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52章芊默的大驚喜

第452章芊默的大驚喜

    叔叔樂開了花,對,這是大實話,雖然他們一年到頭也沒個案子,但大家也都挺累的,理解萬歲。

    到局里後,人販子心理防線崩潰,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她偷孩子拐賣的全部經過。

    原來,這人販子這些年一直在外地打工,做點打掃衛生之類的也賺不到什麼錢,跟她一起過日子的男人又把她給甩了,年近五十沒兒沒女,又沒存款,這麼多年最值錢的家當就是被芊默翻出來的金耳環和金戒指了,回老家也沒有立錐之地。

    于是起了歪心。

    她是給醫院打掃衛生的,深知醫院的監控漏洞,趁著人不注意偷了個孩子出來,辭職回到老家,對外宣稱這是她生的孩子。

    本想倒手賺個萬把塊的,誰知道這娃不帶財,抱回來沒一個禮拜就發燒了。

    女人也沒錢,只能挑著便宜的縣醫院輸液了幾天,不發燒就給弄回來了,也不知道是沒好利索啊,還是抵抗力太差有先天性的疾病,沒倒手又病了。

    女人不甘心,便想出了跑太姥姥這裝可憐的餿主意。

    好死不死地,撞到了芊默的槍口上。

    芊默這雙眼本就厲害,今生提早遇到了陳萌,陳萌給她強化訓練後,更厲害了。

    前世陳萌也教芊默微表情,但是跟這會教的側重點還不一樣,前世芊默的身份注定不能當警察了,所以陳萌教她的都是人際交往方面的,今生她進警校了,陳萌便開始側重識別犯罪分子這塊,這才幾個月,芊默就已經有了驚人的眼力。

    從警局回來,太姥姥的病患已經都看完了,小院恢復了平靜。

    于昶默正抱著已經退燒的小娃在屋里溜達。

    這孩子警局已經開始著手尋找他的爸媽了,在他親爹親媽趕過來之前,留在太姥姥這照顧。

    看著真讓人心疼,嬰兒臉本應該是肥嘟嘟的,可這孩子已經瘦出了尖下殼。

    已經四個月了,看起來還不如兩個月的孩子壯。

    太姥姥給這孩子做了詳細的檢查,不是太樂觀。

    肺炎倒還好說,棘手的是這孩子有先天性心髒病,所以才會頻發大性肺炎。

    太姥姥治療肺炎是不難,但想要讓這孩子以後徹底健康,還是得手術才行。

    現在孩子的燒也控制住了,躺在小黑懷里熟睡,他似乎很喜歡小黑,小黑有幾次想放他躺下,一放就哼唧,抱起來就好。

    于是于昶默便抱著滿屋子溜達。

    那麼大個男人,抱小嬰兒的樣子如此溫情,芊默看他抱的時間有點久,便接手要抱抱。

    薛姨在邊上說道,“沒用的,這孩子就只認二少爺,我抱也不行——咦?”

    那個很難搞定的小破孩兒,到了芊默懷里不僅沒哭,看了芊默幾眼,咯咯笑了。

    小嬰兒的笑足以萌化全世界,芊默心頭一暖。

    “這孩子要是一時半刻找不到爸媽的話,我們出錢給他做手術吧?”芊默問小黑。

    于昶默點頭,可以。

    國內大部分醫院做兒童先心病都得等到幾歲以後,但這期間孩子很容易反復得肺炎,能夠給小月孩做手術的,只有帝都的一家公立醫院有這水平。

    “做個手術也得幾萬吧?”薛姨道。

    芊默點頭,是啊,不便宜。

    但有時候人和人之間的緣分,不能用錢來衡量,這孩子是她從人販子手里救下來的,怎能眼看著小小的生命就這樣逝去。

    太姥姥眼楮看不到,可一直听著這邊的談話。

    芊默處理問題時,的確帶著朱雀星君的霸道,甚至有些狠。

    無論是挑釁的一米金鏈子,還是人販子,她都能游刃有余地處理。

    可對待幼小孩童時,也有一份慈母之心,這有軟有硬的態度,讓太姥姥甚為滿意。

    “你們都出去,我有話單獨跟默丫頭談。”太姥姥的考驗到此結束。

    芊默以120分超高分,圓滿超過了太姥姥的心理預期,接下來就是頒發“獎品”的時刻了。

    于昶默抱著小嬰兒,含蓄地暗示太姥姥。

    “太姥姥,聊天什麼的可以,但是封建迷信還是少說。”

    尤其是,凶鳥什麼的

    太姥姥抓起已經空掉的瓜子笸籮扔過去,小黑快速接住。

    “去給我剝一碗瓜子仁來,少一顆你媳婦娶不上,未來兒子也抱不上!”

    “我喜歡女兒。”于昶默有心情貧嘴了,芊默也是一喜。

    太姥姥這意思是,可以給她治病了?

    于昶默不敢耽擱,抱著孩子出去,薛姨也跟著出去,屋里只剩芊默和太姥姥。

    “默丫頭啊,太姥姥這樣考你,你氣不氣啊?”

    “我感謝太姥姥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完成自己的使命。”芊默謹慎措辭。

    抓賊本就是她的義務麼,今天狀況是有點多,芊默也不知道老太太對自己的表現是否滿意。

    “別怪太姥姥刻薄,實在是小老二的命格特殊,我給他算過,他要麼孤獨一生,要麼就能找到佳偶天成。”

    老太太娓娓道來。

    芊默听小黑之前說過一嘴,當時只當是笑談,想不到老太太竟如此重視。

    “太姥姥不是嚇唬你,佳偶天成,這四個字說起來是十分好听,但做到特別不容易,你看這太極陰陽圖,陰和陽要達到平衡,世界才和諧,陽太盛不好,陰太強也不好,到哪兒找跟小老二勢均力敵的女人呢找的弱了,直接就讓他克死了。”

    芊默尷尬地笑,“沒事,我命硬”

    “你是不是覺得玄學術數都是封建迷信?”

    芊默心里是那麼說,嘴上可不敢承認,干笑兩聲。

    “你對你母親有心結,所以你覺得所有算命的都是騙子,但陰陽五行本就是古人留下來的智慧,你把它理解為古代的統計學也沒問題,這里面有很多先人留下的智慧,太姥姥剛剛給你摸骨,看出你是這方面的人才,我決定把家傳的秘籍給你當見面禮,你回去仔細研究。”

    太姥姥挪到炕上的黃花梨炕櫃邊,打開落著鎖瓖著象牙貼片的小抽屜,從里面掏出一個古色古香的木頭盒子。

    打開,一本繁體字的手抄書,還有一個龜殼幾枚古錢。

    得,算命家伙事兒齊全了,芊默嘴角抽了抽,她繞了這麼大一圈,又繞回到原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