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55章抽你沒商量

第455章抽你沒商量

    有曾孫做得大餐,太姥姥晚上胃口極好,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飯,老太太吃了一碗後,把碗非常自然地遞給芊默。

    芊默起身盛飯,那個小寶寶被放在里屋的炕上,安靜地睡著。

    芊默的手機響起。

    是派出所打來的,小寶寶的家人找到了,一會派出所會帶著寶寶的家屬過來接這個孩子。

    這算是個好消息,可芊默還有點舍不得,飯也顧不上吃了,跑過去看寶寶。

    瘦小的娃躺在小褥子上呼呼大睡,才相處了幾個小時,卻已經讓芊默很是留念,她甚至還偷偷想過,若找不到這孩子的家人,她便收養了他。

    可是也只是想想,哪來的條件呢,她和小黑都忙著工作和學習,沒有照顧寶寶的精力,更何況小孩子最好還是長在父母身邊最好,爸爸媽媽的愛,是無價的財富。

    芊默從身上摸索了半天,可惜她什麼都沒帶,多想留給這個寶寶一點信物,當做紀念呢,她沒有自己婆婆那種隨身攜帶各種見面禮的習慣,只能遺憾地低頭,在寶寶的小臉蛋上親了親。

    于昶默站在門邊,把她的不舍看在眼里,她原來這麼喜歡小孩,這跟她能干的外表真不符,想到乖乖白天不顧太姥姥刻意試探,不顧一切地完成任務,于昶默的心有些刺痛。

    她這般驕傲的女子,能夠放下一切只為求一個寶寶,這對小黑來說,並不是太好的事,他感到她的壓力太大了。

    正想著,門外有車聲傳來,派出所的人領著寶寶的家屬到了。

    從車上跑下來倆人,女的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男的看起來足有四十了,蓄著小胡子,看起來十分沉穩,身上穿著不菲的商務套裝,芊默只覺得一眼看過去,這男人有點眼熟。

    還來不及細看,那年輕女人已經猶如一道風似得沖過來。

    “孩子在哪兒?”

    看到抱著孩子的芊默,女人捂著嘴哇一聲哭出來。

    “我的孩子!”

    男人過去摟摟女人的肩膀,情緒也很激動,芊默把孩子放在炕上,這一男一女迫不及待地圍了過去,顫抖著抬起寶寶的手腕,看到上面的胎記後,女人嚎啕大哭。

    “孩子!我的孩子!”

    這女人神色憔悴,形如枯槁,一看就是受到了很大的精神折磨,每一個孩子都是母親身上分離出來的肉,丟了孩子對女人來說,比砍掉一條腿還要難受。

    派出所的警察還是那批,看到這一幕也是十分激動。

    感動啊,成就啊,駐守小山村這麼多年最大的案子啊,看到如此完美的結局,真是感人呢。

    “小孩肺炎了,我們已經給孩子做過處理,但是他有先心病,最好快點去帝都手術——”芊默簡單的介紹了情況,女人一听自己的孩子受到如此大的苦難,心疼的嗷嗷哭,她可憐的孩子啊,怎麼就受到這麼多的折磨呢。

    那個男人听到孩子如此嚴重後,第一反應就是皺眉,對芊默說話的口吻十分沖。

    “處理?你們怎麼處理的?用了什麼藥?這些中草藥有沒有經過專業的審核,會不會對孩子有傷害?”

    這樣的口吻對待救命恩人,十分不妥。

    邊上的警察听得覺得有過過分,趕緊過來替芊默說道。

    “這是我們省出了名的老中醫家,她治過的人相當多。”

    說是省專家,其實是含蓄了。

    太姥姥全國有名,在她擅長的那幾個領域里,她要是敢自稱第二,沒人敢說第一,警察小時候還吃過她的藥呢,對老太太十分尊敬。

    “中醫?呵呵,現在打著中醫旗號招搖撞騙的人多了去了,孩子都肺炎了,還吃中藥這簡直是草菅人命。”中年男人刻薄成功引起了小黑的注意。

    所謂東郭先生與狼,不過如此。

    “你是孩子的姥姥還是爺爺,說話客氣點,不信任我們家趕緊把孩子領走,不要在這大放厥詞。”不服就來pk啊!

    “你!”男人的臉漲紅了。

    芊默噗嗤一聲樂了。

    她發現,小黑要是壞起來,真得挺損的。

    什麼姥姥爺爺啊,她才不信小黑看不出來,這看著四十多的男人跟這個年輕女人之間,其實是夫妻關系。

    倆人手上帶著同款的鑽戒呢,芊默一眼就看出來了,小黑的眼力不至于這都看不出來,故意說人家是父女刺激人。

    “靳總,您本人是做獸藥的,中獸藥已經成為這些年的新興產業,想必你們集團未來也會在中獸藥這塊投入開發研究,何必把話說得如此死?一棒子打死所有中醫,是否太武斷?”

    芊默的這番話不僅讓男人從憤怒中回神,也讓小黑多看了她幾眼。

    這對老夫少妻組合,芊默不認識女的,男的卻是有印象的。

    這男人叫靳斯,是國內一家大型獸藥廠的老總,芊默後期有跟他接觸過,彼時芊默已經從監獄出來了,奪回父親的養殖場後,以養殖場為大本營開始瘋狂開疆闢土,跟靳斯的獸藥集團也有過合作。

    準確的說,芊默第一桶金就是從靳斯身上賺到的,對這男人的脾氣秉性都有一定的了解。

    此人脾氣大肝火旺盛陰險狡詐,是個冷血的商人。

    芊默跟他合作也是廢了一番心血的。

    “你認識我?”男人問。

    “看過關于您的采訪。我以為商人都是非常懂得知恩圖報的,今天一看,不是那麼回事兒,恩將仇報的也是有的麼。”

    芊默前世沒少在這男人身上吃癟,今生不是合作伙伴,說話自然硬氣,轉身問警察。

    “前輩,我們帶了一下午的孩子,照顧孩子的費用就不用了,但是我太姥姥的醫藥費,請他付給我們,這要求不過分吧?”

    芊默不差錢,但是她見不得太姥姥的醫術被人懷疑。

    警察做了一番調節,男人不耐煩,從兜里掏出一疊大票砸向芊默。

    “不用找了。”

    “給我站住!”芊默就喜歡挑釁一切不講理的存在。

    男人轉過身,只見芊默從一疊鈔票里抽了兩張出來,然後原封不動地把鈔票砸,不,是抽過來!

    左邊臉抽一下,右邊臉抽一下。

    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