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見默少多有病 > 第462章不用謝

第462章不用謝

    芊默和小黑在這邊不能待太久,小黑的假期有限,現在已經過半了。

    倆人要回q市,年關臨近,家里需要置辦些年貨什麼的,養殖場這段時間也比較忙,芊默作為獨生女得回去幫忙。

    倆人預計下午乘船出島,太姥姥親自包了餃子送她們,俗話說上車餃子下車面麼。

    看著老太太熟練包餃子的動作,芊默有些不舍。

    只在這待了兩天,卻很喜歡太姥姥,這老太太妙語連珠又跟得上時代,整個一老活寶。

    太姥姥看不見,卻能感覺到芊默的難過。

    “回去告訴小萌萌,讓她過年時不要過來煩我了。”

    每年過年,陳萌和倪娃娃都會回來一個陪著老太太過年,總擔心老太太一個人孤單。

    “太姥姥,你這樣說我媽會傷心的。”小黑開口。

    太姥姥樂呵呵,“回去告訴你媽,五年後讓她過來接我,我昨晚卜了一卦,五年後你們有用得著我的地方。”

    于昶默有些驚訝。

    這麼年來,他父母和姥姥無數次登門,想要請老太太跟他們走,老太太從來都不肯松口,給出了準確時間這還是第一次。

    “太姥姥你——”

    “你什麼你,我在這種夠草藥回去享福當你們的老祖宗,有意見嗎?”老太太彈了小黑一臉面粉。

    芊默低頭算了下,前世老太太出島的時間好像也差不多是那個時候,所以她出獄後想找老太太治病找不到了。

    只是不知道那時老太太的身體是否會如現在這麼健康,畢竟已經是快九十的人了...

    “不用擔心,我一定能撐到玄孫出世。”

    芊默和小黑這才放心,只是倆人誰也沒注意到的是,老太太用的是“撐”這個字。

    吃了飯收拾完,芊默和小黑的行李也準備好了,就等著跟太姥姥再待一會後乘車離開,院子外有車響。

    芊默和小黑一起看過去,只見一身西裝筆挺的靳斯去而復返,他那小他二十多歲的媳婦抱著寶寶回來了。

    芊默幫他找回了孩子,他卻沒有半句感謝的話,反而說了許多不敬頂撞太姥姥的話,芊默出手用鈔票砸了他的臉。

    這才一天,他就回來了。

    這次靳斯沒有惡語相加,但也能看出這幅恭敬地表情十分勉強。

    目光在對視擋著門的芊默時,這幅勉強又加深了幾分。

    芊默心里的小人捂嘴狂笑,哦呵呵呵~

    拽啊,繼續拽啊~

    平時的芊默比較內斂,但此刻她並不介意把自己的囂張情緒表達出來。

    于是,靳斯就見到芊默用手閃著風,語氣閑涼。

    “哎呦?這是什麼風把靳大老板吹來了?我們這種小廟容得下您這大佛?小黑啊,怎麼形容一個人臉大?”

    學神為了配合學霸的對口相聲,張口就來。

    “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還是沒能裝下他的大臉,音容宛在,垂範千古。”

    饒是學問不高的人听到也要氣死了,前面嘲諷人家臉大,後面一句是死者花圈常見對子。

    靳斯鼻孔大張,氣得不行。

    芊默搖頭,“不行,還是不夠貼切,換一個。”

    小黑的視線在院子里掃了一圈,最後定格在太姥姥養的田園犬身上。

    “臉之大,一盆裝不下,皮之厚,小黃一天舔不透。”

    “小黃是——?”芊默問。

    小黑默默地指向院子里的田園犬,得到小主人垂青的小黃開心地搖尾巴,親,看過來,求關注!

    這一唱一和的,靳斯血壓都升高了,正待破口大罵,他抱著娃的小媳婦央求地看了他一眼,靳斯強壓心頭火。

    “我是來見老神仙的。”

    老神仙是太姥姥的江湖綽號。

    芊默更浮夸了,捂著嘴發出一陣哦呵呵的聲音,都不用對罵,只憑一陣笑就把人氣個半死。

    笑得靳斯血管都要炸了,她才掏掏耳朵。

    “找誰?老神仙靳大老板,就您那什麼眼看人低的性格,我們這院里還有老神仙嗎?不都是老江湖騙子嗎?”

    填空題眼看人低?

    “汪汪!”小黃搖尾巴,芊默笑眯眯,乖哦。

    “我不想跟你這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說話。”靳斯跟前世的反應差不多。

    第一眼看芊默,從男人看女人的角度,只覺得這丫頭驚為天人,五官細致氣質出眾,有一種想據為己有的沖動。

    接觸幾次以後就覺得...女子無才便是德,陳芊默是一點“德行”都沒有的惡女,只想離得遠遠的,沒有男人會喜歡智商比自己高的女人——起碼靳斯是這麼認為的。

    “我們家也不歡迎你這種血口噴人恩將仇報的。”芊默抬腿,擋著門環著手臂,堅決不放人進去。

    靳斯被氣得理智全無,這世上怎會有如此不講理的女人?他下意識地朝小黑看過去,依照他自己的思維邏輯衡量小黑,這世界上怕不會有男人能容忍這種女人吧?

    果然,小黑面色深沉,靳斯心里暗爽,卻見小黑下一秒飛快地從兜里掏出手機,以飛快地速度退後兩步,然後...

      ,六連拍!

    小黑看看手機拍下的照片,滿臉得意之色,太好了,這次總算是抓拍到了!

    他非常想捕捉到芊默每一次的情緒變化,可惜乖乖不配合他,猶如此刻這般頑皮的可愛的總是拍不到,今天手疾眼快搶到了。

    單腿擋門...啊~好迷人啊~毫不猶豫地做手機桌面!

    靳斯的下巴都要掉了。

    這也行?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時,太姥姥出來了。

    “老神仙,我們是特意來感謝您的!”靳斯猶如看到救星,感覺老太太再不出來,他就要被這個惡女氣吐血了。

    “謝就不用了。”太姥姥道骨仙風,下一秒破功,“左右我就是個江湖騙子。”

    芊默嘿嘿笑,太姥姥干得漂亮!

    不好意思,全家記仇呢。

    就在靳斯以為自己這趟要無功而返時,他小媳婦懷里的娃哭了。

    “求老神仙幫我們看下孩子,救救孩子吧!”小媳婦哭著說。

    芊默和太姥姥同時皺眉,“那個什麼眼看人低的男人留在院子里,你抱著孩子進來。”

    “汪汪~”小黃又搖尾巴了,靳斯心頭一股無名火,回去就吃狗肉火鍋,氣死了!

    卻見芊默去而復返,靳斯心中警鈴大作,這個惡女還要干什麼?

    ︰。︰