你起來啊,別累著我們老太太,反正老太太也治不了。”

    芊默強忍著難受想要站起來,來得時候還滿懷希望現在心涼了。

    她想站,老太太不讓,按在那又仔細地听了起來,嘴上還不忘吐槽。

    “小老二學壞了,竟然用激將法對付我,你還別不服,這世界上就沒有我看不了的病,我還就不信了。”

    芊默淚眼朦朧地看小黑,小黑對她眨了下眼,對付老頑童,就得刺激下。

    “要說百分之百能治愈那是扯淡,但是還是有一線希望,不過——”太姥姥停頓了下,對著芊默說道。

    “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