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47章她是鳥人啊

第447章她是鳥人啊

    芊默本來已經絕望了,听到老太太還留有余地,喜不自勝。

    “您說,什麼要求我都能做到。”

    一線希望也會盡力爭取,前世痛失骨肉的心情太過沉重,芊默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我這要求也是簡單,小老二,一會把你薛姨叫回來,讓她出去,給我從外面的患者里挑五個人出來。這五個人,必須是我想要看的,不能是太簡單的病,也不能是我看不順眼的人,如果外面有人不服找她打架,小老二你不許插手,讓她自己解決,只要能辦到這個,我就告訴你們治療方法。”

    太姥姥一條條說出她的要求。

    她說一條,小黑的臉就沉一下。

    “太姥姥,您有點強人所難了,我家乖乖又不會醫術,你讓她去給你挑患者,她怎麼知道哪個病患您感興趣?”

    “哦,她做不到?那就不要談了,你去廚房給我炖一鍋紅燒肉,炖完了肉留下,你領著她離開,以後也不用來了。”

    老太太氣定神閑,盤著腿還拿出了一盤瓜子嗑上了,快九十的人了,一口牙竟然還在, 嚓 嚓把瓜子嗑得倍兒響。

    小黑護著媳婦,听到太姥姥如此為難自己未來媳婦,肝火有些旺,有心想要據理力爭,卻也明白他家老頑童的脾氣,他要是敢還嘴,老太太說不看就不看,陳萌來了也沒用。

    就是這麼任性。

    “沒事,我試試。”芊默不想放棄,趕緊勸小黑。

    老太太給她治是情分,不給治是本分,不能因為她的事影響小黑跟太姥姥的感情。

    “可是你又沒學醫,又不會看相——”

    “她不可能不會看相,她命里帶易經四象里掌管南方七星宿(xiu四聲)的四方神獸之一的朱雀,怎麼可能不懂命理?”

    芊默瞠目,老太太這都知道?

    小黑無奈,“太姥姥你別逗她,明明是我媽告訴你的,我媳婦母親是算命的”

    母上打電話時,他就站在邊上好麼!!!

    老太太頑皮不成被拆穿,惱羞成怒,瓜子往簸箕里一扔,“我不管,反正甭管她用什麼辦法,我的要求做不到,不看不看就不看!”

    “小黑,你留下給太姥姥剝瓜子,我去去就來。”

    芊默對太姥姥道了聲謝,轉身就出去了。

    小黑把瓜子簸箕拿來,不給老太太嗑瓜子,自己吃。

    太姥姥氣樂了。“還以為你是最省心的孩子,這護犢子的毛病像你那別扭爹一樣一樣的,我這也沒怎麼為難她,看給你心疼的。”

    “這還不叫為難?我家乖乖不懂醫術,你那患者們素來脾氣暴躁,弄不好都能打起來,薛姨都是跟你快兩年才能控制住局面,你讓她一天就做到,過分了啊。”

    小黑嗑瓜子,泄憤!他要把老太太所有的瓜子都吃完!

    “你懂什麼,我這是為了你們好天機不可泄露,而且小子,你別不服,我說她有看事兒的天賦,不僅是小萌萌告訴我的,你這未來媳婦,真是四方之一的朱雀星君下凡,朱雀是什麼你知道嗎?”

    朱雀鳳凰?

    不完全對,鳳凰的原型好多,錦雞、孔雀、燕子、鷹鷲,朱雀是四方神獸之一,主管南方七星宿︰井鬼柳星張翼軫。

    “太姥姥你該不會說我媳婦是個鳥人吧?”

    太姥姥一把奪過瓜子簸箕,還不忘拿瓜子殼砸小黑。

    “滿腦子陰暗思想!不過朱雀的確是一種凶鳥,喜逐光,啄人,爭強好勝——”

    太姥姥的話還沒說完,小黑就把手做成電話狀,假意地說道。

    “喂,妖妖靈嗎,這里有個九十歲的老太,倚老賣老搞封建迷信。”

    這是祖孫倆的玩笑,當然沒人會當真,太姥姥笑著罵了句小黑臭小子,“我話還沒說完,你這命格在上面是主管光的,她喜逐光,那不就是追著你走嗎?剛好你倆相得益彰,湊一起大吉,分開她就變凶。”

    小黑放下假冒電話,煞有其事的點頭,“妖妖靈不用來了,這個老太言之有理。”

    變著法的逗老太太,老太太逗得眉目舒展。

    她的後輩都非常孝順,輪流過來看她。

    小萌萌的三孩子老太太都喜歡,可要說最喜歡哪個,肯定是眼前這個小老二了。

    于昶默曾經有過坎坷,自身又非常克制懂事,從不給家里人添麻煩,正因如此,老太太心疼曾孫,在小黑查出有不好治的心疾後反復推算,算到會有這麼一位朱雀星君,卻算不到這倆人能不能成。

    現在故意試探下芊默,也是老太太不為人知的一番美意。

    芊默並不知道太姥姥葫蘆里賣得什麼藥,她按著老太太的要求出來,讓薛姨進去,薛姨滿臉不敢置信。

    “你?!”哎,老太太是難為人啊。

    這一天就放五個號,排隊看病的人這麼多,難免有些怨氣,挑不對患者老太太也會發脾氣,這“導醫”的工看著輕松,其實可不簡單。

    薛姨跟著老太太兩年這才勉強能勝任這個工,偶爾還有選錯患者被老太太鄙視的時候,這小丫頭初來乍到的,能行嗎?

    “沒事,我試試。”別說只是挑幾個患者,就算此時讓芊默刀山火海她都勇往直前。

    “那我偷偷給你幾個提示,就是一會你挑著那個——”薛姨的話還沒說完,姥姥中氣十足的聲音從屋里傳來,並非老太太成仙會隔空傳話,人家有喇叭

    “小薛馬上回來。”

    薛姨對芊默投了個好自為之愛莫能助的眼神,娃啊,並非是姨不幫你,實在是老太太任性啊。

    她都六十好幾的人了,到老太太這一樣規規矩矩的讓人喊一聲“小薛”。

    外面排隊的人那麼多,見到發號篩選的薛姨進去了,換上個小姑娘,眾人一股腦地沖上來,給芊默團團圍上。

    “選我吧!我母親都快不行了,求老神仙施藥!”

    “我閨女發燒三天不退了,我給你跪下了!”

    “我有錢!讓我進去,我給你二萬!”這一聲喊出來,全場安靜了。

    從一輛凱迪拉克上下來了一個大肚子地男人,叼著煙卷對著芊默神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