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56章確定就是她了

第456章確定就是她了

    靳斯被抽了。

    拿鈔票被抽臉的痛感並不很大,但是十分傷自尊,尤其是,揍他的是個半大小姑娘。

    “你!”靳斯怒了,抬起手臂想要打芊默,被小黑一把抓住手腕。

    “有錢了不起啊?有錢就可以恩將仇報嗎?滾醫院去給孩子化驗,查出孩子的病情得到控制,別忘了滾回來給我太姥姥道歉!當然,你不回來也是無所謂的,孬種是學不會感恩二字怎麼寫的。”

    芊默說得酣暢淋灕,這可不只是給太姥姥出氣那麼簡單,這也有前世積攢下來的仇恨。

    這個靳斯十分的狡猾,為人還有那麼一點好色,看他四十好幾了還娶二十出頭的小姑娘就知道他是什麼德行了。

    芊默得想辦法從他那拿到訂單,又要保證自己不被他佔便宜,這家伙相當不是東西,得不到芊默便往死里折磨,說想要拿他的訂單,便要一口氣喝半箱啤酒。

    芊默真喝了,喝得殺氣凜然,靳斯嚇傻了。

    喝完了芊默把酒瓶摔地上,從兜里掏出合同拍桌子上,靳斯乖乖簽字。

    芊默拿著訂單出門,上了自己車就開始吐,一邊吐一邊哭。

    每一個女強人背後要承受的壓力,遠比正常人想象的還要殘酷。

    後來也不知道什麼情況,靳斯據說莫名其妙出車禍了,消失了好長一段時間。

    後來好不容易起來了,蹦沒幾天,據說又被人套著麻袋揍了一頓——芊默曾一度懷疑是于昶默做的,但是苦無證據,而且小黑那性格,說他套麻袋揍人家一頓,芊默信。

    但是說他開車去撞人,這絕對不可能,他那一身正氣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的。

    所以,芊默自覺理解為多行不義必自斃,只當靳斯虧心事做多遭報應了。

    前世的恩怨不應該影響今生的判斷,但見這家伙一進門就這麼囂張N瑟,芊默氣不過便抽他幾巴掌。

    揍完後這叫一個酣暢淋灕,說了句送客,小黑就給人踹出去了。

    是的,踹。

    那抱著孩子的女人沒有丈夫的戾氣,她蠕動嘴唇似乎想要對芊默說聲謝謝,可礙于丈夫的威嚴不敢開口,只能用眼神留下一份歉意和感激,抱著孩子匆忙跟上。

    警察沒想到事兒鬧成這樣,本來應該很感人的畫面,變成了雙方互毆。

    雖然,芊默抽那兩下真的挺過癮。

    把人踹出去後,芊默心情大好,回到房間里跟太姥姥說了會話,這種事根本輪不到老太太出面,直接擺平。

    只可惜寶寶的聯系方式沒留下,芊默唯一遺憾的就是那個寶寶。

    前世靳斯是沒有孩子的,芊默跟他談生意的時候,他還是孤家寡人,現在的這個妻子已經不在了,靳斯四處搜刮年輕小姑娘給他生孩子,也曾看上過芊默。

    卻因芊默後台太硬以及個人素質太強悍而放棄,在這種直男眼里,女人太強不是好事,後來芊默生意做大了,在小婊砸的配合以及小黑的助攻下,成功把靳斯的獸藥廠反吞了,氣得靳斯大罵芊默是白眼狼。

    芊默想到前世的那些種種,有些懷念也有些好笑。

    有些經歷走得時候覺得痛苦,可回頭看,還有些懷念。

    小黑看芊默一個人傻笑便問。

    “笑什麼呢?”

    “我笑太姥姥說我是凶鳥,其實也挺對的。”

    她前世對待競爭對手的確是挺凶的,一點後路都不給對方留,就為了當初她喝得那半箱啤酒,差點沒給靳斯整得家破人亡。

    “沒看出來凶,他活該。”小黑以為她再說用錢抽那家伙臉的事兒。

    芊默要是不出手,他都會上手揍了,那種有幾個臭錢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的確該揍。

    揍完了,倆人就以為沒事了,晚上小黑還用太姥姥家的爐子給芊默烤了土豆吃,惹得老太太也過來蹭了一個,一家人圍爐而坐,就著咸菜吃烤土豆,其樂融融。

    第二天芊默和小黑依然留在這邊,太姥姥給芊默調配的藥還需要一段時間,她這種慢性病調理起來比較復雜,需要吃一段時間的藥,知道她要上學吃藥不方便,太姥姥便給她把藥搓成藥丸,制作起來十分費事。

    小黑也幫著揉藥,一邊搓丸子一邊暗忖,將來要真有了孩子,不如小名就叫搓搓樂吧

    芊默要知道他竟然有惡搞孩子的想法,必然不會饒了他,還好芊默沒跟他一起搓丸子,她跟著薛姨接待患者,今天的患者比昨天好處理,沒有太麻煩的,很順利就挑了五個患者出來。

    芊默心里竊喜。

    嘿嘿,這下晚上拉燈的時候,小黑就不能嘲笑她了。

    昨晚換了環境比較刺激,于是就咳咳。

    但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他竟然趴在她耳邊小聲叫她

    柯南乖!!!

    雖然只是個戲稱,卻也把芊默氣得夠嗆。

    這家伙多囂張啊?!

    這不就是笑她走到哪兒都有案子嗎?昨天就是隨便出手一下,又是遇到喝毒鼠強的,又是抓到人販子的。

    芊默一個激動,差點沒揪小小黑報復!

    今天如此風平浪靜一點事兒都沒有,看小黑還怎麼叫她柯南乖,她也不是每次出現都會招黑的。

    處理完最後一個患者,芊默得意極了。

    就在她準備和薛姨進屋時,突見一輛車開了過來。

    是輛出租車,車上下來一個穿著休閑裝的女孩子,看著跟芊默差不多大,帶著口罩和帽子,一看就是怕冷的。

    捂得嚴實的女孩徑直地穿過看病的車流人群,徑直地走到芊默和薛姨面前。

    “老神仙家是不是在這?”女孩的聲音讓芊默一愣。

    怎麼那麼耳熟?

    “已經不接診了,有需要的話明天再來。”薛姨打發道。

    女孩摘下口罩,露出一張看似不施粉黛的素顏——其實芊默一看就知道,這妝化得十分高超,能夠把妝面做得如此干淨,有妝也像沒妝。

    乍一看元氣十足,非常干淨清爽,芊默一看這臉就愣住了。

    “暖——妹子,你這是什麼牌子的粉底,顏色很好看呢。”芊默差點叫出這個人的名字。

    妹子眨著清純大眼閃著長長睫毛,“我沒擦粉呢,化妝什麼的太麻煩了,我很懶的。”

    呸!睜眼說瞎話!一開口就如此婊,確定了,是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