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61章抓不住

第461章抓不住

    根本撕不了。

    前面兩層都是塑料袋,到了這最後一層不是塑料,而是高檔化妝品小樣專用的帆布收納袋。

    這種布很難撕開,非常結實。

    上面是抽繩設計,抽繩末端被打了個死結。

    鹿琳琳本以為解開這種死結幾秒就夠了,沒想到這個結看著簡單,解下來卻是十分費勁。

    這是芊默跟小黑學的。

    用專業手法一秒開,可是如果不會解那就費事了。

    鹿琳琳牙都上了,也沒弄開,時間刷一下過去了。

    她問司機要來了打火機,直接上火燒!

    好不容易弄斷了繩子,可是還來不及看里面的東西,芊默的信息又到了。

    默︰二十分鐘到了,你輸了。

    輸這個字刺激了不服輸的女人,鹿琳琳幾乎是泄憤地把袋子里的東西倒出來。

    是一瓶開封但是沒用幾次的香水。

    血紅色的液體,散發著淡淡的玫瑰香。

    邊上還配了張字條,又是字條!

    這款比八月夜桂花更適合你。

    倆人用的竟然是同品牌沙龍小眾香水,只是味道不同,芊默給的這瓶叫柏林少女,初聞像是雨後樹林里的玫瑰,但是越聞殺機越大,中調帶著隱約的血腥感,尾調竟出乎意料地平穩柔和,褪去少女的偽裝,這是屬于熟女的香。

    鹿琳琳生平三大愛好,抽煙,喝酒,聞香水。

    芊默之前真沒有用香的習慣,全是跟她混在一起後才用的。

    鹿琳琳對各種香水的熟識度比芊默高出了不止一個台階,雖然閱香無數,她個人卻比較偏好小眾的沙龍香,芊默給的這瓶開封的她其實也很喜歡。

    但是考慮到這是一款熟女香一直沒用。

    陳芊默到底是什麼意思,她把這個給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

    鹿琳琳把香水瓶翻過來,倒吸一口氣。

    瓶體的標簽上,有圓珠筆字跡,一行標語。

    勸君勿伸手,伸手必被抓。

    鹿琳琳手一滑,香水落在車座上,還好沒摔碎。

    她握緊香水瓶子,這一刻她終于明白一件事了。

    陳芊默一定是知道自己來的目的,她看破卻沒說破,只用這瓶香水來警告自己。

    這個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葫蘆里到底賣得什麼藥?

    鹿琳琳握著手機沉思片刻,終于發給芊默一句話。

    鹿琳琳,我叫鹿琳琳。

    收到消息的芊默看著手機上的字,先是笑,笑著笑著眼淚就落下來了。

    走散的人啊,終于找到你了。

    小黑在邊上眯著眼楮,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幕。

    他在這特礙事兒吧?他這個第一正夫其實是沒什麼卵用的吧?呵呵

    “小黑,你相信緣分嗎?有些人明明是第一次見到,卻像是認識了一輩子。”芊默收好手機,卻見從來都是百依百順的小黑正摸著下巴看著她,眼神很危險,表情有點酸。

    “我覺得,琳琳上輩子就是我朋友。”

    “你叫一個騙子朋友?”小黑用一盤紅燒肉賄賂了太姥姥。

    太姥姥在紅燒肉的感召下,把她知道的都告訴小黑了——就在芊默關門鼓搗那個神秘的塑料袋的時候。

    那個鹿琳琳,根本沒有任何病,身強體健脈象極穩。

    她自稱月經不調,完全不存在的。

    用太姥姥的話說,看了那麼多人,罕見一點毛病都沒有,亞健康都不存在,絕對的健康寶寶。

    一個身體健康的人自稱有病,跑到太姥姥這,目的很可能就一個︰踫瓷。

    之前也不是沒遇到過這種人,看太姥姥門庭若市患者多,眼紅嫉妒想跑過來分一杯羹,自稱有病,希望拿太姥姥的藥回去,然後說給自己吃壞了,上門索賠。

    這些年這種情況幾乎是沒有了,因為薛姨過濾的比較嚴格,今天若不是芊默放水,鹿琳琳根本進不來。

    “她這次來的目的應該不止是騙錢那麼簡單,琳琳雖然為人婊氣,但絕不會對無辜的人下手,必然是哪里得罪了她,這樣,你幫我查下,看看她住在哪兒。”

    芊默說完,就覺得小黑凌厲的視線要給她戳兩個洞了。

    芊默額頭黑線,“你不會跟個女孩吃醋吧?我性取向是正常的。”

    小黑也不想表現的如此不成熟,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第六感告訴他,今天遇到的這個女孩真的很危險,乖乖對她的關注,未免太多了。

    “你才跟她見一面,就能清楚地說出她的為人?”小黑指出疑點。

    芊默知道自己的表現很可疑,可這件事又不能做得不動聲色,左右都繞不開小黑,不如現在就把話說清楚。

    “我跟她並非第一次見面,她曾經是我的好友,只是我們多年未見,她已經不記得我了,或許在我們分開的那些年,她發生了一些事。小黑,我不能看著她走錯路。”

    琳琳幫她擋過刀,芊默欠她一條命,這是抹殺不掉的事實。

    芊默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小黑也便不再堅持。

    雖然心口有一股悶氣壓著,但他還是轉身,準備著手調查那個女孩的來歷。

    卻覺得身後一沉,她從後面摟著他的腰,心滿意足地把臉貼在他的背上。

    “我覺得我圓滿了。”芊默開心道。

    前世她握不住的,今生全都抓在了手里。

    愛她的男人,她過命的好友,她的爸媽,全都回來了。

    于昶默無聲嘆息,伸手覆住她的手,算了,她開心他做就是了。

    一牆之隔,太姥姥正在洗手,水流從手中劃過,抓不住的。

    于昶默的情報網很強大,尤其是在石洲這個地方。

    他在這出生,又在這念到小學才離開,說這是他的故鄉也不過分。

    他在這里有獨特的關系網。

    但就算是這樣,小黑也沒查到鹿琳琳的來歷,听她的口音是外地人,來這邊應該住酒店或是招待所,這地方就這麼大,招待所都是有數的,小黑查了一圈都沒查到她。

    要麼是她用了化名,要麼是她來這邊投奔親戚或是短租。

    芊默跟她在微信上聊了那一次後,她便人間蒸發了。

    芊默百思不得其解,琳琳到底為什麼把目標對準太姥姥呢?

    倆家之間難道存在什麼過節嗎,這個謎底在第二天下午解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